郁可唯是哪一届的超女?郁可唯个人资料简介

心动的信号张嘉元,2004届最佳女歌手金莎淘汰掉,浪姐列侯,2009届天天兄弟成员杨芸晴追捧度排名从双6直接掉下第17,高居榜首前五,人士透露,她通常会在创三被淘汰。 但相比那些当初未能决赛的选手…

周笔畅,2005届超女,获全国第二名。

相比同届的冠军李宇春、季军张靓颖,周笔畅虽然有才华,但活跃度却不高,热度流量平平,这次参加《浪姐》,她一路飙高,实力和人气不亚于那英张柏芝,显而易见,芒果台有力捧的意思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相比而言,曾经的冠军安又琪、江映蓉完全就是“高开低走”,为何当初能拿下冠军如今却热度、关注度不再呢?

大概有三个原因。

01

没有辨识度=不被人关注

安又琪初舞台以后,杜华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高开低走”“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会失误?”“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能力不足?”

安又琪难过又不服:“我为什么高开低走,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!”

《超女》之后,能让大家想起安又琪这个名字的,只有《你好,周杰伦》这首歌,娱乐圈的花花世界里,并不缺少帅哥美女,以安又琪的颜值,不足以让人记住。

于她的音乐或舞蹈而言,不像周深一样有天籁般的高音,不像乃万一样有超带感的rap,更不像孟佳王霏霏一样有超群的舞蹈实力,如此一比较就不难看出安又琪难红的原因:

明星市场更新换代太快,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突出的特色,尽管你再努力,最终也很有可能是徒劳,没有能被别人记住的点,她很快就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

即便在《浪姐》失利后,安又琪似乎也依然没能明白什么叫辨识度,她开始在社交平台学着一众网红拍视频唱歌跳舞,但热度平平,而同样是“过气”明星,为何印小天发舞蹈视频就能引发关注?归功于个人特色。

打个比方,论唱跳实力,张馨予绝对不如安又琪强,在来《浪姐》之前,在和何捷结婚之前,张馨予几乎也被大众遗忘了,之所以能够“翻红”,她靠的是跳脱圈内恋爱,成为“军嫂”,剪去一头长发,从性感美女变成“俊俏假小子”。

试想如果张馨予这次来参加《浪姐》,不是一身运动服肢体僵硬地跳着《手扶拖拉机斯基》而是长发飘飘,跟姐姐们pk热歌辣舞,以她的实力,能走到现在吗?

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张馨予是聪明的,安又琪却还没开窍,这个怪不得谁,属于自身原因。

02

没有受众市场=没有热度

论辨识度,江映蓉肯定是有的,国内的欧美范歌手不多,她就是其中之一,论实力,当初能够拿下冠军,当然也不可小觑,但江映蓉仍然没能走红。

问题不在于她的个人能力,而是她所选择的音乐风格,江映蓉起初的风格是民族唱法,在一次无意中看了布兰妮的MV,于是发现劲歌辣舞是她真正想要的。

也许前些年,这个风格是深受大众喜欢的,毕竟萧亚轩也因此风格成为一代“天后”,但是随着大众喜好的变化、生活压力的变化,愉悦、轻快、安静、抒情的,又或者是搞笑的、土味的歌曲逐渐被偏爱,江映蓉的音乐变得“过时”。

就拿《浪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来说,第一遍听时,觉得土味十足,第二遍听时,觉得它更适合广场舞,但它就是有种“魔力”,让你想一遍一遍听才过瘾,最后一举成为2020年最火女团主题曲,连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YES!OK!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的《你最最最重要》都无法撼动其地位。

再比如:为何郁可唯、张靓颖的歌能够被很多人喜欢和传唱,曾轶可、黄英虽然风格独特,但只是火了一时?她们的音乐受众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讲,江映蓉属于“小众型”歌手。

这种歌手,要么就耐得住寂寞,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要么就向现实低头,在市场和自我之间,改变自我,选择市场。

目前江映蓉大概属于前者。

03

没有商业价值=没有资本支持

《超女》时代有两个特点:

