驼龙张素贞真实历史(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)

1925年1月9日,因为此时北方又逢高寒,使劲的泼一盆兰花热水,就会马上凝冻,毕竟在吉林白城街头,出现了一个一大“不好的现象”。 这几家全家人不仅不会围在房间里炭盆旁,而是应声转移到了充满冷风伦敦街头,左…

关于她是如何被卖到这种地方来的,当时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可信度最高的分别是私奔和被骗,私奔是说在当时因为张素珍样貌出众,于是引得一个路过的外乡人对之倾心。

小小年纪的张素珍哪里知道什么是情,什么是爱,在男人的花言巧语下,没几句话便被迷晕了头,认为自己的苦日子终将到头,这就是以后要跟自己一块睡炕头的人。

当张素珍把男子介绍给父亲后,起初还很满意,自听说要将张素珍带到外乡时,她父亲便死活不同意,扬言如果敢跑,就打断她的腿。

不难看出这只是一句常见的恐吓话,在那时候,一个女子被带到外乡,尤其还这么漂亮,多半是没有好下场,她的父亲希望这样可以留下张素珍。

可此时的张素珍眼中只有男子,既然父亲不同意,于是两人便约定,趁着月色偷跑,就这样,张素珍离开了家乡跟着男子到了长春城中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民国时期的长春

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进城后便换了一副嘴脸,转头就将张素珍卖到了妓院,随后拿着沉甸甸的银元,大摇大摆地离开,至于张素珍的死活,又不关他的事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再加上当时社会动乱,像张素珍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不少人就专门在各个地方游荡,专挑好看的姑娘下手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长大的张素珍不愿父亲继续干活养活自己,恰巧有人说他能找到工作,就是离家有些远,不过每个月挣的钱可不少。

张素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告别了父亲后便跟着那人进城找工作,结果自然是被卖到了妓院当中,别说是挣钱了,一不小心还要遭到毒打。

老照片:老鸨在对着镜子化妆

刚开始,张素珍还会奋力反抗,以死相逼来威胁老鸨,毕竟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的留在了妓院,那么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。

可那老鸨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,这些被骗来的女子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针对这种人,她们有的是办法,毒打只是其中一种,往往会以各种方式羞辱,让这些被骗来的女子心中的底线接连降低。

后面再饿上几天,给口饱饭,基本上这人就不会反抗,张素珍便是被如此对待,起初宁死不屈,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最终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局。

就这样,在被卖一段时间后,张素珍开始接客,不像电视剧中一样,有个英雄突然跳出来将其解救,又或者说,这样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让英雄忙不过来了。

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时间中,张素珍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,一度想要了结自己,但一个男人的出现,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道曙光,张素珍也因此变成了那个令人畏惧的女土匪“驼龙”。

张素珍的“贵人”,土匪王福棠

一日,就如同往常般接客,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,此时的张素珍已经轻车熟路,接客次数多了,见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这次的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往常的人,在来到妓院后,不管在外面多么正人君子,在里面都会立马变成一脸淫相,这种人,张素珍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,而这个男子,虽说不是满脸正气,但脸上却带着点刚毅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这位男子便是当时的土匪王福棠,外号叫大龙,是“仁义军”的土匪头子,第一次见面不仅是张素珍对他产生了兴趣,王福棠同样对张素珍也有了兴趣,出众的相貌,再加上不同其他女子的大气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几次下来,两人渐渐熟络,感情就这么来了,在听到张素珍的遭遇后,王福棠轻叹一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既然让他碰见了,再加上两情相悦,那就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本来王福棠是想好好交流,自己愿意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,并把张素珍给迎娶回山寨,这份待遇,是当时多少青楼女子的梦想啊。

但这老鸨也是明白人,张素珍样貌好,算是她的摇钱树,如果就这么放跑了,那么损失只会更大,于是不管王福棠如何说,她都是一口否决。

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也就没辙了,但王福棠是何人啊,仁义军的头子,虽然说是仁义军,但还是土匪,既然不愿好好说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即就让人把老鸨的儿子给绑了,一个男孩半条命,老鸨得知是王福棠绑的后,就算再心疼也只能将张素珍拱手让出。

