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人族的禁忌(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)

在非洲草原地底,依然躲藏着为数众多狩猎采集者。 之前就听说其中有一座叫做蒂尼阿哈人,被称为印地安人。 仙人,把你们敌人吸引到或者杀死以后,只吃自己的骸骨。她在氏族部落里,一旦有人死亡,也…

一阵忐忑中,女人们的歌舞没有要停的意思,一直持续到晨曦初露……我们也睁着眼到了天亮……

亚马逊雨林的早晨,还是很美的。

安然睡醒的向导这才告诉他们,土著并不是要吃他们,而是村子里来客人了,她们觉得高兴,所以歌舞相庆。就这么简单……

朝阳升起,部落里的人开始化妆。红色的水果汁、黑色的木炭,就是他们的化妆品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我们一行人,也被热情的雅诺马马人拉着去化了一番。

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来了,男女老少,聚集在村子中yang的空地上,围城一个圈,走着、跳着、唱着。

向导告诉我们,他们一直绕圈,是因为在雅诺马马人的传说里,天地一直都是圆的。

他们向我们致意,顺手也把我们拉进了跳舞的队伍里。仿佛一夜间,我们就融入了他们。

歌罢舞休,有人搬了一个木桶到空地中间,里面是白色的液体。

向导说,这是雅诺马马人独有的自制饮料:口水饮料,由全村女人的口水制作而成的……

他们用河水把自种的木薯煮熟,捏碎之后,由村里的女人门将其放到嘴里面嚼,嚼碎之后再吐回木桶里——利用嘴里的酶来发酵。

储存一段时候就后,桶子里的东西就会变酸,有气泡冒出来,这饮料就可以喝了……

如果不知道它的制作原理还好,现在真端着口水饮料还真有点犯怵。

不喝确实对这些热情的土著们不礼貌,每人一碗,只得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:好喝!

这个村子依然保持着原始部落的风貌,但确实不那么原始了。村子里有人拿着手机,卡片相机,首领还带着一块电子表。

村子里还有一台电视,并配备了一个“信号锅”。

他们已经能通过电视,了解到外面的世界。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被遗忘的世界,他们有一个叫做累西腓的城市,还有一个叫做巴西的国家。

我们还被酋长拉到了部落的“议会”上。

第一个环节就是感谢我们,感谢我们带来了刀、烟草,还有一些日常的生产工具。第二步就是告诉印第安协会,希望能获得帮助。

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发觉部落里,人人都是演说家。

他们也希望有学校,也希望学会外部的文明,用来保护自己的文明。

村子人跟我们讲,他们希望去学习电脑,学习一些先进的科技和文化方面的知识;他们希望有学校,让孩子们接受教育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还保留着原始风貌的原始部落,但是也已经渐渐被现在社会文明所同化。

终于,我们还是问起了关于雅诺马马人“吃人”的习俗。土著们并不忌讳,说以前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这个传统他们保留了下来,但是现在不吃活人了,吃死人——依然很惊骇。这些死人也不再是敌人了,而是自己的亲人。在自己的亲人去世之后,吃他们的骨灰。

雅诺马马人,给我们再现了一次他们“吃人”的过程。有人拿出一包粉末,男人们上去蘸一小撮,用鼻子吸进去,那是致幻剂。

然后人们开始跳着舞,念叨着一些话。而后一个人拿过来一个篮子,里面有一个水果,他们用木棍把水果砸开,然后埋到地里,并在上面生火。

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骨灰。原来,曾经他们会吃掉那个篮子里的东西——骨灰,但是他们现在换成水果了。这是一个离城市比较近的部落,他们已经不再吃人、吃骨灰了,但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传统不能丢,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用水果替代。

在村子里,我们还发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姑娘,跟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。

但似乎小伙伴们总有点儿疏远她,女孩的脸上也总挂着落寞。

听村里面的人说,她是一位混血儿。十几年前,一队白人探险队来到了这里,其中一个白人和村子里的一位印第安姑娘发生了关系,随后就走了。

没多久那位印第安姑娘怀孕了,最后生下了这个小姑娘。

在土著部落里,是很讲究血统纯正的。所以这个小姑娘,在村子里还是会被瞧不起。

看着这个小姑娘,我们就会想到这个部落的未来。

在这个村子里,有时你会感到欣慰。文化在这个部落在延续,他们依然保留着许多传统,也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天性。

但也会感到隐隐的担忧,外部文明一点点地渗透,你会看到这些生长在亚马逊雨林的部落,正一点点被电视、卫星、手机、手表、发动机、化学纤维的衣服所改变。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。

离开了这个部落,我们决定继续往亚马逊丛林深处走。我们还是要去寻找保留着更为原始风貌的“食人族”。

要抵达这个部落,要沿着河流往上走,走进雨林的深处。

湍急的河里,处处险象环生。水里有漩涡,发动机螺旋就会空转,一旦失去动力,船就立刻被吹得掉头,一旦横在这种急流上,立刻就会翻滚倾覆,人也被立刻卷走。

遇到一个小瀑布,所有的人需要下船,所有的行李也都搬下船,只留我一个人在船上,帮助船家来冲上这个瀑布。

两次都没有成功,用了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冲上去。

最终,我们抵达了这个更为原始的雅诺马马部落。据说这个部落,是受巴西政fu所保护的,极少与外界接触。

在远处,就能听到远处部落欢呼的声音。刚进村子,我们就被热烈的舞蹈所震惊了。

这种热情,是比前一个村子还要纯粹和自然的。第一个部落或许还有些流程化的东西,但在这个部落,是对极少到访的客人,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这真的是一个极为原始的部落,面对着这星球上极少数还没有比人类改变过痕迹的森林,保留着最为纯粹和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我们跟随雅诺马马人去打猎。

卡莱卡用一根树皮,缠成了一个藤,就这么爬上去了。很快就带下来了树的果实。

砍下一颗水藤,立刻就成了“农夫山泉”。这种水藤在树上蜿蜒悬挂着,雨季里会保留许多的水分,刀劈开就能喝。

还是那句话,只要熟悉雨林,在雨林里什么都不缺。

卡莱卡吹着口哨,吸引着猎物,随手拉弓,射出。 可惜,由于我们的参与,大猎物都被吓走了,他最后只打到了一只小鸟。

有些失落地回到部落,女人们正在拔木薯。这种块根富含淀粉的植物,是部落里绝对的主食。

木薯会被去皮、磨碎,随后过滤水分。

随后放在火上烤数,在扔到屋顶晾干,最后变成木薯饼。


闲适的部落生活,突然被打破了:一群野猪闯进了村子。

我们傻傻地看着部落所有的男人都像疯了一样,拿着弓箭就冲了出去。

向导甚至拔出了手枪,也加入了“猎猪大作战”中…

把野猪抬回部落的一瞬间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

男人们还抓了一只小猪,于是送给了村里的小孩,当起了宠物…

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是部落的人处理完野猪,会专门把肠子扔到河里,给下游的食人鱼吃。他们所有的食物从山上来,他们也会把一部分还给自然。