1.和现在的选秀不同的是,参加《超女》选秀的选手,她们都是素人,没有公司、没有经纪人,背后没有资本的力量;

2.每个选手所得票数都是观众一票一票用手机短信堆出来的,能够夺冠,相对而言算是实至名归,但高票代表的是观众喜欢,至于资本喜不喜欢,还得看比赛结束后的“”持续热度”。

这个“持续热度”,靠的是所签约的经纪公司的包装,更靠个人的“观众缘”。

连续很多年,李宇春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都是压轴的“零点嘉宾”,因为她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辨识度上,中性风格帅气独特,不管观众接不接受,至少在比赛中记住了她;作品的受众上,她并没有剑走偏锋,《少年中国》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等歌曲,阳光正能量,传唱度高。

具备以上两个优势,加上公司的包装,李宇春出道当年就作为首位内地歌手登上美国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,同时美国NBC、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对李宇春进行了专题报道,就此,她成功奠定下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影响力。

所以至今发展几乎超前于所有的超女。

张含韵只得了和季军,却得到了芒果台“亲闺女”般的待遇,曾被舆论击垮,复出后,综艺不断:《偶像来了》和宁静、谢娜、赵丽颖同框、《声临其境》大展声音风采,接着又安排她上了《浪姐》,如果没有商业价值,她如何得到这等资源。

而张含韵的商业价值不仅仅在于当时《超女》时的大热人气、甜美的外表完美的声线,更来自于她默默努力学习后修炼成的流利的外语、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唱跳实力,如今她几乎能算做全能艺人,她做到了“一专多长”。

作为明星,想要长久站在聚光灯下为人所关注,辨识度、市场受众和商业价值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三公表演之后江映蓉垫底,她发文说:看到这个票数那一刻我懵了,不被观众喜爱的歌手有什么意义?言语中,透露着不服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努力,都是优秀的个体,但当别人给了机会自己却没能被“力捧”的时候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自问:

凭什么捧我?或者,为什么不“捧”我?

张含韵,和安又琪同届,获全国第三名。

出道即巅峰,比赛结束后成为很多少男少女的初代偶像,但好景不长,张含韵频频被爆“花边绯闻”,一时跌入谷底,导致其几年之内没有工作,直到近几年复出,借着《浪姐》的舞台,她再次以唱跳歌手的身份回归舞台,走上第二个事业小高峰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周笔畅,2005届超女,获全国第二名。

相比同届的冠军李宇春、季军张靓颖,周笔畅虽然有才华,但活跃度却不高,热度流量平平,这次参加《浪姐》,她一路飙高,实力和人气不亚于那英张柏芝,显而易见,芒果台有力捧的意思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相比而言,曾经的冠军安又琪、江映蓉完全就是“高开低走”,为何当初能拿下冠军如今却热度、关注度不再呢?

大概有三个原因。

01

没有辨识度=不被人关注

安又琪初舞台以后,杜华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高开低走”“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会失误?”“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能力不足?”

安又琪难过又不服:“我为什么高开低走,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!”

《超女》之后,能让大家想起安又琪这个名字的,只有《你好,周杰伦》这首歌,娱乐圈的花花世界里,并不缺少帅哥美女,以安又琪的颜值,不足以让人记住。

于她的音乐或舞蹈而言,不像周深一样有天籁般的高音,不像乃万一样有超带感的rap,更不像孟佳王霏霏一样有超群的舞蹈实力,如此一比较就不难看出安又琪难红的原因:

明星市场更新换代太快,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突出的特色,尽管你再努力,最终也很有可能是徒劳,没有能被别人记住的点,她很快就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

即便在《浪姐》失利后,安又琪似乎也依然没能明白什么叫辨识度,她开始在社交平台学着一众网红拍视频唱歌跳舞,但热度平平,而同样是“过气”明星,为何印小天发舞蹈视频就能引发关注?归功于个人特色。

打个比方,论唱跳实力,张馨予绝对不如安又琪强,在来《浪姐》之前,在和何捷结婚之前,张馨予几乎也被大众遗忘了,之所以能够“翻红”,她靠的是跳脱圈内恋爱,成为“军嫂”,剪去一头长发,从性感美女变成“俊俏假小子”。

试想如果张馨予这次来参加《浪姐》,不是一身运动服肢体僵硬地跳着《手扶拖拉机斯基》而是长发飘飘,跟姐姐们pk热歌辣舞,以她的实力,能走到现在吗?