就这样,张素珍被王福棠给赎了出来,或许张素珍也曾幻想过有人把自己从这暗无天日的妓院中解救出去,但肯定想不到,到头来竟是一个土匪给了她新生。

成为压寨夫人后,经过此前被骗的经验,张素珍明白手无寸铁只能任由欺负,便缠着王福棠教她打枪和简单的武术,王福棠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趣,就教了。

后来王福棠怎么也没想到,张素珍对此勤学苦练,很快手中的功夫就不输一些老人,手上的枪法也越来越精湛,先是是震惊,震惊之后便是高兴,这可是凭空多了一个得力助手,还是自己媳妇,根本不用担心叛变。

为了彻底改变张素珍,王福棠干脆给她起了一个土匪名号,即“驼龙”,因为擅使双枪,所以又被称之为“双枪驼龙”,至此,曾经的张素珍已经成为过去,现在只有仁义军中的驼龙。

丈夫惨死,驼龙当家

在王福棠的教导下,驼龙不仅枪法熟练,精通骑马外,各种“黑话”也都是随口脱出,因此平时也跟着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行动。

虽然王福棠手下的土匪号称“仁义军”,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土匪的事实,既然想要生存,那么则必须去抢劫大户人家,在经过考察后,王福棠将目光瞄向了吉林德惠万宝的乱石山善人屯。

这个地方的富人不少,再加上当时土匪横行,最喜欢找的就是这些大户,于是各家各户也都准备了防御措施,因此善人屯防守极其严密,想要攻下,绝非易事。

于是这次王福棠叫上了全部匪众,包括现在已经熟练掌握打枪的驼龙,除此之外王福棠还联系其他地方的匪众,准备一同洗劫了善人屯。

原本以为此次行动会顺利,没曾想最终还是低估了善人屯的防御工事,当时有枪的可不仅仅是土匪和军阀,一些大户人家为了保家护院,也会偷偷配置一些。

要说善人屯中最大的富豪,那便是纪家,这也是王福棠等人的最终目标,结果其他地方都打掉了,纪家还是坚不可摧。

纪家的人也都明白,如果被攻破,不仅家中钱财尽失,还会有丧命的风险。

如果纪家选择让土匪进入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;同理,如果王福棠等人选择撤退,不仅前功尽弃,对以后的名望也都有损失,结果就是外面的土匪猛攻,里面的家丁死守,一旦谁退了,那么就完了。

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倾斜到了纪家,苦苦坚守几个时辰后,终于等来了当地的保安队,纵然土匪有枪,但跟纪律严明的保安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。

眼看支援到来,纪家家丁转守为攻,与外面的保安队里应外合将这一群土匪围在中间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少数人得以逃脱,大部分人被乱枪打死。

王福棠虽然侥幸逃脱,但由于身受重伤,所以还没等到回去,就死在了路上,倒是驼龙成功回到山寨。

这次的打击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是巨大的,不仅大当家的死了,一众小弟也都快没了,眼看着就要散伙,这时候驼龙站了出来,经过这些年王福棠的刻意培养,现在的驼龙已经有了匪首风范。

她表示要重振旗鼓,不仅要为死去的王福棠和兄弟们报仇,还要扩大自己的势力,尽管驼龙是个女子,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被卖到妓院,手无寸铁的少女了。

为夫报仇,血洗纪家

在她的领导下,手下的匪众渐渐从当初被打剩下的几十人,一直扩张到上千人,可见此时驼龙的能力和手段。

此时的驼龙眼中只有报仇,为了扩张势力,曾连续多次组织抢劫活动,当地的富户对其恨极了,为什么只有富户恨她驼龙?