在这个部落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慢。这个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很单纯,对于我们这批外来的客人,他们只有热情没有诉求。

我们在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还收获了一份特别珍贵的礼物。临走前,我把一件侣行文化衫送给了部落的酋长。不料酋长竟然摘下了自己头上象征酋长地位的王冠,戴到了我的头上。

要知道,它不仅仅是由稀有的金刚鹦鹉的羽毛编制而成的,而且还代表这个部落的荣耀和尊敬。另外一个插着金刚鹦鹉羽毛的花环,也被戴在了梁红的头上。

离别时,我们把发电机、电池和一些生活物资留给了他们。但是又有一些担忧和纠结——

我们把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留在这里,是否会破坏这个部落的原始面貌?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他们的生活,是否会让他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一辈儿的人们,不安于现状,而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,并离开这里?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现在地球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,已经是我们在亚马逊雨林里所能找到的最为原始的部落了。但他们目前,也没有了吃人或者吃骨灰的习俗。

据我们所了解,在其他偏远的地区,比如巴布亚新几内亚,当地的食人族,也一样早已没了吃人的习惯。

我们当然不并认为吃人的习俗值得挽留,也不想用任何有色眼镜去猎奇。只是想去还原一个“吃人”盛名之下的亚马逊部落,他们如何打猎、种植乃至生活,他们拥有怎样独特的文明。至少亲眼去看看。

现代文明,如章鱼般向四方伸出触角,深入到了地球的每个角落。这是应该高兴的。但相伴随着,则是其他生活细节的丢失。

而且,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部落,都欢迎这样的改变。

如果你知道在厄瓜多尔,因为石油开发,许多原始部落被驱赶,乃至灭绝。Tagaeri和Taromenane两个部落,自愿地逃入更深的丛林,从此不再与外人接触。

在巴西的奥拓图里亚苏印第安人保留地,当地的卡珀尔族自发组织起来,追捕非法伐木者,烧毁他们的卡车,驱逐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者。

在巴西与秘鲁交界的思维拉河流域,一些部落原住民们,因为毒枭和非法砍伐而流离失所,房子被火烧掉,亲人被开枪打死。

你或许会和我们一样觉得:他们的文明值得凝视。

食人族的禁忌,在部落的等级的排列,男人排第一位,猪第二位,女人第三位,可怕的部落。

整个部落的房屋都是用杂草,树皮,棕櫊叶等搭建而成的。

可悲的女人。女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吃法也有选择,生殖器官首先被 吃掉,连新生儿,尤其是女孩,死人都不会放过。

眼前的雅诺马马人,和我想象中的原始部落有些不一样:他们的房子、以及装饰还很原始,所有人都光着上身,包括女人;但是他们穿着城市里人穿的大裤衩,茅屋里还亮着电灯。

人们依次上来,和我们一一拥抱,算是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。几十个小时的舟车劳顿,我们开始搭帐篷,安营扎寨。

半夜,虽然疲惫,但是有些睡得不踏实,毕竟我们现在周围的人,都曾经是食人族…

半夜三点,我们突然被阵阵歌声吵醒了。探出帐篷,竟发现外边篝火边,部落里的女人们,在一起载歌载舞…

我们有点儿没搞清楚状况,大半夜的这么一出,挺吓人的,土著们们是在吃人前的准备仪式么?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一阵忐忑中,女人们的歌舞没有要停的意思,一直持续到晨曦初露……我们也睁着眼到了天亮……

亚马逊雨林的早晨,还是很美的。

安然睡醒的向导这才告诉他们,土著并不是要吃他们,而是村子里来客人了,她们觉得高兴,所以歌舞相庆。就这么简单……

朝阳升起,部落里的人开始化妆。红色的水果汁、黑色的木炭,就是他们的化妆品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我们一行人,也被热情的雅诺马马人拉着去化了一番。

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来了,男女老少,聚集在村子中yang的空地上,围城一个圈,走着、跳着、唱着。

向导告诉我们,他们一直绕圈,是因为在雅诺马马人的传说里,天地一直都是圆的。

他们向我们致意,顺手也把我们拉进了跳舞的队伍里。仿佛一夜间,我们就融入了他们。

歌罢舞休,有人搬了一个木桶到空地中间,里面是白色的液体。

向导说,这是雅诺马马人独有的自制饮料:口水饮料,由全村女人的口水制作而成的……

他们用河水把自种的木薯煮熟,捏碎之后,由村里的女人门将其放到嘴里面嚼,嚼碎之后再吐回木桶里——利用嘴里的酶来发酵。

储存一段时候就后,桶子里的东西就会变酸,有气泡冒出来,这饮料就可以喝了……

如果不知道它的制作原理还好,现在真端着口水饮料还真有点犯怵。

不喝确实对这些热情的土著们不礼貌,每人一碗,只得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:好喝!

这个村子依然保持着原始部落的风貌,但确实不那么原始了。村子里有人拿着手机,卡片相机,首领还带着一块电子表。

村子里还有一台电视,并配备了一个“信号锅”。

他们已经能通过电视,了解到外面的世界。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被遗忘的世界,他们有一个叫做累西腓的城市,还有一个叫做巴西的国家。

我们还被酋长拉到了部落的“议会”上。

第一个环节就是感谢我们,感谢我们带来了刀、烟草,还有一些日常的生产工具。第二步就是告诉印第安协会,希望能获得帮助。

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发觉部落里,人人都是演说家。

他们也希望有学校,也希望学会外部的文明,用来保护自己的文明。

村子人跟我们讲,他们希望去学习电脑,学习一些先进的科技和文化方面的知识;他们希望有学校,让孩子们接受教育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还保留着原始风貌的原始部落,但是也已经渐渐被现在社会文明所同化。

终于,我们还是问起了关于雅诺马马人“吃人”的习俗。土著们并不忌讳,说以前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这个传统他们保留了下来,但是现在不吃活人了,吃死人——依然很惊骇。这些死人也不再是敌人了,而是自己的亲人。在自己的亲人去世之后,吃他们的骨灰。