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张馨予是聪明的,安又琪却还没开窍,这个怪不得谁,属于自身原因。

02

没有受众市场=没有热度

论辨识度,江映蓉肯定是有的,国内的欧美范歌手不多,她就是其中之一,论实力,当初能够拿下冠军,当然也不可小觑,但江映蓉仍然没能走红。

问题不在于她的个人能力,而是她所选择的音乐风格,江映蓉起初的风格是民族唱法,在一次无意中看了布兰妮的MV,于是发现劲歌辣舞是她真正想要的。

也许前些年,这个风格是深受大众喜欢的,毕竟萧亚轩也因此风格成为一代“天后”,但是随着大众喜好的变化、生活压力的变化,愉悦、轻快、安静、抒情的,又或者是搞笑的、土味的歌曲逐渐被偏爱,江映蓉的音乐变得“过时”。

就拿《浪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来说,第一遍听时,觉得土味十足,第二遍听时,觉得它更适合广场舞,但它就是有种“魔力”,让你想一遍一遍听才过瘾,最后一举成为2020年最火女团主题曲,连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YES!OK!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的《你最最最重要》都无法撼动其地位。

再比如:为何郁可唯、张靓颖的歌能够被很多人喜欢和传唱,曾轶可、黄英虽然风格独特,但只是火了一时?她们的音乐受众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讲,江映蓉属于“小众型”歌手。

这种歌手,要么就耐得住寂寞,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要么就向现实低头,在市场和自我之间,改变自我,选择市场。

目前江映蓉大概属于前者。

03

没有商业价值=没有资本支持

《超女》时代有两个特点:

1.和现在的选秀不同的是,参加《超女》选秀的选手,她们都是素人,没有公司、没有经纪人,背后没有资本的力量;

2.每个选手所得票数都是观众一票一票用手机短信堆出来的,能够夺冠,相对而言算是实至名归,但高票代表的是观众喜欢,至于资本喜不喜欢,还得看比赛结束后的“”持续热度”。

这个“持续热度”,靠的是所签约的经纪公司的包装,更靠个人的“观众缘”。

连续很多年,李宇春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都是压轴的“零点嘉宾”,因为她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辨识度上,中性风格帅气独特,不管观众接不接受,至少在比赛中记住了她;作品的受众上,她并没有剑走偏锋,《少年中国》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等歌曲,阳光正能量,传唱度高。

具备以上两个优势,加上公司的包装,李宇春出道当年就作为首位内地歌手登上美国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,同时美国NBC、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对李宇春进行了专题报道,就此,她成功奠定下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影响力。

所以至今发展几乎超前于所有的超女。

张含韵只得了和季军,却得到了芒果台“亲闺女”般的待遇,曾被舆论击垮,复出后,综艺不断:《偶像来了》和宁静、谢娜、赵丽颖同框、《声临其境》大展声音风采,接着又安排她上了《浪姐》,如果没有商业价值,她如何得到这等资源。

而张含韵的商业价值不仅仅在于当时《超女》时的大热人气、甜美的外表完美的声线,更来自于她默默努力学习后修炼成的流利的外语、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唱跳实力,如今她几乎能算做全能艺人,她做到了“一专多长”。

作为明星,想要长久站在聚光灯下为人所关注,辨识度、市场受众和商业价值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三公表演之后江映蓉垫底,她发文说:看到这个票数那一刻我懵了,不被观众喜爱的歌手有什么意义?言语中,透露着不服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努力,都是优秀的个体,但当别人给了机会自己却没能被“力捧”的时候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自问:

凭什么捧我?或者,为什么不“捧”我?