因为驼龙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纵然此时为匪,但还是不愿对穷苦人家出手,抢劫也都是抢大户人家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处底线。

等势力扩张后,驼龙便亲自带队再次前往善人屯,这一次因为人多枪多,纪家并没有坚持太久就被攻破,随着驼龙一声令下,一众土匪开始血洗,连带着周围的村子也都没有放过,这便是东荒地血案。

由于之前就时常有民众举报,再加上这一次东荒地血案,驼龙算是彻底惹怒了张作霖,直接让心腹李杜不管带多少人,一定要抓住驼龙,剿灭这伙土匪。

此前虽说也有剿匪,但大多都是走走样子,现如今张大帅亲自下令,李杜怎敢怠慢,当即就带上人马,上山剿匪。

驼龙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家的土匪,在李杜有计划的围剿下,好不容易拉拢起来的势力再度被打散,就连驼龙也不得不独自逃跑。

1924年,被追剿的驼龙藏到一家名叫春香阁妓院当中,做起了老本行,让李杜的人直接断了线索。

后来经过调查,李杜得知驼龙很有可能藏身到妓院当中,于是便让手下中一个曾经绿林出身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报。

也幸亏这个小弟机灵,等确认身份后直接将驼龙拿下,没有给她半点机会,等后来查封这间屋子时,里面所藏的东西,令他满头冷汗。

原来屋子里面有个箱子,里面放的正是已经拉栓的枪支和弹药,如果当时有一点迟疑,或许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驼龙,而是她了,也可见驼龙的谨慎,随时随地不忘带着家伙。

驼龙居住过的房子

驼龙之争,紧急枪毙

抓到驼龙后,如何处置成了李杜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,因为在听说驼龙是个样貌极其好看的妇人后,张学良便发电报,让他李杜把人送到自己这边,如果仅仅只有张学良要驼龙那还好说,给就是了,随后又有一封电报传来。

即让他把驼龙送到八面城,这八面城则是张作霖结义兄弟吴俊升的地盘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说不管送到哪里,都会得罪另一方,而这两边还都是他李杜惹不起的大佬,少帅张学良日后必然继承东北军,而吴俊升又是他顶头上司,事关他的仕途路。

这时候手下人就出了一个主意,不管送到哪边,驼龙都有可能凭借手段和相貌上位,最终对他实施报复,既然如何,为何不先一步下手,两边都得罪,也就意味着两边都没有得罪。

李杜心想确实如此,于是拍下两张驼龙的照片发给张学良和吴俊升,随后第二天就将驼龙压到刑场,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观其一生,发现驼龙或者说张素珍的一生充满了悲剧,从小丧母,还是个姑娘时就被卖到妓院强制接客,好不容易逃出妓院,下一站也是土匪窝,这人生一路,充满了身不由己。

尽管其手上血债累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其内心深处还仅存这一点善良,不抢贫苦人家。

如果生在盛世而非乱世,按照她这样的性格,必然会是一个女强人,或者是一个女老板,最终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扶到老,只可惜生不逢时。

驼龙被枪毙

十六岁被卖妓院,被逼接客

驼龙是她的土匪名号,她本来的名字叫张素珍,也是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,虽说是个女孩,但在家中也是有母亲照顾,有父亲养家,童年这段时间,可以说是驼龙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在张素珍六岁时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在当时那个年代中,对于张素珍这样的家庭来说,除非是感冒发烧,其他大病基本没有救治的希望。

母亲去世,她常年跟着父亲相依为命,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,纵然母亲去世,但还有父亲在,将来虽说不能找个富贵人家,但肯定是饿不到肚子,可时代的特性并不想让张素珍好好过完这一生。

在张素珍16岁时,她被卖到长春的一家名叫玉堂春的妓院当中,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,被卖到了这种地方,张素珍的一生,几乎被毁了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关于她是如何被卖到这种地方来的,当时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可信度最高的分别是私奔和被骗,私奔是说在当时因为张素珍样貌出众,于是引得一个路过的外乡人对之倾心。

小小年纪的张素珍哪里知道什么是情,什么是爱,在男人的花言巧语下,没几句话便被迷晕了头,认为自己的苦日子终将到头,这就是以后要跟自己一块睡炕头的人。

当张素珍把男子介绍给父亲后,起初还很满意,自听说要将张素珍带到外乡时,她父亲便死活不同意,扬言如果敢跑,就打断她的腿。

不难看出这只是一句常见的恐吓话,在那时候,一个女子被带到外乡,尤其还这么漂亮,多半是没有好下场,她的父亲希望这样可以留下张素珍。

可此时的张素珍眼中只有男子,既然父亲不同意,于是两人便约定,趁着月色偷跑,就这样,张素珍离开了家乡跟着男子到了长春城中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民国时期的长春

