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家印儿子是谁(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)

原创首发|三霄娘娘网易财经(F-Jinjiao) 作者|苏苏 编辑|周锤子 往昔在打,新人难笑。 在上坤地产商二十五年,32岁的我雷小娅一路从董事长涨到集团市场总监,成为当下地产企业领导人唯三…

杨武正(来源:蓝光发展集团官网)

有人统计近年50位接班的“房二代”,发现仅有杨武正一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

权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。比起“最年轻的房地产董事长”,看客们更喜欢管杨武正叫“最惨房二代”

千亿重担接手不久,雷就爆了。

7月,蓝光发展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。12月21日,蓝光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58.81亿元

蓝光发展显然已经不堪重负。

这份公告发出不久后,蓝光准备将货值70亿元的三个项目以1元的价格转让,若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,蓝光将减少91.91亿元的负债。但这次交易,随即遭到上交所“五连问”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蓝光发展受上交所问询公告

这个1月,蓝光即将迎来一笔7.5亿美元的美元债,结局不难预见。

当然,在一众爆雷的房企中,比起依然活在父辈庇护下的”二代们“,临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。

恒大爆雷之后,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恒大集团领导客史档案记录》文档让许家印的两个儿子重新引起媒体关注。

这份文档首次曝光许家印两个儿子在恒大内部的职务,其大儿子许智健任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物业集团董事长,小儿子Peter Xu的职务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高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。

许智健

前者早在2012年就独立接手项目,并持有恒大投资企业上海全筑建筑装饰集团4.4%的股份,而后者向来神秘。

在许家印四处变卖资产还债之际,美国Dirt网站曾报道,Peter Xu以1250万美元甩卖位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栋豪宅,替父还债

但除此之外,两位许公子一如既往地隐身。

最难“打工人”

雷志鑫是罕见的。

根据北森大数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,国内房企高管的平均年轻是43.6岁,其中80后占比不到1/3,85后占比仅有6.56%,90后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国内房企高管年龄及工龄分布

职业经理人的价值兑付期一般是在40岁到50岁。也就是说,像雷志鑫一样25岁前后入行的人,成为高管,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

雷志鑫的升迁速度远远超过一众70、80后的地产界的前辈们,但估计没有人和他道喜。

在他走马上任的几天前,停牌81天的当代置业终于复牌,短暂高开之后直接跳水,股价一度跌近40%,总市值仅剩6.46亿港元

当代置业近半年股价走势

比雷志鑫升迁更快的是当代置业债务堆叠的数字。

当代置业最新的财务公告显示,包括2021年逾期未偿的美元债,其未偿还美元债总额达到13.48亿美元。其中,今年2月份还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,利率为11.8%。

雷声已经响起,有人逆流而上,也有人见好就收。

地产职业经理人中,雷志鑫“最年轻总裁”名讳的前一位拥有者,是李和栗。2019年,32岁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执董兼联席总裁,但在去年6月,任期未满两年的李和栗选择出走中梁,独自创业。

李合栗(来源:乐居网)

曾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,称李和栗离职是因营销出身的他无法胜任董事会轮值,主攻战略和研究的业务调整。但这一说法随后被中梁否认。

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中梁控股的有息负债合计约为546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务约为232亿元,占比达到42%,短期内债务承压。这其中同样有不小的压力来自美元债,根据中梁公告,今年1月31日,中梁还有一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,截至目前,中梁已经累计回购1.21亿美元。

在回购美元债的同时,中梁也在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,精减人员。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今年1月份中梁裁员300人,并有近100人转岗地产集团

惨淡的行业大环境下,留下与升职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少的薪资

2020年,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监测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。这27家房企给537名高管发了9.7亿元的薪酬,平均每名高管181万元。上文提到的蓝光发展和阳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万排在中位,当代置业未披露高层年薪,有报道曾指出,当代置业执行董事陈音年薪为165万元,低于平均水平。

27家上市房企高管总薪酬篇排行榜(来源:南都地产)

警报在这一年响起。克尔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地产人的薪酬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趋势,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%,高于行业整体平均1.5%的薪酬减幅。

来到2021年,整个地产面临灾难式的收入减少。虽然年报未出,但惨状已经可以预见,除了多家房企已经明确将给高管降薪以缩减开支,临近年末,过去地产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年终奖也大幅缩水。