雅诺马马人,给我们再现了一次他们“吃人”的过程。有人拿出一包粉末,男人们上去蘸一小撮,用鼻子吸进去,那是致幻剂。

然后人们开始跳着舞,念叨着一些话。而后一个人拿过来一个篮子,里面有一个水果,他们用木棍把水果砸开,然后埋到地里,并在上面生火。

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骨灰。原来,曾经他们会吃掉那个篮子里的东西——骨灰,但是他们现在换成水果了。这是一个离城市比较近的部落,他们已经不再吃人、吃骨灰了,但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传统不能丢,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用水果替代。

在村子里,我们还发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姑娘,跟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。

但似乎小伙伴们总有点儿疏远她,女孩的脸上也总挂着落寞。

听村里面的人说,她是一位混血儿。十几年前,一队白人探险队来到了这里,其中一个白人和村子里的一位印第安姑娘发生了关系,随后就走了。

没多久那位印第安姑娘怀孕了,最后生下了这个小姑娘。

在土著部落里,是很讲究血统纯正的。所以这个小姑娘,在村子里还是会被瞧不起。

看着这个小姑娘,我们就会想到这个部落的未来。

在这个村子里,有时你会感到欣慰。文化在这个部落在延续,他们依然保留着许多传统,也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天性。

但也会感到隐隐的担忧,外部文明一点点地渗透,你会看到这些生长在亚马逊雨林的部落,正一点点被电视、卫星、手机、手表、发动机、化学纤维的衣服所改变。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。

离开了这个部落,我们决定继续往亚马逊丛林深处走。我们还是要去寻找保留着更为原始风貌的“食人族”。

要抵达这个部落,要沿着河流往上走,走进雨林的深处。

湍急的河里,处处险象环生。水里有漩涡,发动机螺旋就会空转,一旦失去动力,船就立刻被吹得掉头,一旦横在这种急流上,立刻就会翻滚倾覆,人也被立刻卷走。

遇到一个小瀑布,所有的人需要下船,所有的行李也都搬下船,只留我一个人在船上,帮助船家来冲上这个瀑布。

两次都没有成功,用了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冲上去。

最终,我们抵达了这个更为原始的雅诺马马部落。据说这个部落,是受巴西政fu所保护的,极少与外界接触。

在远处,就能听到远处部落欢呼的声音。刚进村子,我们就被热烈的舞蹈所震惊了。

这种热情,是比前一个村子还要纯粹和自然的。第一个部落或许还有些流程化的东西,但在这个部落,是对极少到访的客人,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这真的是一个极为原始的部落,面对着这星球上极少数还没有比人类改变过痕迹的森林,保留着最为纯粹和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我们跟随雅诺马马人去打猎。

卡莱卡用一根树皮,缠成了一个藤,就这么爬上去了。很快就带下来了树的果实。

砍下一颗水藤,立刻就成了“农夫山泉”。这种水藤在树上蜿蜒悬挂着,雨季里会保留许多的水分,刀劈开就能喝。

还是那句话,只要熟悉雨林,在雨林里什么都不缺。

卡莱卡吹着口哨,吸引着猎物,随手拉弓,射出。 可惜,由于我们的参与,大猎物都被吓走了,他最后只打到了一只小鸟。

有些失落地回到部落,女人们正在拔木薯。这种块根富含淀粉的植物,是部落里绝对的主食。

木薯会被去皮、磨碎,随后过滤水分。

随后放在火上烤数,在扔到屋顶晾干,最后变成木薯饼。


闲适的部落生活,突然被打破了:一群野猪闯进了村子。

我们傻傻地看着部落所有的男人都像疯了一样,拿着弓箭就冲了出去。

向导甚至拔出了手枪,也加入了“猎猪大作战”中…

把野猪抬回部落的一瞬间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

男人们还抓了一只小猪,于是送给了村里的小孩,当起了宠物…

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是部落的人处理完野猪,会专门把肠子扔到河里,给下游的食人鱼吃。他们所有的食物从山上来,他们也会把一部分还给自然。

在这个部落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慢。这个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很单纯,对于我们这批外来的客人,他们只有热情没有诉求。

我们在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还收获了一份特别珍贵的礼物。临走前,我把一件侣行文化衫送给了部落的酋长。不料酋长竟然摘下了自己头上象征酋长地位的王冠,戴到了我的头上。

要知道,它不仅仅是由稀有的金刚鹦鹉的羽毛编制而成的,而且还代表这个部落的荣耀和尊敬。另外一个插着金刚鹦鹉羽毛的花环,也被戴在了梁红的头上。

离别时,我们把发电机、电池和一些生活物资留给了他们。但是又有一些担忧和纠结——

我们把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留在这里,是否会破坏这个部落的原始面貌?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他们的生活,是否会让他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一辈儿的人们,不安于现状,而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,并离开这里?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现在地球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,已经是我们在亚马逊雨林里所能找到的最为原始的部落了。但他们目前,也没有了吃人或者吃骨灰的习俗。

据我们所了解,在其他偏远的地区,比如巴布亚新几内亚,当地的食人族,也一样早已没了吃人的习惯。

我们当然不并认为吃人的习俗值得挽留,也不想用任何有色眼镜去猎奇。只是想去还原一个“吃人”盛名之下的亚马逊部落,他们如何打猎、种植乃至生活,他们拥有怎样独特的文明。至少亲眼去看看。

现代文明,如章鱼般向四方伸出触角,深入到了地球的每个角落。这是应该高兴的。但相伴随着,则是其他生活细节的丢失。

而且,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部落,都欢迎这样的改变。

如果你知道在厄瓜多尔,因为石油开发,许多原始部落被驱赶,乃至灭绝。Tagaeri和Taromenane两个部落,自愿地逃入更深的丛林,从此不再与外人接触。

在巴西的奥拓图里亚苏印第安人保留地,当地的卡珀尔族自发组织起来,追捕非法伐木者,烧毁他们的卡车,驱逐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者。

在巴西与秘鲁交界的思维拉河流域,一些部落原住民们,因为毒枭和非法砍伐而流离失所,房子被火烧掉,亲人被开枪打死。

你或许会和我们一样觉得:他们的文明值得凝视。

食人族的禁忌,在部落的等级的排列,男人排第一位,猪第二位,女人第三位,可怕的部落。

整个部落的房屋都是用杂草,树皮,棕櫊叶等搭建而成的。

可悲的女人。女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吃法也有选择,生殖器官首先被 吃掉,连新生儿,尤其是女孩,死人都不会放过。

到了半夜,白天我们一行人还在兴奋地讨论着河里的鳄鱼、巨蟒,这会儿都转化成了忐忑。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:真遇到食人族了,他们会不会吃掉我们?