李斯丹妮,2011届快女全国第六名。

当初参赛没能掀起太大水花,接下来的几年里,她演电影、录综艺还参加了《这就是街舞》,依然未能红火,而《浪姐》之后,李斯丹妮不仅成团还成功抢得团宠之位,资源、热度大涨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张含韵,和安又琪同届,获全国第三名。

出道即巅峰,比赛结束后成为很多少男少女的初代偶像,但好景不长,张含韵频频被爆“花边绯闻”,一时跌入谷底,导致其几年之内没有工作,直到近几年复出,借着《浪姐》的舞台,她再次以唱跳歌手的身份回归舞台,走上第二个事业小高峰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周笔畅,2005届超女,获全国第二名。

相比同届的冠军李宇春、季军张靓颖,周笔畅虽然有才华,但活跃度却不高,热度流量平平,这次参加《浪姐》,她一路飙高,实力和人气不亚于那英张柏芝,显而易见,芒果台有力捧的意思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相比而言,曾经的冠军安又琪、江映蓉完全就是“高开低走”,为何当初能拿下冠军如今却热度、关注度不再呢?

大概有三个原因。

01

没有辨识度=不被人关注

安又琪初舞台以后,杜华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高开低走”“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会失误?”“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能力不足?”

安又琪难过又不服:“我为什么高开低走,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!”

《超女》之后,能让大家想起安又琪这个名字的,只有《你好,周杰伦》这首歌,娱乐圈的花花世界里,并不缺少帅哥美女,以安又琪的颜值,不足以让人记住。

于她的音乐或舞蹈而言,不像周深一样有天籁般的高音,不像乃万一样有超带感的rap,更不像孟佳王霏霏一样有超群的舞蹈实力,如此一比较就不难看出安又琪难红的原因:

明星市场更新换代太快,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突出的特色,尽管你再努力,最终也很有可能是徒劳,没有能被别人记住的点,她很快就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

即便在《浪姐》失利后,安又琪似乎也依然没能明白什么叫辨识度,她开始在社交平台学着一众网红拍视频唱歌跳舞,但热度平平,而同样是“过气”明星,为何印小天发舞蹈视频就能引发关注?归功于个人特色。

打个比方,论唱跳实力,张馨予绝对不如安又琪强,在来《浪姐》之前,在和何捷结婚之前,张馨予几乎也被大众遗忘了,之所以能够“翻红”,她靠的是跳脱圈内恋爱,成为“军嫂”,剪去一头长发,从性感美女变成“俊俏假小子”。

试想如果张馨予这次来参加《浪姐》,不是一身运动服肢体僵硬地跳着《手扶拖拉机斯基》而是长发飘飘,跟姐姐们pk热歌辣舞,以她的实力,能走到现在吗?

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张馨予是聪明的,安又琪却还没开窍,这个怪不得谁,属于自身原因。

02

没有受众市场=没有热度

论辨识度,江映蓉肯定是有的,国内的欧美范歌手不多,她就是其中之一,论实力,当初能够拿下冠军,当然也不可小觑,但江映蓉仍然没能走红。

问题不在于她的个人能力,而是她所选择的音乐风格,江映蓉起初的风格是民族唱法,在一次无意中看了布兰妮的MV,于是发现劲歌辣舞是她真正想要的。

也许前些年,这个风格是深受大众喜欢的,毕竟萧亚轩也因此风格成为一代“天后”,但是随着大众喜好的变化、生活压力的变化,愉悦、轻快、安静、抒情的,又或者是搞笑的、土味的歌曲逐渐被偏爱,江映蓉的音乐变得“过时”。

就拿《浪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来说,第一遍听时,觉得土味十足,第二遍听时,觉得它更适合广场舞,但它就是有种“魔力”,让你想一遍一遍听才过瘾,最后一举成为2020年最火女团主题曲,连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YES!OK!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的《你最最最重要》都无法撼动其地位。

再比如:为何郁可唯、张靓颖的歌能够被很多人喜欢和传唱,曾轶可、黄英虽然风格独特,但只是火了一时?她们的音乐受众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讲,江映蓉属于“小众型”歌手。