房地产行业号负责人张艳早前发起了一项《2022地产人年终奖调查》,近千份调查样本显示,超一半地产人没有年终奖,还有超过17%的地产人难以确定是否能够拿到年终奖。

拿到年终奖的地产人中,超六成年终奖同比下降,多达48.72%的地产人年终奖较去年跌幅在50%以上

搅动死水

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

2020年11月,90后郭晓群接棒父亲郭英成,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兼联席主席,以及佳兆业旗下物业版块佳兆业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。

这家公司在一年后同样深陷流动性的泥潭,但这位“搞科技的”房二代主导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谓不成功。

佳兆业202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目前,佳兆业的数字化尝试主要分布在营销、物联网、智慧化应用平台、信息化管理方面。其中智慧社区平台“小区管家”,已在全国130个城市服务2800多个中高端物业,该项目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达50%,增幅超过地产版块。

郭晓群(右2)

一批互联网职业经理人也在跨专业逆势入场

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视觉技术负责人王长虎从原岗位离职后,加入龙湖集团,成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团队的总经理;阿里副总裁范驰以联席CEO身份入职金地物业,负责数字化;另一位阿里副总裁、阿里云智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加盟万科,担任万物云管理合伙人和首席科学家CTO。

房地产的下一场征战已经拉开帷幕,改变,是他们摆脱泥潭的唯一选择

杨武正同样提出精益管理和数字化两大战略,2022年1月1日,他亲自写下一封给蓝光全体员工的家书,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。

杨武正给员工的承诺是:

”我们绝不会甩卖公司。“

曾俊凯(来源:南京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)

“空降”弘阳服务的信号,被外界解读为曾俊凯正式接班曾焕沙

曾公子接过手的弘阳集团,正处在流动性危机之中。在曾俊凯任职弘阳服务的十天前,弘阳地产才向弘阳服务转让空置的256个车位,通过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方式,从弘阳服务套出1463万元,以应付短期的债务危机。

从弘阳地产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看,这家地产公司虽然“三道红线”全部达标,且账面上仍有175.8亿元,其中非受限资金为139.7亿元。然而,未来一年去除104.2亿元的短期借款之外,弘阳地产还有64亿元的贸易应付款和应付票据等待支付。今年4月,弘阳地产还有一笔4.5亿美元的代偿美元债。

曾俊凯的2022年,不会太好过。

比起这位2016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进入弘阳,历任助理总裁和区域总经理,拥有5年缓冲期的“房二代”,杨武正的接班显得格外仓促,并且挑战更大

这位95后,2020年从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毕业就直接进入蓝光发展出任董事,半年后又接任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分管投资体系、经营体系。2021年6月,26岁的杨武正从父亲杨铿手中接过董事长、总裁职务,也创造了一项新纪录——中国最年轻的地产董事长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杨武正(来源:蓝光发展集团官网)

有人统计近年50位接班的“房二代”,发现仅有杨武正一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

权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。比起“最年轻的房地产董事长”,看客们更喜欢管杨武正叫“最惨房二代”

千亿重担接手不久,雷就爆了。

7月,蓝光发展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。12月21日,蓝光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58.81亿元

蓝光发展显然已经不堪重负。

这份公告发出不久后,蓝光准备将货值70亿元的三个项目以1元的价格转让,若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,蓝光将减少91.91亿元的负债。但这次交易,随即遭到上交所“五连问”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蓝光发展受上交所问询公告

这个1月,蓝光即将迎来一笔7.5亿美元的美元债,结局不难预见。

当然,在一众爆雷的房企中,比起依然活在父辈庇护下的”二代们“,临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。

恒大爆雷之后,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恒大集团领导客史档案记录》文档让许家印的两个儿子重新引起媒体关注。

这份文档首次曝光许家印两个儿子在恒大内部的职务,其大儿子许智健任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物业集团董事长,小儿子Peter Xu的职务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高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。

许智健

前者早在2012年就独立接手项目,并持有恒大投资企业上海全筑建筑装饰集团4.4%的股份,而后者向来神秘。

在许家印四处变卖资产还债之际,美国Dirt网站曾报道,Peter Xu以1250万美元甩卖位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栋豪宅,替父还债

但除此之外,两位许公子一如既往地隐身。

最难“打工人”

雷志鑫是罕见的。

根据北森大数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,国内房企高管的平均年轻是43.6岁,其中80后占比不到1/3,85后占比仅有6.56%,90后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国内房企高管年龄及工龄分布

职业经理人的价值兑付期一般是在40岁到50岁。也就是说,像雷志鑫一样25岁前后入行的人,成为高管,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