再次上岸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向导告诉我们,再步行几分钟,就将抵达雅诺马马人部落了。在我们还心有担忧的时候,几间茅草屋出现在眼前。土著们也都聚在中圈,等着迎接我们。原来向导已经通知过他们:有客人要来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眼前的雅诺马马人,和我想象中的原始部落有些不一样:他们的房子、以及装饰还很原始,所有人都光着上身,包括女人;但是他们穿着城市里人穿的大裤衩,茅屋里还亮着电灯。

人们依次上来,和我们一一拥抱,算是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。几十个小时的舟车劳顿,我们开始搭帐篷,安营扎寨。

半夜,虽然疲惫,但是有些睡得不踏实,毕竟我们现在周围的人,都曾经是食人族…

半夜三点,我们突然被阵阵歌声吵醒了。探出帐篷,竟发现外边篝火边,部落里的女人们,在一起载歌载舞…

我们有点儿没搞清楚状况,大半夜的这么一出,挺吓人的,土著们们是在吃人前的准备仪式么?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一阵忐忑中,女人们的歌舞没有要停的意思,一直持续到晨曦初露……我们也睁着眼到了天亮……

亚马逊雨林的早晨,还是很美的。

安然睡醒的向导这才告诉他们,土著并不是要吃他们,而是村子里来客人了,她们觉得高兴,所以歌舞相庆。就这么简单……

朝阳升起,部落里的人开始化妆。红色的水果汁、黑色的木炭,就是他们的化妆品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我们一行人,也被热情的雅诺马马人拉着去化了一番。

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来了,男女老少,聚集在村子中yang的空地上,围城一个圈,走着、跳着、唱着。

向导告诉我们,他们一直绕圈,是因为在雅诺马马人的传说里,天地一直都是圆的。

他们向我们致意,顺手也把我们拉进了跳舞的队伍里。仿佛一夜间,我们就融入了他们。

歌罢舞休,有人搬了一个木桶到空地中间,里面是白色的液体。

向导说,这是雅诺马马人独有的自制饮料:口水饮料,由全村女人的口水制作而成的……

他们用河水把自种的木薯煮熟,捏碎之后,由村里的女人门将其放到嘴里面嚼,嚼碎之后再吐回木桶里——利用嘴里的酶来发酵。

储存一段时候就后,桶子里的东西就会变酸,有气泡冒出来,这饮料就可以喝了……

如果不知道它的制作原理还好,现在真端着口水饮料还真有点犯怵。

不喝确实对这些热情的土著们不礼貌,每人一碗,只得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:好喝!

这个村子依然保持着原始部落的风貌,但确实不那么原始了。村子里有人拿着手机,卡片相机,首领还带着一块电子表。

村子里还有一台电视,并配备了一个“信号锅”。

他们已经能通过电视,了解到外面的世界。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被遗忘的世界,他们有一个叫做累西腓的城市,还有一个叫做巴西的国家。

我们还被酋长拉到了部落的“议会”上。

第一个环节就是感谢我们,感谢我们带来了刀、烟草,还有一些日常的生产工具。第二步就是告诉印第安协会,希望能获得帮助。

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发觉部落里,人人都是演说家。

他们也希望有学校,也希望学会外部的文明,用来保护自己的文明。

村子人跟我们讲,他们希望去学习电脑,学习一些先进的科技和文化方面的知识;他们希望有学校,让孩子们接受教育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还保留着原始风貌的原始部落,但是也已经渐渐被现在社会文明所同化。

终于,我们还是问起了关于雅诺马马人“吃人”的习俗。土著们并不忌讳,说以前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这个传统他们保留了下来,但是现在不吃活人了,吃死人——依然很惊骇。这些死人也不再是敌人了,而是自己的亲人。在自己的亲人去世之后,吃他们的骨灰。

雅诺马马人,给我们再现了一次他们“吃人”的过程。有人拿出一包粉末,男人们上去蘸一小撮,用鼻子吸进去,那是致幻剂。

然后人们开始跳着舞,念叨着一些话。而后一个人拿过来一个篮子,里面有一个水果,他们用木棍把水果砸开,然后埋到地里,并在上面生火。

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骨灰。原来,曾经他们会吃掉那个篮子里的东西——骨灰,但是他们现在换成水果了。这是一个离城市比较近的部落,他们已经不再吃人、吃骨灰了,但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传统不能丢,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用水果替代。

在村子里,我们还发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姑娘,跟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。

但似乎小伙伴们总有点儿疏远她,女孩的脸上也总挂着落寞。

听村里面的人说,她是一位混血儿。十几年前,一队白人探险队来到了这里,其中一个白人和村子里的一位印第安姑娘发生了关系,随后就走了。

没多久那位印第安姑娘怀孕了,最后生下了这个小姑娘。

在土著部落里,是很讲究血统纯正的。所以这个小姑娘,在村子里还是会被瞧不起。

看着这个小姑娘,我们就会想到这个部落的未来。

在这个村子里,有时你会感到欣慰。文化在这个部落在延续,他们依然保留着许多传统,也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天性。

但也会感到隐隐的担忧,外部文明一点点地渗透,你会看到这些生长在亚马逊雨林的部落,正一点点被电视、卫星、手机、手表、发动机、化学纤维的衣服所改变。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。

离开了这个部落,我们决定继续往亚马逊丛林深处走。我们还是要去寻找保留着更为原始风貌的“食人族”。

要抵达这个部落,要沿着河流往上走,走进雨林的深处。

湍急的河里,处处险象环生。水里有漩涡,发动机螺旋就会空转,一旦失去动力,船就立刻被吹得掉头,一旦横在这种急流上,立刻就会翻滚倾覆,人也被立刻卷走。

遇到一个小瀑布,所有的人需要下船,所有的行李也都搬下船,只留我一个人在船上,帮助船家来冲上这个瀑布。

两次都没有成功,用了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冲上去。

最终,我们抵达了这个更为原始的雅诺马马部落。据说这个部落,是受巴西政fu所保护的,极少与外界接触。

在远处,就能听到远处部落欢呼的声音。刚进村子,我们就被热烈的舞蹈所震惊了。

这种热情,是比前一个村子还要纯粹和自然的。第一个部落或许还有些流程化的东西,但在这个部落,是对极少到访的客人,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这真的是一个极为原始的部落,面对着这星球上极少数还没有比人类改变过痕迹的森林,保留着最为纯粹和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我们跟随雅诺马马人去打猎。