这种歌手,要么就耐得住寂寞,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要么就向现实低头,在市场和自我之间,改变自我,选择市场。

目前江映蓉大概属于前者。

03

没有商业价值=没有资本支持

《超女》时代有两个特点:

1.和现在的选秀不同的是,参加《超女》选秀的选手,她们都是素人,没有公司、没有经纪人,背后没有资本的力量;

2.每个选手所得票数都是观众一票一票用手机短信堆出来的,能够夺冠,相对而言算是实至名归,但高票代表的是观众喜欢,至于资本喜不喜欢,还得看比赛结束后的“”持续热度”。

这个“持续热度”,靠的是所签约的经纪公司的包装,更靠个人的“观众缘”。

连续很多年,李宇春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都是压轴的“零点嘉宾”,因为她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辨识度上,中性风格帅气独特,不管观众接不接受,至少在比赛中记住了她;作品的受众上,她并没有剑走偏锋,《少年中国》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等歌曲,阳光正能量,传唱度高。

具备以上两个优势,加上公司的包装,李宇春出道当年就作为首位内地歌手登上美国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,同时美国NBC、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对李宇春进行了专题报道,就此,她成功奠定下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影响力。

所以至今发展几乎超前于所有的超女。

张含韵只得了和季军,却得到了芒果台“亲闺女”般的待遇,曾被舆论击垮,复出后,综艺不断:《偶像来了》和宁静、谢娜、赵丽颖同框、《声临其境》大展声音风采,接着又安排她上了《浪姐》,如果没有商业价值,她如何得到这等资源。

而张含韵的商业价值不仅仅在于当时《超女》时的大热人气、甜美的外表完美的声线,更来自于她默默努力学习后修炼成的流利的外语、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唱跳实力,如今她几乎能算做全能艺人,她做到了“一专多长”。

作为明星,想要长久站在聚光灯下为人所关注,辨识度、市场受众和商业价值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三公表演之后江映蓉垫底,她发文说:看到这个票数那一刻我懵了,不被观众喜爱的歌手有什么意义?言语中,透露着不服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努力,都是优秀的个体,但当别人给了机会自己却没能被“力捧”的时候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自问:

凭什么捧我?或者,为什么不“捧”我?

反观那些当初未能夺冠的选手:

郁可唯,和江映蓉同届,获全国第四名。

在参加浪姐之前自称“歌红人不红”,即便《时间煮雨》《知否知否》大家耳熟能详,但是说起郁可唯,不认识她的大有人在,《浪姐》之后,郁可唯成功成团,实力唱将“霞霞子”终于走入大众视野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李斯丹妮,2011届快女全国第六名。

当初参赛没能掀起太大水花,接下来的几年里,她演电影、录综艺还参加了《这就是街舞》,依然未能红火,而《浪姐》之后,李斯丹妮不仅成团还成功抢得团宠之位,资源、热度大涨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张含韵,和安又琪同届,获全国第三名。

出道即巅峰,比赛结束后成为很多少男少女的初代偶像,但好景不长,张含韵频频被爆“花边绯闻”,一时跌入谷底,导致其几年之内没有工作,直到近几年复出,借着《浪姐》的舞台,她再次以唱跳歌手的身份回归舞台,走上第二个事业小高峰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周笔畅,2005届超女,获全国第二名。

相比同届的冠军李宇春、季军张靓颖,周笔畅虽然有才华,但活跃度却不高,热度流量平平,这次参加《浪姐》,她一路飙高,实力和人气不亚于那英张柏芝,显而易见,芒果台有力捧的意思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相比而言,曾经的冠军安又琪、江映蓉完全就是“高开低走”,为何当初能拿下冠军如今却热度、关注度不再呢?

大概有三个原因。

01

没有辨识度=不被人关注

安又琪初舞台以后,杜华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高开低走”“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会失误?”“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能力不足?”

安又琪难过又不服:“我为什么高开低走,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!”