雷志鑫的升迁速度远远超过一众70、80后的地产界的前辈们,但估计没有人和他道喜。

在他走马上任的几天前,停牌81天的当代置业终于复牌,短暂高开之后直接跳水,股价一度跌近40%,总市值仅剩6.46亿港元

当代置业近半年股价走势

比雷志鑫升迁更快的是当代置业债务堆叠的数字。

当代置业最新的财务公告显示,包括2021年逾期未偿的美元债,其未偿还美元债总额达到13.48亿美元。其中,今年2月份还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,利率为11.8%。

雷声已经响起,有人逆流而上,也有人见好就收。

地产职业经理人中,雷志鑫“最年轻总裁”名讳的前一位拥有者,是李和栗。2019年,32岁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执董兼联席总裁,但在去年6月,任期未满两年的李和栗选择出走中梁,独自创业。

李合栗(来源:乐居网)

曾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,称李和栗离职是因营销出身的他无法胜任董事会轮值,主攻战略和研究的业务调整。但这一说法随后被中梁否认。

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中梁控股的有息负债合计约为546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务约为232亿元,占比达到42%,短期内债务承压。这其中同样有不小的压力来自美元债,根据中梁公告,今年1月31日,中梁还有一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,截至目前,中梁已经累计回购1.21亿美元。

在回购美元债的同时,中梁也在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,精减人员。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今年1月份中梁裁员300人,并有近100人转岗地产集团

惨淡的行业大环境下,留下与升职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少的薪资

2020年,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监测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。这27家房企给537名高管发了9.7亿元的薪酬,平均每名高管181万元。上文提到的蓝光发展和阳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万排在中位,当代置业未披露高层年薪,有报道曾指出,当代置业执行董事陈音年薪为165万元,低于平均水平。

27家上市房企高管总薪酬篇排行榜(来源:南都地产)

警报在这一年响起。克尔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地产人的薪酬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趋势,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%,高于行业整体平均1.5%的薪酬减幅。

来到2021年,整个地产面临灾难式的收入减少。虽然年报未出,但惨状已经可以预见,除了多家房企已经明确将给高管降薪以缩减开支,临近年末,过去地产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年终奖也大幅缩水。

房地产行业号负责人张艳早前发起了一项《2022地产人年终奖调查》,近千份调查样本显示,超一半地产人没有年终奖,还有超过17%的地产人难以确定是否能够拿到年终奖。

拿到年终奖的地产人中,超六成年终奖同比下降,多达48.72%的地产人年终奖较去年跌幅在50%以上

搅动死水

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

2020年11月,90后郭晓群接棒父亲郭英成,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兼联席主席,以及佳兆业旗下物业版块佳兆业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。

这家公司在一年后同样深陷流动性的泥潭,但这位“搞科技的”房二代主导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谓不成功。

佳兆业202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目前,佳兆业的数字化尝试主要分布在营销、物联网、智慧化应用平台、信息化管理方面。其中智慧社区平台“小区管家”,已在全国130个城市服务2800多个中高端物业,该项目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达50%,增幅超过地产版块。

郭晓群(右2)

一批互联网职业经理人也在跨专业逆势入场

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视觉技术负责人王长虎从原岗位离职后,加入龙湖集团,成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团队的总经理;阿里副总裁范驰以联席CEO身份入职金地物业,负责数字化;另一位阿里副总裁、阿里云智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加盟万科,担任万物云管理合伙人和首席科学家CTO。

房地产的下一场征战已经拉开帷幕,改变,是他们摆脱泥潭的唯一选择

杨武正同样提出精益管理和数字化两大战略,2022年1月1日,他亲自写下一封给蓝光全体员工的家书,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。

杨武正给员工的承诺是:

”我们绝不会甩卖公司。“

雷志鑫(来源:中国房地产报)

据不完全统计,2021年全年有超过450名上市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

一批年轻人在挣扎之中,来到了漩涡中心。

他们,刚刚出山,就被要求成为“救世主”

“负二代”

年轻人到了父辈创业的年纪。

在房地产黄金年代,”房二代“享受着父辈们的财富和资源,令人艳羡。如今房地产在紧缩的政策和惨淡的市场环境下,风光不再,但房二代们和背后的家族企业,依然是责任共同体

子承父业,向来是中国人的传统。

2021年最后一周,27岁的曾俊凯入主此前一直是其胞姐任一把手的弘阳服务,此前,曾俊凯就已经出任弘阳地产的执行董事及副总裁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曾俊凯(来源:南京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)

“空降”弘阳服务的信号,被外界解读为曾俊凯正式接班曾焕沙

曾公子接过手的弘阳集团,正处在流动性危机之中。在曾俊凯任职弘阳服务的十天前,弘阳地产才向弘阳服务转让空置的256个车位,通过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方式,从弘阳服务套出1463万元,以应付短期的债务危机。