卡莱卡用一根树皮,缠成了一个藤,就这么爬上去了。很快就带下来了树的果实。

砍下一颗水藤,立刻就成了“农夫山泉”。这种水藤在树上蜿蜒悬挂着,雨季里会保留许多的水分,刀劈开就能喝。

还是那句话,只要熟悉雨林,在雨林里什么都不缺。

卡莱卡吹着口哨,吸引着猎物,随手拉弓,射出。 可惜,由于我们的参与,大猎物都被吓走了,他最后只打到了一只小鸟。

有些失落地回到部落,女人们正在拔木薯。这种块根富含淀粉的植物,是部落里绝对的主食。

木薯会被去皮、磨碎,随后过滤水分。

随后放在火上烤数,在扔到屋顶晾干,最后变成木薯饼。


闲适的部落生活,突然被打破了:一群野猪闯进了村子。

我们傻傻地看着部落所有的男人都像疯了一样,拿着弓箭就冲了出去。

向导甚至拔出了手枪,也加入了“猎猪大作战”中…

把野猪抬回部落的一瞬间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

男人们还抓了一只小猪,于是送给了村里的小孩,当起了宠物…

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是部落的人处理完野猪,会专门把肠子扔到河里,给下游的食人鱼吃。他们所有的食物从山上来,他们也会把一部分还给自然。

在这个部落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慢。这个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很单纯,对于我们这批外来的客人,他们只有热情没有诉求。

我们在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还收获了一份特别珍贵的礼物。临走前,我把一件侣行文化衫送给了部落的酋长。不料酋长竟然摘下了自己头上象征酋长地位的王冠,戴到了我的头上。

要知道,它不仅仅是由稀有的金刚鹦鹉的羽毛编制而成的,而且还代表这个部落的荣耀和尊敬。另外一个插着金刚鹦鹉羽毛的花环,也被戴在了梁红的头上。

离别时,我们把发电机、电池和一些生活物资留给了他们。但是又有一些担忧和纠结——

我们把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留在这里,是否会破坏这个部落的原始面貌?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他们的生活,是否会让他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一辈儿的人们,不安于现状,而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,并离开这里?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现在地球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,已经是我们在亚马逊雨林里所能找到的最为原始的部落了。但他们目前,也没有了吃人或者吃骨灰的习俗。

据我们所了解,在其他偏远的地区,比如巴布亚新几内亚,当地的食人族,也一样早已没了吃人的习惯。

我们当然不并认为吃人的习俗值得挽留,也不想用任何有色眼镜去猎奇。只是想去还原一个“吃人”盛名之下的亚马逊部落,他们如何打猎、种植乃至生活,他们拥有怎样独特的文明。至少亲眼去看看。

现代文明,如章鱼般向四方伸出触角,深入到了地球的每个角落。这是应该高兴的。但相伴随着,则是其他生活细节的丢失。

而且,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部落,都欢迎这样的改变。

如果你知道在厄瓜多尔,因为石油开发,许多原始部落被驱赶,乃至灭绝。Tagaeri和Taromenane两个部落,自愿地逃入更深的丛林,从此不再与外人接触。

在巴西的奥拓图里亚苏印第安人保留地,当地的卡珀尔族自发组织起来,追捕非法伐木者,烧毁他们的卡车,驱逐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者。

在巴西与秘鲁交界的思维拉河流域,一些部落原住民们,因为毒枭和非法砍伐而流离失所,房子被火烧掉,亲人被开枪打死。

你或许会和我们一样觉得:他们的文明值得凝视。

食人族的禁忌,在部落的等级的排列,男人排第一位,猪第二位,女人第三位,可怕的部落。

整个部落的房屋都是用杂草,树皮,棕櫊叶等搭建而成的。

可悲的女人。女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吃法也有选择,生殖器官首先被 吃掉,连新生儿,尤其是女孩,死人都不会放过。

通过累西腓的印第安协会,我们找到了一个熟悉食人族的专业向导。

深入丛林,道路泥泞,非常难走,颠簸中随时有翻车的危险。

开了四个小时,弃车上船,接下来又是接近二十个小时的亚马逊河漂流之旅…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到了半夜,白天我们一行人还在兴奋地讨论着河里的鳄鱼、巨蟒,这会儿都转化成了忐忑。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:真遇到食人族了,他们会不会吃掉我们?

再次上岸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向导告诉我们,再步行几分钟,就将抵达雅诺马马人部落了。在我们还心有担忧的时候,几间茅草屋出现在眼前。土著们也都聚在中圈,等着迎接我们。原来向导已经通知过他们:有客人要来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眼前的雅诺马马人,和我想象中的原始部落有些不一样:他们的房子、以及装饰还很原始,所有人都光着上身,包括女人;但是他们穿着城市里人穿的大裤衩,茅屋里还亮着电灯。

人们依次上来,和我们一一拥抱,算是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。几十个小时的舟车劳顿,我们开始搭帐篷,安营扎寨。

半夜,虽然疲惫,但是有些睡得不踏实,毕竟我们现在周围的人,都曾经是食人族…

半夜三点,我们突然被阵阵歌声吵醒了。探出帐篷,竟发现外边篝火边,部落里的女人们,在一起载歌载舞…

我们有点儿没搞清楚状况,大半夜的这么一出,挺吓人的,土著们们是在吃人前的准备仪式么?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一阵忐忑中,女人们的歌舞没有要停的意思,一直持续到晨曦初露……我们也睁着眼到了天亮……

亚马逊雨林的早晨,还是很美的。

安然睡醒的向导这才告诉他们,土著并不是要吃他们,而是村子里来客人了,她们觉得高兴,所以歌舞相庆。就这么简单……

朝阳升起,部落里的人开始化妆。红色的水果汁、黑色的木炭,就是他们的化妆品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我们一行人,也被热情的雅诺马马人拉着去化了一番。

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来了,男女老少,聚集在村子中yang的空地上,围城一个圈,走着、跳着、唱着。

向导告诉我们,他们一直绕圈,是因为在雅诺马马人的传说里,天地一直都是圆的。

他们向我们致意,顺手也把我们拉进了跳舞的队伍里。仿佛一夜间,我们就融入了他们。

歌罢舞休,有人搬了一个木桶到空地中间,里面是白色的液体。

向导说,这是雅诺马马人独有的自制饮料:口水饮料,由全村女人的口水制作而成的……

他们用河水把自种的木薯煮熟,捏碎之后,由村里的女人门将其放到嘴里面嚼,嚼碎之后再吐回木桶里——利用嘴里的酶来发酵。

储存一段时候就后,桶子里的东西就会变酸,有气泡冒出来,这饮料就可以喝了……

如果不知道它的制作原理还好,现在真端着口水饮料还真有点犯怵。

不喝确实对这些热情的土著们不礼貌,每人一碗,只得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:好喝!