《超女》之后,能让大家想起安又琪这个名字的,只有《你好,周杰伦》这首歌,娱乐圈的花花世界里,并不缺少帅哥美女,以安又琪的颜值,不足以让人记住。

于她的音乐或舞蹈而言,不像周深一样有天籁般的高音,不像乃万一样有超带感的rap,更不像孟佳王霏霏一样有超群的舞蹈实力,如此一比较就不难看出安又琪难红的原因:

明星市场更新换代太快,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突出的特色,尽管你再努力,最终也很有可能是徒劳,没有能被别人记住的点,她很快就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

即便在《浪姐》失利后,安又琪似乎也依然没能明白什么叫辨识度,她开始在社交平台学着一众网红拍视频唱歌跳舞,但热度平平,而同样是“过气”明星,为何印小天发舞蹈视频就能引发关注?归功于个人特色。

打个比方,论唱跳实力,张馨予绝对不如安又琪强,在来《浪姐》之前,在和何捷结婚之前,张馨予几乎也被大众遗忘了,之所以能够“翻红”,她靠的是跳脱圈内恋爱,成为“军嫂”,剪去一头长发,从性感美女变成“俊俏假小子”。

试想如果张馨予这次来参加《浪姐》,不是一身运动服肢体僵硬地跳着《手扶拖拉机斯基》而是长发飘飘,跟姐姐们pk热歌辣舞,以她的实力,能走到现在吗?

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张馨予是聪明的,安又琪却还没开窍,这个怪不得谁,属于自身原因。

02

没有受众市场=没有热度

论辨识度,江映蓉肯定是有的,国内的欧美范歌手不多,她就是其中之一,论实力,当初能够拿下冠军,当然也不可小觑,但江映蓉仍然没能走红。

问题不在于她的个人能力,而是她所选择的音乐风格,江映蓉起初的风格是民族唱法,在一次无意中看了布兰妮的MV,于是发现劲歌辣舞是她真正想要的。

也许前些年,这个风格是深受大众喜欢的,毕竟萧亚轩也因此风格成为一代“天后”,但是随着大众喜好的变化、生活压力的变化,愉悦、轻快、安静、抒情的,又或者是搞笑的、土味的歌曲逐渐被偏爱,江映蓉的音乐变得“过时”。

就拿《浪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来说,第一遍听时,觉得土味十足,第二遍听时,觉得它更适合广场舞,但它就是有种“魔力”,让你想一遍一遍听才过瘾,最后一举成为2020年最火女团主题曲,连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YES!OK!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的《你最最最重要》都无法撼动其地位。

再比如:为何郁可唯、张靓颖的歌能够被很多人喜欢和传唱,曾轶可、黄英虽然风格独特,但只是火了一时?她们的音乐受众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讲,江映蓉属于“小众型”歌手。

这种歌手,要么就耐得住寂寞,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要么就向现实低头,在市场和自我之间,改变自我,选择市场。

目前江映蓉大概属于前者。

03

没有商业价值=没有资本支持

《超女》时代有两个特点:

1.和现在的选秀不同的是,参加《超女》选秀的选手,她们都是素人,没有公司、没有经纪人,背后没有资本的力量;

2.每个选手所得票数都是观众一票一票用手机短信堆出来的,能够夺冠,相对而言算是实至名归,但高票代表的是观众喜欢,至于资本喜不喜欢,还得看比赛结束后的“”持续热度”。

这个“持续热度”,靠的是所签约的经纪公司的包装,更靠个人的“观众缘”。

连续很多年,李宇春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都是压轴的“零点嘉宾”,因为她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辨识度上,中性风格帅气独特,不管观众接不接受,至少在比赛中记住了她;作品的受众上,她并没有剑走偏锋,《少年中国》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等歌曲,阳光正能量,传唱度高。

具备以上两个优势,加上公司的包装,李宇春出道当年就作为首位内地歌手登上美国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,同时美国NBC、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对李宇春进行了专题报道,就此,她成功奠定下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影响力。