从弘阳地产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看,这家地产公司虽然“三道红线”全部达标,且账面上仍有175.8亿元,其中非受限资金为139.7亿元。然而,未来一年去除104.2亿元的短期借款之外,弘阳地产还有64亿元的贸易应付款和应付票据等待支付。今年4月,弘阳地产还有一笔4.5亿美元的代偿美元债。

曾俊凯的2022年,不会太好过。

比起这位2016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进入弘阳,历任助理总裁和区域总经理,拥有5年缓冲期的“房二代”,杨武正的接班显得格外仓促,并且挑战更大

这位95后,2020年从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毕业就直接进入蓝光发展出任董事,半年后又接任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分管投资体系、经营体系。2021年6月,26岁的杨武正从父亲杨铿手中接过董事长、总裁职务,也创造了一项新纪录——中国最年轻的地产董事长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杨武正(来源:蓝光发展集团官网)

有人统计近年50位接班的“房二代”,发现仅有杨武正一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

权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。比起“最年轻的房地产董事长”,看客们更喜欢管杨武正叫“最惨房二代”

千亿重担接手不久,雷就爆了。

7月,蓝光发展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。12月21日,蓝光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58.81亿元

蓝光发展显然已经不堪重负。

这份公告发出不久后,蓝光准备将货值70亿元的三个项目以1元的价格转让,若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,蓝光将减少91.91亿元的负债。但这次交易,随即遭到上交所“五连问”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蓝光发展受上交所问询公告

这个1月,蓝光即将迎来一笔7.5亿美元的美元债,结局不难预见。

当然,在一众爆雷的房企中,比起依然活在父辈庇护下的”二代们“,临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。

恒大爆雷之后,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恒大集团领导客史档案记录》文档让许家印的两个儿子重新引起媒体关注。

这份文档首次曝光许家印两个儿子在恒大内部的职务,其大儿子许智健任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物业集团董事长,小儿子Peter Xu的职务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高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。

许智健

前者早在2012年就独立接手项目,并持有恒大投资企业上海全筑建筑装饰集团4.4%的股份,而后者向来神秘。

在许家印四处变卖资产还债之际,美国Dirt网站曾报道,Peter Xu以1250万美元甩卖位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栋豪宅,替父还债

但除此之外,两位许公子一如既往地隐身。

最难“打工人”

雷志鑫是罕见的。

根据北森大数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,国内房企高管的平均年轻是43.6岁,其中80后占比不到1/3,85后占比仅有6.56%,90后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国内房企高管年龄及工龄分布

职业经理人的价值兑付期一般是在40岁到50岁。也就是说,像雷志鑫一样25岁前后入行的人,成为高管,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

雷志鑫的升迁速度远远超过一众70、80后的地产界的前辈们,但估计没有人和他道喜。

在他走马上任的几天前,停牌81天的当代置业终于复牌,短暂高开之后直接跳水,股价一度跌近40%,总市值仅剩6.46亿港元

当代置业近半年股价走势

比雷志鑫升迁更快的是当代置业债务堆叠的数字。

当代置业最新的财务公告显示,包括2021年逾期未偿的美元债,其未偿还美元债总额达到13.48亿美元。其中,今年2月份还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,利率为11.8%。

雷声已经响起,有人逆流而上,也有人见好就收。

地产职业经理人中,雷志鑫“最年轻总裁”名讳的前一位拥有者,是李和栗。2019年,32岁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执董兼联席总裁,但在去年6月,任期未满两年的李和栗选择出走中梁,独自创业。

李合栗(来源:乐居网)

曾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,称李和栗离职是因营销出身的他无法胜任董事会轮值,主攻战略和研究的业务调整。但这一说法随后被中梁否认。

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中梁控股的有息负债合计约为546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务约为232亿元,占比达到42%,短期内债务承压。这其中同样有不小的压力来自美元债,根据中梁公告,今年1月31日,中梁还有一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,截至目前,中梁已经累计回购1.21亿美元。

在回购美元债的同时,中梁也在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,精减人员。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今年1月份中梁裁员300人,并有近100人转岗地产集团

惨淡的行业大环境下,留下与升职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少的薪资

2020年,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监测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。这27家房企给537名高管发了9.7亿元的薪酬,平均每名高管181万元。上文提到的蓝光发展和阳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万排在中位,当代置业未披露高层年薪,有报道曾指出,当代置业执行董事陈音年薪为165万元,低于平均水平。