这个村子依然保持着原始部落的风貌,但确实不那么原始了。村子里有人拿着手机,卡片相机,首领还带着一块电子表。

村子里还有一台电视,并配备了一个“信号锅”。

他们已经能通过电视,了解到外面的世界。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被遗忘的世界,他们有一个叫做累西腓的城市,还有一个叫做巴西的国家。

我们还被酋长拉到了部落的“议会”上。

第一个环节就是感谢我们,感谢我们带来了刀、烟草,还有一些日常的生产工具。第二步就是告诉印第安协会,希望能获得帮助。

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发觉部落里,人人都是演说家。

他们也希望有学校,也希望学会外部的文明,用来保护自己的文明。

村子人跟我们讲,他们希望去学习电脑,学习一些先进的科技和文化方面的知识;他们希望有学校,让孩子们接受教育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还保留着原始风貌的原始部落,但是也已经渐渐被现在社会文明所同化。

终于,我们还是问起了关于雅诺马马人“吃人”的习俗。土著们并不忌讳,说以前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这个传统他们保留了下来,但是现在不吃活人了,吃死人——依然很惊骇。这些死人也不再是敌人了,而是自己的亲人。在自己的亲人去世之后,吃他们的骨灰。

雅诺马马人,给我们再现了一次他们“吃人”的过程。有人拿出一包粉末,男人们上去蘸一小撮,用鼻子吸进去,那是致幻剂。

然后人们开始跳着舞,念叨着一些话。而后一个人拿过来一个篮子,里面有一个水果,他们用木棍把水果砸开,然后埋到地里,并在上面生火。

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骨灰。原来,曾经他们会吃掉那个篮子里的东西——骨灰,但是他们现在换成水果了。这是一个离城市比较近的部落,他们已经不再吃人、吃骨灰了,但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传统不能丢,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用水果替代。

在村子里,我们还发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姑娘,跟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。

但似乎小伙伴们总有点儿疏远她,女孩的脸上也总挂着落寞。

听村里面的人说,她是一位混血儿。十几年前,一队白人探险队来到了这里,其中一个白人和村子里的一位印第安姑娘发生了关系,随后就走了。

没多久那位印第安姑娘怀孕了,最后生下了这个小姑娘。

在土著部落里,是很讲究血统纯正的。所以这个小姑娘,在村子里还是会被瞧不起。

看着这个小姑娘,我们就会想到这个部落的未来。

在这个村子里,有时你会感到欣慰。文化在这个部落在延续,他们依然保留着许多传统,也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天性。

但也会感到隐隐的担忧,外部文明一点点地渗透,你会看到这些生长在亚马逊雨林的部落,正一点点被电视、卫星、手机、手表、发动机、化学纤维的衣服所改变。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。

离开了这个部落,我们决定继续往亚马逊丛林深处走。我们还是要去寻找保留着更为原始风貌的“食人族”。

要抵达这个部落,要沿着河流往上走,走进雨林的深处。

湍急的河里,处处险象环生。水里有漩涡,发动机螺旋就会空转,一旦失去动力,船就立刻被吹得掉头,一旦横在这种急流上,立刻就会翻滚倾覆,人也被立刻卷走。

遇到一个小瀑布,所有的人需要下船,所有的行李也都搬下船,只留我一个人在船上,帮助船家来冲上这个瀑布。

两次都没有成功,用了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冲上去。

最终,我们抵达了这个更为原始的雅诺马马部落。据说这个部落,是受巴西政fu所保护的,极少与外界接触。

在远处,就能听到远处部落欢呼的声音。刚进村子,我们就被热烈的舞蹈所震惊了。

这种热情,是比前一个村子还要纯粹和自然的。第一个部落或许还有些流程化的东西,但在这个部落,是对极少到访的客人,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这真的是一个极为原始的部落,面对着这星球上极少数还没有比人类改变过痕迹的森林,保留着最为纯粹和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我们跟随雅诺马马人去打猎。

卡莱卡用一根树皮,缠成了一个藤,就这么爬上去了。很快就带下来了树的果实。

砍下一颗水藤,立刻就成了“农夫山泉”。这种水藤在树上蜿蜒悬挂着,雨季里会保留许多的水分,刀劈开就能喝。

还是那句话,只要熟悉雨林,在雨林里什么都不缺。

卡莱卡吹着口哨,吸引着猎物,随手拉弓,射出。 可惜,由于我们的参与,大猎物都被吓走了,他最后只打到了一只小鸟。

有些失落地回到部落,女人们正在拔木薯。这种块根富含淀粉的植物,是部落里绝对的主食。

木薯会被去皮、磨碎,随后过滤水分。

随后放在火上烤数,在扔到屋顶晾干,最后变成木薯饼。


闲适的部落生活,突然被打破了:一群野猪闯进了村子。

我们傻傻地看着部落所有的男人都像疯了一样,拿着弓箭就冲了出去。

向导甚至拔出了手枪,也加入了“猎猪大作战”中…

把野猪抬回部落的一瞬间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

男人们还抓了一只小猪,于是送给了村里的小孩,当起了宠物…

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是部落的人处理完野猪,会专门把肠子扔到河里,给下游的食人鱼吃。他们所有的食物从山上来,他们也会把一部分还给自然。

在这个部落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慢。这个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很单纯,对于我们这批外来的客人,他们只有热情没有诉求。

我们在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还收获了一份特别珍贵的礼物。临走前,我把一件侣行文化衫送给了部落的酋长。不料酋长竟然摘下了自己头上象征酋长地位的王冠,戴到了我的头上。

要知道,它不仅仅是由稀有的金刚鹦鹉的羽毛编制而成的,而且还代表这个部落的荣耀和尊敬。另外一个插着金刚鹦鹉羽毛的花环,也被戴在了梁红的头上。

离别时,我们把发电机、电池和一些生活物资留给了他们。但是又有一些担忧和纠结——

我们把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留在这里,是否会破坏这个部落的原始面貌?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他们的生活,是否会让他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一辈儿的人们,不安于现状,而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,并离开这里?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现在地球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,已经是我们在亚马逊雨林里所能找到的最为原始的部落了。但他们目前,也没有了吃人或者吃骨灰的习俗。