所以至今发展几乎超前于所有的超女。

张含韵只得了和季军,却得到了芒果台“亲闺女”般的待遇,曾被舆论击垮,复出后,综艺不断:《偶像来了》和宁静、谢娜、赵丽颖同框、《声临其境》大展声音风采,接着又安排她上了《浪姐》,如果没有商业价值,她如何得到这等资源。

而张含韵的商业价值不仅仅在于当时《超女》时的大热人气、甜美的外表完美的声线,更来自于她默默努力学习后修炼成的流利的外语、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唱跳实力,如今她几乎能算做全能艺人,她做到了“一专多长”。

作为明星,想要长久站在聚光灯下为人所关注,辨识度、市场受众和商业价值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三公表演之后江映蓉垫底,她发文说:看到这个票数那一刻我懵了,不被观众喜爱的歌手有什么意义?言语中,透露着不服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努力,都是优秀的个体,但当别人给了机会自己却没能被“力捧”的时候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自问:

凭什么捧我?或者,为什么不“捧”我?

浪姐一公,2004届超女冠军安又琪被淘汰,浪姐三公,2009届快女冠军江映蓉观众喜爱度排名从第6直接掉到第17,位列倒数第一,据透露,她将在四公被淘汰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反观那些当初未能夺冠的选手:

郁可唯,和江映蓉同届,获全国第四名。

在参加浪姐之前自称“歌红人不红”,即便《时间煮雨》《知否知否》大家耳熟能详,但是说起郁可唯,不认识她的大有人在,《浪姐》之后,郁可唯成功成团,实力唱将“霞霞子”终于走入大众视野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李斯丹妮,2011届快女全国第六名。

当初参赛没能掀起太大水花,接下来的几年里,她演电影、录综艺还参加了《这就是街舞》,依然未能红火,而《浪姐》之后,李斯丹妮不仅成团还成功抢得团宠之位,资源、热度大涨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张含韵,和安又琪同届,获全国第三名。

出道即巅峰,比赛结束后成为很多少男少女的初代偶像,但好景不长,张含韵频频被爆“花边绯闻”,一时跌入谷底,导致其几年之内没有工作,直到近几年复出,借着《浪姐》的舞台,她再次以唱跳歌手的身份回归舞台,走上第二个事业小高峰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周笔畅,2005届超女,获全国第二名。

相比同届的冠军李宇春、季军张靓颖,周笔畅虽然有才华,但活跃度却不高,热度流量平平,这次参加《浪姐》,她一路飙高,实力和人气不亚于那英张柏芝,显而易见,芒果台有力捧的意思。

同是超女,两季姐姐命运大不同,芒果台为何不捧冠军了?

相比而言,曾经的冠军安又琪、江映蓉完全就是“高开低走”,为何当初能拿下冠军如今却热度、关注度不再呢?

大概有三个原因。

01

没有辨识度=不被人关注

安又琪初舞台以后,杜华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高开低走”“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会失误?”“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能力不足?”

安又琪难过又不服:“我为什么高开低走,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!”

《超女》之后,能让大家想起安又琪这个名字的,只有《你好,周杰伦》这首歌,娱乐圈的花花世界里,并不缺少帅哥美女,以安又琪的颜值,不足以让人记住。

于她的音乐或舞蹈而言,不像周深一样有天籁般的高音,不像乃万一样有超带感的rap,更不像孟佳王霏霏一样有超群的舞蹈实力,如此一比较就不难看出安又琪难红的原因:

明星市场更新换代太快,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突出的特色,尽管你再努力,最终也很有可能是徒劳,没有能被别人记住的点,她很快就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

即便在《浪姐》失利后,安又琪似乎也依然没能明白什么叫辨识度,她开始在社交平台学着一众网红拍视频唱歌跳舞,但热度平平,而同样是“过气”明星,为何印小天发舞蹈视频就能引发关注?归功于个人特色。

打个比方,论唱跳实力,张馨予绝对不如安又琪强,在来《浪姐》之前,在和何捷结婚之前,张馨予几乎也被大众遗忘了,之所以能够“翻红”,她靠的是跳脱圈内恋爱,成为“军嫂”,剪去一头长发,从性感美女变成“俊俏假小子”。

试想如果张馨予这次来参加《浪姐》,不是一身运动服肢体僵硬地跳着《手扶拖拉机斯基》而是长发飘飘,跟姐姐们pk热歌辣舞,以她的实力,能走到现在吗?