27家上市房企高管总薪酬篇排行榜(来源:南都地产)

警报在这一年响起。克尔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地产人的薪酬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趋势,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%,高于行业整体平均1.5%的薪酬减幅。

来到2021年,整个地产面临灾难式的收入减少。虽然年报未出,但惨状已经可以预见,除了多家房企已经明确将给高管降薪以缩减开支,临近年末,过去地产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年终奖也大幅缩水。

房地产行业号负责人张艳早前发起了一项《2022地产人年终奖调查》,近千份调查样本显示,超一半地产人没有年终奖,还有超过17%的地产人难以确定是否能够拿到年终奖。

拿到年终奖的地产人中,超六成年终奖同比下降,多达48.72%的地产人年终奖较去年跌幅在50%以上

搅动死水

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

2020年11月,90后郭晓群接棒父亲郭英成,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兼联席主席,以及佳兆业旗下物业版块佳兆业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。

这家公司在一年后同样深陷流动性的泥潭,但这位“搞科技的”房二代主导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谓不成功。

佳兆业202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目前,佳兆业的数字化尝试主要分布在营销、物联网、智慧化应用平台、信息化管理方面。其中智慧社区平台“小区管家”,已在全国130个城市服务2800多个中高端物业,该项目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达50%,增幅超过地产版块。

郭晓群(右2)

一批互联网职业经理人也在跨专业逆势入场

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视觉技术负责人王长虎从原岗位离职后,加入龙湖集团,成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团队的总经理;阿里副总裁范驰以联席CEO身份入职金地物业,负责数字化;另一位阿里副总裁、阿里云智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加盟万科,担任万物云管理合伙人和首席科学家CTO。

房地产的下一场征战已经拉开帷幕,改变,是他们摆脱泥潭的唯一选择

杨武正同样提出精益管理和数字化两大战略,2022年1月1日,他亲自写下一封给蓝光全体员工的家书,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。

杨武正给员工的承诺是:

”我们绝不会甩卖公司。“

原创首发|金角财经(F-Jinjiao)

作者|小迪

编辑|周大锤

旧人在跑,新人难笑。

在当代置业七年,32岁的雷志鑫一路从总裁助理升到集团执行总裁,成为当下地产职业经理人中唯一的90后总裁

几天前,昔日“明星职业经理人”朱荣斌辞任阳光城董事长兼总裁职务。而在当代置业内部,早在半年前就传出集团副总裁涂礼军离职的消息。

寒冬之中,整个地产行业在经历一场震荡剧烈的人员精减和人事变动,不论基层还是高层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雷志鑫(来源:中国房地产报)

据不完全统计,2021年全年有超过450名上市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

一批年轻人在挣扎之中,来到了漩涡中心。

他们,刚刚出山,就被要求成为“救世主”

“负二代”

年轻人到了父辈创业的年纪。

在房地产黄金年代,”房二代“享受着父辈们的财富和资源,令人艳羡。如今房地产在紧缩的政策和惨淡的市场环境下,风光不再,但房二代们和背后的家族企业,依然是责任共同体

子承父业,向来是中国人的传统。

2021年最后一周,27岁的曾俊凯入主此前一直是其胞姐任一把手的弘阳服务,此前,曾俊凯就已经出任弘阳地产的执行董事及副总裁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曾俊凯(来源:南京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)

“空降”弘阳服务的信号,被外界解读为曾俊凯正式接班曾焕沙

曾公子接过手的弘阳集团,正处在流动性危机之中。在曾俊凯任职弘阳服务的十天前,弘阳地产才向弘阳服务转让空置的256个车位,通过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方式,从弘阳服务套出1463万元,以应付短期的债务危机。

从弘阳地产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看,这家地产公司虽然“三道红线”全部达标,且账面上仍有175.8亿元,其中非受限资金为139.7亿元。然而,未来一年去除104.2亿元的短期借款之外,弘阳地产还有64亿元的贸易应付款和应付票据等待支付。今年4月,弘阳地产还有一笔4.5亿美元的代偿美元债。

曾俊凯的2022年,不会太好过。

比起这位2016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进入弘阳,历任助理总裁和区域总经理,拥有5年缓冲期的“房二代”,杨武正的接班显得格外仓促,并且挑战更大

这位95后,2020年从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毕业就直接进入蓝光发展出任董事,半年后又接任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分管投资体系、经营体系。2021年6月,26岁的杨武正从父亲杨铿手中接过董事长、总裁职务,也创造了一项新纪录——中国最年轻的地产董事长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杨武正(来源:蓝光发展集团官网)