据我们所了解,在其他偏远的地区,比如巴布亚新几内亚,当地的食人族,也一样早已没了吃人的习惯。

我们当然不并认为吃人的习俗值得挽留,也不想用任何有色眼镜去猎奇。只是想去还原一个“吃人”盛名之下的亚马逊部落,他们如何打猎、种植乃至生活,他们拥有怎样独特的文明。至少亲眼去看看。

现代文明,如章鱼般向四方伸出触角,深入到了地球的每个角落。这是应该高兴的。但相伴随着,则是其他生活细节的丢失。

而且,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部落,都欢迎这样的改变。

如果你知道在厄瓜多尔,因为石油开发,许多原始部落被驱赶,乃至灭绝。Tagaeri和Taromenane两个部落,自愿地逃入更深的丛林,从此不再与外人接触。

在巴西的奥拓图里亚苏印第安人保留地,当地的卡珀尔族自发组织起来,追捕非法伐木者,烧毁他们的卡车,驱逐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者。

在巴西与秘鲁交界的思维拉河流域,一些部落原住民们,因为毒枭和非法砍伐而流离失所,房子被火烧掉,亲人被开枪打死。

你或许会和我们一样觉得:他们的文明值得凝视。

食人族的禁忌,在部落的等级的排列,男人排第一位,猪第二位,女人第三位,可怕的部落。

整个部落的房屋都是用杂草,树皮,棕櫊叶等搭建而成的。

可悲的女人。女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吃法也有选择,生殖器官首先被 吃掉,连新生儿,尤其是女孩,死人都不会放过。

在亚马逊丛林深处,依然生活着众多的原始部落。

很早就听说其中有一支叫做雅诺马马人,被称为食人族。

传说中,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后来在部落里,一旦有人死亡,也会把尸体烧掉,把骨灰分发给族人吃掉……

他们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?他们还吃人吗?

2014年,我们来到巴西,便想着去一探食人族的究竟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通过累西腓的印第安协会,我们找到了一个熟悉食人族的专业向导。

深入丛林,道路泥泞,非常难走,颠簸中随时有翻车的危险。

开了四个小时,弃车上船,接下来又是接近二十个小时的亚马逊河漂流之旅…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到了半夜,白天我们一行人还在兴奋地讨论着河里的鳄鱼、巨蟒,这会儿都转化成了忐忑。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:真遇到食人族了,他们会不会吃掉我们?

再次上岸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向导告诉我们,再步行几分钟,就将抵达雅诺马马人部落了。在我们还心有担忧的时候,几间茅草屋出现在眼前。土著们也都聚在中圈,等着迎接我们。原来向导已经通知过他们:有客人要来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眼前的雅诺马马人,和我想象中的原始部落有些不一样:他们的房子、以及装饰还很原始,所有人都光着上身,包括女人;但是他们穿着城市里人穿的大裤衩,茅屋里还亮着电灯。

人们依次上来,和我们一一拥抱,算是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。几十个小时的舟车劳顿,我们开始搭帐篷,安营扎寨。

半夜,虽然疲惫,但是有些睡得不踏实,毕竟我们现在周围的人,都曾经是食人族…

半夜三点,我们突然被阵阵歌声吵醒了。探出帐篷,竟发现外边篝火边,部落里的女人们,在一起载歌载舞…

我们有点儿没搞清楚状况,大半夜的这么一出,挺吓人的,土著们们是在吃人前的准备仪式么?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一阵忐忑中,女人们的歌舞没有要停的意思,一直持续到晨曦初露……我们也睁着眼到了天亮……

亚马逊雨林的早晨,还是很美的。

安然睡醒的向导这才告诉他们,土著并不是要吃他们,而是村子里来客人了,她们觉得高兴,所以歌舞相庆。就这么简单……

朝阳升起,部落里的人开始化妆。红色的水果汁、黑色的木炭,就是他们的化妆品。

地球上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我们一行人,也被热情的雅诺马马人拉着去化了一番。

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来了,男女老少,聚集在村子中yang的空地上,围城一个圈,走着、跳着、唱着。

向导告诉我们,他们一直绕圈,是因为在雅诺马马人的传说里,天地一直都是圆的。

他们向我们致意,顺手也把我们拉进了跳舞的队伍里。仿佛一夜间,我们就融入了他们。

歌罢舞休,有人搬了一个木桶到空地中间,里面是白色的液体。

向导说,这是雅诺马马人独有的自制饮料:口水饮料,由全村女人的口水制作而成的……

他们用河水把自种的木薯煮熟,捏碎之后,由村里的女人门将其放到嘴里面嚼,嚼碎之后再吐回木桶里——利用嘴里的酶来发酵。

储存一段时候就后,桶子里的东西就会变酸,有气泡冒出来,这饮料就可以喝了……

如果不知道它的制作原理还好,现在真端着口水饮料还真有点犯怵。

不喝确实对这些热情的土著们不礼貌,每人一碗,只得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:好喝!

这个村子依然保持着原始部落的风貌,但确实不那么原始了。村子里有人拿着手机,卡片相机,首领还带着一块电子表。

村子里还有一台电视,并配备了一个“信号锅”。

他们已经能通过电视,了解到外面的世界。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被遗忘的世界,他们有一个叫做累西腓的城市,还有一个叫做巴西的国家。

我们还被酋长拉到了部落的“议会”上。

第一个环节就是感谢我们,感谢我们带来了刀、烟草,还有一些日常的生产工具。第二步就是告诉印第安协会,希望能获得帮助。

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发觉部落里,人人都是演说家。

他们也希望有学校,也希望学会外部的文明,用来保护自己的文明。

村子人跟我们讲,他们希望去学习电脑,学习一些先进的科技和文化方面的知识;他们希望有学校,让孩子们接受教育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还保留着原始风貌的原始部落,但是也已经渐渐被现在社会文明所同化。

终于,我们还是问起了关于雅诺马马人“吃人”的习俗。土著们并不忌讳,说以前他们把敌人俘获或者杀死以后,会吃他们的尸体。这个传统他们保留了下来,但是现在不吃活人了,吃死人——依然很惊骇。这些死人也不再是敌人了,而是自己的亲人。在自己的亲人去世之后,吃他们的骨灰。