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张馨予是聪明的,安又琪却还没开窍,这个怪不得谁,属于自身原因。

02

没有受众市场=没有热度

论辨识度,江映蓉肯定是有的,国内的欧美范歌手不多,她就是其中之一,论实力,当初能够拿下冠军,当然也不可小觑,但江映蓉仍然没能走红。

问题不在于她的个人能力,而是她所选择的音乐风格,江映蓉起初的风格是民族唱法,在一次无意中看了布兰妮的MV,于是发现劲歌辣舞是她真正想要的。

也许前些年,这个风格是深受大众喜欢的,毕竟萧亚轩也因此风格成为一代“天后”,但是随着大众喜好的变化、生活压力的变化,愉悦、轻快、安静、抒情的,又或者是搞笑的、土味的歌曲逐渐被偏爱,江映蓉的音乐变得“过时”。

就拿《浪姐》主题曲《无价之姐》来说,第一遍听时,觉得土味十足,第二遍听时,觉得它更适合广场舞,但它就是有种“魔力”,让你想一遍一遍听才过瘾,最后一举成为2020年最火女团主题曲,连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YES!OK!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的《你最最最重要》都无法撼动其地位。

再比如:为何郁可唯、张靓颖的歌能够被很多人喜欢和传唱,曾轶可、黄英虽然风格独特,但只是火了一时?她们的音乐受众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讲,江映蓉属于“小众型”歌手。

这种歌手,要么就耐得住寂寞,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要么就向现实低头,在市场和自我之间,改变自我,选择市场。

目前江映蓉大概属于前者。

03

没有商业价值=没有资本支持

《超女》时代有两个特点:

1.和现在的选秀不同的是,参加《超女》选秀的选手,她们都是素人,没有公司、没有经纪人,背后没有资本的力量;

2.每个选手所得票数都是观众一票一票用手机短信堆出来的,能够夺冠,相对而言算是实至名归,但高票代表的是观众喜欢,至于资本喜不喜欢,还得看比赛结束后的“”持续热度”。

这个“持续热度”,靠的是所签约的经纪公司的包装,更靠个人的“观众缘”。

连续很多年,李宇春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都是压轴的“零点嘉宾”,因为她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辨识度上,中性风格帅气独特,不管观众接不接受,至少在比赛中记住了她;作品的受众上,她并没有剑走偏锋,《少年中国》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等歌曲,阳光正能量,传唱度高。

具备以上两个优势,加上公司的包装,李宇春出道当年就作为首位内地歌手登上美国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,同时美国NBC、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对李宇春进行了专题报道,就此,她成功奠定下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影响力。

所以至今发展几乎超前于所有的超女。

张含韵只得了和季军,却得到了芒果台“亲闺女”般的待遇,曾被舆论击垮,复出后,综艺不断:《偶像来了》和宁静、谢娜、赵丽颖同框、《声临其境》大展声音风采,接着又安排她上了《浪姐》,如果没有商业价值,她如何得到这等资源。

而张含韵的商业价值不仅仅在于当时《超女》时的大热人气、甜美的外表完美的声线,更来自于她默默努力学习后修炼成的流利的外语、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唱跳实力,如今她几乎能算做全能艺人,她做到了“一专多长”。

作为明星,想要长久站在聚光灯下为人所关注,辨识度、市场受众和商业价值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三公表演之后江映蓉垫底,她发文说:看到这个票数那一刻我懵了,不被观众喜爱的歌手有什么意义?言语中,透露着不服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努力,都是优秀的个体,但当别人给了机会自己却没能被“力捧”的时候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自问:

凭什么捧我?或者,为什么不“捧”我?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1:06
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1:16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