有人统计近年50位接班的“房二代”,发现仅有杨武正一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

权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。比起“最年轻的房地产董事长”,看客们更喜欢管杨武正叫“最惨房二代”

千亿重担接手不久,雷就爆了。

7月,蓝光发展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。12月21日,蓝光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58.81亿元

蓝光发展显然已经不堪重负。

这份公告发出不久后,蓝光准备将货值70亿元的三个项目以1元的价格转让,若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,蓝光将减少91.91亿元的负债。但这次交易,随即遭到上交所“五连问”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蓝光发展受上交所问询公告

这个1月,蓝光即将迎来一笔7.5亿美元的美元债,结局不难预见。

当然,在一众爆雷的房企中,比起依然活在父辈庇护下的”二代们“,临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。

恒大爆雷之后,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恒大集团领导客史档案记录》文档让许家印的两个儿子重新引起媒体关注。

这份文档首次曝光许家印两个儿子在恒大内部的职务,其大儿子许智健任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物业集团董事长,小儿子Peter Xu的职务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高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。

许智健

前者早在2012年就独立接手项目,并持有恒大投资企业上海全筑建筑装饰集团4.4%的股份,而后者向来神秘。

在许家印四处变卖资产还债之际,美国Dirt网站曾报道,Peter Xu以1250万美元甩卖位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栋豪宅,替父还债

但除此之外,两位许公子一如既往地隐身。

最难“打工人”

雷志鑫是罕见的。

根据北森大数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,国内房企高管的平均年轻是43.6岁,其中80后占比不到1/3,85后占比仅有6.56%,90后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国内房企高管年龄及工龄分布

职业经理人的价值兑付期一般是在40岁到50岁。也就是说,像雷志鑫一样25岁前后入行的人,成为高管,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

雷志鑫的升迁速度远远超过一众70、80后的地产界的前辈们,但估计没有人和他道喜。

在他走马上任的几天前,停牌81天的当代置业终于复牌,短暂高开之后直接跳水,股价一度跌近40%,总市值仅剩6.46亿港元

当代置业近半年股价走势

比雷志鑫升迁更快的是当代置业债务堆叠的数字。

当代置业最新的财务公告显示,包括2021年逾期未偿的美元债,其未偿还美元债总额达到13.48亿美元。其中,今年2月份还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,利率为11.8%。

雷声已经响起,有人逆流而上,也有人见好就收。

地产职业经理人中,雷志鑫“最年轻总裁”名讳的前一位拥有者,是李和栗。2019年,32岁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执董兼联席总裁,但在去年6月,任期未满两年的李和栗选择出走中梁,独自创业。

李合栗(来源:乐居网)

曾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,称李和栗离职是因营销出身的他无法胜任董事会轮值,主攻战略和研究的业务调整。但这一说法随后被中梁否认。

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中梁控股的有息负债合计约为546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务约为232亿元,占比达到42%,短期内债务承压。这其中同样有不小的压力来自美元债,根据中梁公告,今年1月31日,中梁还有一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,截至目前,中梁已经累计回购1.21亿美元。

在回购美元债的同时,中梁也在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,精减人员。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今年1月份中梁裁员300人,并有近100人转岗地产集团

惨淡的行业大环境下,留下与升职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少的薪资

2020年,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监测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。这27家房企给537名高管发了9.7亿元的薪酬,平均每名高管181万元。上文提到的蓝光发展和阳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万排在中位,当代置业未披露高层年薪,有报道曾指出,当代置业执行董事陈音年薪为165万元,低于平均水平。

27家上市房企高管总薪酬篇排行榜(来源:南都地产)

警报在这一年响起。克尔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地产人的薪酬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趋势,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%,高于行业整体平均1.5%的薪酬减幅。

来到2021年,整个地产面临灾难式的收入减少。虽然年报未出,但惨状已经可以预见,除了多家房企已经明确将给高管降薪以缩减开支,临近年末,过去地产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年终奖也大幅缩水。

房地产行业号负责人张艳早前发起了一项《2022地产人年终奖调查》,近千份调查样本显示,超一半地产人没有年终奖,还有超过17%的地产人难以确定是否能够拿到年终奖。

拿到年终奖的地产人中,超六成年终奖同比下降,多达48.72%的地产人年终奖较去年跌幅在50%以上

搅动死水

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

2020年11月,90后郭晓群接棒父亲郭英成,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兼联席主席,以及佳兆业旗下物业版块佳兆业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。

这家公司在一年后同样深陷流动性的泥潭,但这位“搞科技的”房二代主导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谓不成功。