雅诺马马人,给我们再现了一次他们“吃人”的过程。有人拿出一包粉末,男人们上去蘸一小撮,用鼻子吸进去,那是致幻剂。

然后人们开始跳着舞,念叨着一些话。而后一个人拿过来一个篮子,里面有一个水果,他们用木棍把水果砸开,然后埋到地里,并在上面生火。

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骨灰。原来,曾经他们会吃掉那个篮子里的东西——骨灰,但是他们现在换成水果了。这是一个离城市比较近的部落,他们已经不再吃人、吃骨灰了,但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传统不能丢,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用水果替代。

在村子里,我们还发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姑娘,跟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。

但似乎小伙伴们总有点儿疏远她,女孩的脸上也总挂着落寞。

听村里面的人说,她是一位混血儿。十几年前,一队白人探险队来到了这里,其中一个白人和村子里的一位印第安姑娘发生了关系,随后就走了。

没多久那位印第安姑娘怀孕了,最后生下了这个小姑娘。

在土著部落里,是很讲究血统纯正的。所以这个小姑娘,在村子里还是会被瞧不起。

看着这个小姑娘,我们就会想到这个部落的未来。

在这个村子里,有时你会感到欣慰。文化在这个部落在延续,他们依然保留着许多传统,也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天性。

但也会感到隐隐的担忧,外部文明一点点地渗透,你会看到这些生长在亚马逊雨林的部落,正一点点被电视、卫星、手机、手表、发动机、化学纤维的衣服所改变。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改变,是好还是坏。

离开了这个部落,我们决定继续往亚马逊丛林深处走。我们还是要去寻找保留着更为原始风貌的“食人族”。

要抵达这个部落,要沿着河流往上走,走进雨林的深处。

湍急的河里,处处险象环生。水里有漩涡,发动机螺旋就会空转,一旦失去动力,船就立刻被吹得掉头,一旦横在这种急流上,立刻就会翻滚倾覆,人也被立刻卷走。

遇到一个小瀑布,所有的人需要下船,所有的行李也都搬下船,只留我一个人在船上,帮助船家来冲上这个瀑布。

两次都没有成功,用了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冲上去。

最终,我们抵达了这个更为原始的雅诺马马部落。据说这个部落,是受巴西政fu所保护的,极少与外界接触。

在远处,就能听到远处部落欢呼的声音。刚进村子,我们就被热烈的舞蹈所震惊了。

这种热情,是比前一个村子还要纯粹和自然的。第一个部落或许还有些流程化的东西,但在这个部落,是对极少到访的客人,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这真的是一个极为原始的部落,面对着这星球上极少数还没有比人类改变过痕迹的森林,保留着最为纯粹和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我们跟随雅诺马马人去打猎。

卡莱卡用一根树皮,缠成了一个藤,就这么爬上去了。很快就带下来了树的果实。

砍下一颗水藤,立刻就成了“农夫山泉”。这种水藤在树上蜿蜒悬挂着,雨季里会保留许多的水分,刀劈开就能喝。

还是那句话,只要熟悉雨林,在雨林里什么都不缺。

卡莱卡吹着口哨,吸引着猎物,随手拉弓,射出。 可惜,由于我们的参与,大猎物都被吓走了,他最后只打到了一只小鸟。

有些失落地回到部落,女人们正在拔木薯。这种块根富含淀粉的植物,是部落里绝对的主食。

木薯会被去皮、磨碎,随后过滤水分。

随后放在火上烤数,在扔到屋顶晾干,最后变成木薯饼。


闲适的部落生活,突然被打破了:一群野猪闯进了村子。

我们傻傻地看着部落所有的男人都像疯了一样,拿着弓箭就冲了出去。

向导甚至拔出了手枪,也加入了“猎猪大作战”中…

把野猪抬回部落的一瞬间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

男人们还抓了一只小猪,于是送给了村里的小孩,当起了宠物…

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是部落的人处理完野猪,会专门把肠子扔到河里,给下游的食人鱼吃。他们所有的食物从山上来,他们也会把一部分还给自然。

在这个部落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慢。这个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很单纯,对于我们这批外来的客人,他们只有热情没有诉求。

我们在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还收获了一份特别珍贵的礼物。临走前,我把一件侣行文化衫送给了部落的酋长。不料酋长竟然摘下了自己头上象征酋长地位的王冠,戴到了我的头上。

要知道,它不仅仅是由稀有的金刚鹦鹉的羽毛编制而成的,而且还代表这个部落的荣耀和尊敬。另外一个插着金刚鹦鹉羽毛的花环,也被戴在了梁红的头上。

离别时,我们把发电机、电池和一些生活物资留给了他们。但是又有一些担忧和纠结——

我们把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留在这里,是否会破坏这个部落的原始面貌?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他们的生活,是否会让他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一辈儿的人们,不安于现状,而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,并离开这里?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现在地球还有食人族存在吗?

这个雅诺马马人的部落,已经是我们在亚马逊雨林里所能找到的最为原始的部落了。但他们目前,也没有了吃人或者吃骨灰的习俗。

据我们所了解,在其他偏远的地区,比如巴布亚新几内亚,当地的食人族,也一样早已没了吃人的习惯。

我们当然不并认为吃人的习俗值得挽留,也不想用任何有色眼镜去猎奇。只是想去还原一个“吃人”盛名之下的亚马逊部落,他们如何打猎、种植乃至生活,他们拥有怎样独特的文明。至少亲眼去看看。

现代文明,如章鱼般向四方伸出触角,深入到了地球的每个角落。这是应该高兴的。但相伴随着,则是其他生活细节的丢失。

而且,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部落,都欢迎这样的改变。

如果你知道在厄瓜多尔,因为石油开发,许多原始部落被驱赶,乃至灭绝。Tagaeri和Taromenane两个部落,自愿地逃入更深的丛林,从此不再与外人接触。

在巴西的奥拓图里亚苏印第安人保留地,当地的卡珀尔族自发组织起来,追捕非法伐木者,烧毁他们的卡车,驱逐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者。

在巴西与秘鲁交界的思维拉河流域,一些部落原住民们,因为毒枭和非法砍伐而流离失所,房子被火烧掉,亲人被开枪打死。

你或许会和我们一样觉得:他们的文明值得凝视。

食人族的禁忌,在部落的等级的排列,男人排第一位,猪第二位,女人第三位,可怕的部落。

整个部落的房屋都是用杂草,树皮,棕櫊叶等搭建而成的。

可悲的女人。女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吃法也有选择,生殖器官首先被 吃掉,连新生儿,尤其是女孩,死人都不会放过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6:16
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6:26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