佳兆业202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目前,佳兆业的数字化尝试主要分布在营销、物联网、智慧化应用平台、信息化管理方面。其中智慧社区平台“小区管家”,已在全国130个城市服务2800多个中高端物业,该项目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达50%,增幅超过地产版块。

郭晓群(右2)

一批互联网职业经理人也在跨专业逆势入场

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视觉技术负责人王长虎从原岗位离职后,加入龙湖集团,成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团队的总经理;阿里副总裁范驰以联席CEO身份入职金地物业,负责数字化;另一位阿里副总裁、阿里云智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加盟万科,担任万物云管理合伙人和首席科学家CTO。

房地产的下一场征战已经拉开帷幕,改变,是他们摆脱泥潭的唯一选择

杨武正同样提出精益管理和数字化两大战略,2022年1月1日,他亲自写下一封给蓝光全体员工的家书,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。

杨武正给员工的承诺是:

”我们绝不会甩卖公司。“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原创首发|金角财经(F-Jinjiao)

作者|小迪

编辑|周大锤

旧人在跑,新人难笑。

在当代置业七年,32岁的雷志鑫一路从总裁助理升到集团执行总裁,成为当下地产职业经理人中唯一的90后总裁

几天前,昔日“明星职业经理人”朱荣斌辞任阳光城董事长兼总裁职务。而在当代置业内部,早在半年前就传出集团副总裁涂礼军离职的消息。

寒冬之中,整个地产行业在经历一场震荡剧烈的人员精减和人事变动,不论基层还是高层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雷志鑫(来源:中国房地产报)

据不完全统计,2021年全年有超过450名上市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

一批年轻人在挣扎之中,来到了漩涡中心。

他们,刚刚出山,就被要求成为“救世主”

“负二代”

年轻人到了父辈创业的年纪。

在房地产黄金年代,”房二代“享受着父辈们的财富和资源,令人艳羡。如今房地产在紧缩的政策和惨淡的市场环境下,风光不再,但房二代们和背后的家族企业,依然是责任共同体

子承父业,向来是中国人的传统。

2021年最后一周,27岁的曾俊凯入主此前一直是其胞姐任一把手的弘阳服务,此前,曾俊凯就已经出任弘阳地产的执行董事及副总裁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曾俊凯(来源:南京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)

“空降”弘阳服务的信号,被外界解读为曾俊凯正式接班曾焕沙

曾公子接过手的弘阳集团,正处在流动性危机之中。在曾俊凯任职弘阳服务的十天前,弘阳地产才向弘阳服务转让空置的256个车位,通过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方式,从弘阳服务套出1463万元,以应付短期的债务危机。

从弘阳地产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看,这家地产公司虽然“三道红线”全部达标,且账面上仍有175.8亿元,其中非受限资金为139.7亿元。然而,未来一年去除104.2亿元的短期借款之外,弘阳地产还有64亿元的贸易应付款和应付票据等待支付。今年4月,弘阳地产还有一笔4.5亿美元的代偿美元债。

曾俊凯的2022年,不会太好过。

比起这位2016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进入弘阳,历任助理总裁和区域总经理,拥有5年缓冲期的“房二代”,杨武正的接班显得格外仓促,并且挑战更大

这位95后,2020年从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毕业就直接进入蓝光发展出任董事,半年后又接任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分管投资体系、经营体系。2021年6月,26岁的杨武正从父亲杨铿手中接过董事长、总裁职务,也创造了一项新纪录——中国最年轻的地产董事长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杨武正(来源:蓝光发展集团官网)

有人统计近年50位接班的“房二代”,发现仅有杨武正一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

权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。比起“最年轻的房地产董事长”,看客们更喜欢管杨武正叫“最惨房二代”

千亿重担接手不久,雷就爆了。

7月,蓝光发展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。12月21日,蓝光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58.81亿元

蓝光发展显然已经不堪重负。

这份公告发出不久后,蓝光准备将货值70亿元的三个项目以1元的价格转让,若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,蓝光将减少91.91亿元的负债。但这次交易,随即遭到上交所“五连问”。

中国地产老板开始坑儿子了?

蓝光发展受上交所问询公告

这个1月,蓝光即将迎来一笔7.5亿美元的美元债,结局不难预见。

当然,在一众爆雷的房企中,比起依然活在父辈庇护下的”二代们“,临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。

恒大爆雷之后,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恒大集团领导客史档案记录》文档让许家印的两个儿子重新引起媒体关注。

这份文档首次曝光许家印两个儿子在恒大内部的职务,其大儿子许智健任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物业集团董事长,小儿子Peter Xu的职务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兼高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。

许智健

前者早在2012年就独立接手项目,并持有恒大投资企业上海全筑建筑装饰集团4.4%的股份,而后者向来神秘。

在许家印四处变卖资产还债之际,美国Dirt网站曾报道,Peter Xu以1250万美元甩卖位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一栋豪宅,替父还债

但除此之外,两位许公子一如既往地隐身。

最难“打工人”

雷志鑫是罕见的。

根据北森大数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,国内房企高管的平均年轻是43.6岁,其中80后占比不到1/3,85后占比仅有6.56%,90后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国内房企高管年龄及工龄分布

职业经理人的价值兑付期一般是在40岁到50岁。也就是说,像雷志鑫一样25岁前后入行的人,成为高管,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

雷志鑫的升迁速度远远超过一众70、80后的地产界的前辈们,但估计没有人和他道喜。

在他走马上任的几天前,停牌81天的当代置业终于复牌,短暂高开之后直接跳水,股价一度跌近40%,总市值仅剩6.46亿港元

当代置业近半年股价走势

比雷志鑫升迁更快的是当代置业债务堆叠的数字。

当代置业最新的财务公告显示,包括2021年逾期未偿的美元债,其未偿还美元债总额达到13.48亿美元。其中,今年2月份还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,利率为11.8%。

雷声已经响起,有人逆流而上,也有人见好就收。

地产职业经理人中,雷志鑫“最年轻总裁”名讳的前一位拥有者,是李和栗。2019年,32岁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执董兼联席总裁,但在去年6月,任期未满两年的李和栗选择出走中梁,独自创业。

李合栗(来源:乐居网)

曾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,称李和栗离职是因营销出身的他无法胜任董事会轮值,主攻战略和研究的业务调整。但这一说法随后被中梁否认。

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中梁控股的有息负债合计约为546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务约为232亿元,占比达到42%,短期内债务承压。这其中同样有不小的压力来自美元债,根据中梁公告,今年1月31日,中梁还有一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,截至目前,中梁已经累计回购1.21亿美元。

在回购美元债的同时,中梁也在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,精减人员。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今年1月份中梁裁员300人,并有近100人转岗地产集团

惨淡的行业大环境下,留下与升职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少的薪资

2020年,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监测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。这27家房企给537名高管发了9.7亿元的薪酬,平均每名高管181万元。上文提到的蓝光发展和阳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万排在中位,当代置业未披露高层年薪,有报道曾指出,当代置业执行董事陈音年薪为165万元,低于平均水平。

27家上市房企高管总薪酬篇排行榜(来源:南都地产)

警报在这一年响起。克尔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2020年地产人的薪酬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的趋势,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%,高于行业整体平均1.5%的薪酬减幅。

来到2021年,整个地产面临灾难式的收入减少。虽然年报未出,但惨状已经可以预见,除了多家房企已经明确将给高管降薪以缩减开支,临近年末,过去地产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年终奖也大幅缩水。

房地产行业号负责人张艳早前发起了一项《2022地产人年终奖调查》,近千份调查样本显示,超一半地产人没有年终奖,还有超过17%的地产人难以确定是否能够拿到年终奖。

拿到年终奖的地产人中,超六成年终奖同比下降,多达48.72%的地产人年终奖较去年跌幅在50%以上

搅动死水

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

2020年11月,90后郭晓群接棒父亲郭英成,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兼联席主席,以及佳兆业旗下物业版块佳兆业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。

这家公司在一年后同样深陷流动性的泥潭,但这位“搞科技的”房二代主导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谓不成功。

佳兆业202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目前,佳兆业的数字化尝试主要分布在营销、物联网、智慧化应用平台、信息化管理方面。其中智慧社区平台“小区管家”,已在全国130个城市服务2800多个中高端物业,该项目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达50%,增幅超过地产版块。

郭晓群(右2)

一批互联网职业经理人也在跨专业逆势入场

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视觉技术负责人王长虎从原岗位离职后,加入龙湖集团,成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团队的总经理;阿里副总裁范驰以联席CEO身份入职金地物业,负责数字化;另一位阿里副总裁、阿里云智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加盟万科,担任万物云管理合伙人和首席科学家CTO。

房地产的下一场征战已经拉开帷幕,改变,是他们摆脱泥潭的唯一选择

杨武正同样提出精益管理和数字化两大战略,2022年1月1日,他亲自写下一封给蓝光全体员工的家书,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。

杨武正给员工的承诺是:

”我们绝不会甩卖公司。“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2:06
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13:41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