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进城后便换了一副嘴脸,转头就将张素珍卖到了妓院,随后拿着沉甸甸的银元,大摇大摆地离开,至于张素珍的死活,又不关他的事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再加上当时社会动乱,像张素珍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不少人就专门在各个地方游荡,专挑好看的姑娘下手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长大的张素珍不愿父亲继续干活养活自己,恰巧有人说他能找到工作,就是离家有些远,不过每个月挣的钱可不少。

张素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告别了父亲后便跟着那人进城找工作,结果自然是被卖到了妓院当中,别说是挣钱了,一不小心还要遭到毒打。

老照片:老鸨在对着镜子化妆

刚开始,张素珍还会奋力反抗,以死相逼来威胁老鸨,毕竟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的留在了妓院,那么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。

可那老鸨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,这些被骗来的女子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针对这种人,她们有的是办法,毒打只是其中一种,往往会以各种方式羞辱,让这些被骗来的女子心中的底线接连降低。

后面再饿上几天,给口饱饭,基本上这人就不会反抗,张素珍便是被如此对待,起初宁死不屈,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最终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局。

就这样,在被卖一段时间后,张素珍开始接客,不像电视剧中一样,有个英雄突然跳出来将其解救,又或者说,这样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让英雄忙不过来了。

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时间中,张素珍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,一度想要了结自己,但一个男人的出现,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道曙光,张素珍也因此变成了那个令人畏惧的女土匪“驼龙”。

张素珍的“贵人”,土匪王福棠

一日,就如同往常般接客,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,此时的张素珍已经轻车熟路,接客次数多了,见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这次的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往常的人,在来到妓院后,不管在外面多么正人君子,在里面都会立马变成一脸淫相,这种人,张素珍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,而这个男子,虽说不是满脸正气,但脸上却带着点刚毅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这位男子便是当时的土匪王福棠,外号叫大龙,是“仁义军”的土匪头子,第一次见面不仅是张素珍对他产生了兴趣,王福棠同样对张素珍也有了兴趣,出众的相貌,再加上不同其他女子的大气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几次下来,两人渐渐熟络,感情就这么来了,在听到张素珍的遭遇后,王福棠轻叹一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既然让他碰见了,再加上两情相悦,那就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本来王福棠是想好好交流,自己愿意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,并把张素珍给迎娶回山寨,这份待遇,是当时多少青楼女子的梦想啊。

但这老鸨也是明白人,张素珍样貌好,算是她的摇钱树,如果就这么放跑了,那么损失只会更大,于是不管王福棠如何说,她都是一口否决。

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也就没辙了,但王福棠是何人啊,仁义军的头子,虽然说是仁义军,但还是土匪,既然不愿好好说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即就让人把老鸨的儿子给绑了,一个男孩半条命,老鸨得知是王福棠绑的后,就算再心疼也只能将张素珍拱手让出。

就这样,张素珍被王福棠给赎了出来,或许张素珍也曾幻想过有人把自己从这暗无天日的妓院中解救出去,但肯定想不到,到头来竟是一个土匪给了她新生。

成为压寨夫人后,经过此前被骗的经验,张素珍明白手无寸铁只能任由欺负,便缠着王福棠教她打枪和简单的武术,王福棠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趣,就教了。

后来王福棠怎么也没想到,张素珍对此勤学苦练,很快手中的功夫就不输一些老人,手上的枪法也越来越精湛,先是是震惊,震惊之后便是高兴,这可是凭空多了一个得力助手,还是自己媳妇,根本不用担心叛变。

为了彻底改变张素珍,王福棠干脆给她起了一个土匪名号,即“驼龙”,因为擅使双枪,所以又被称之为“双枪驼龙”,至此,曾经的张素珍已经成为过去,现在只有仁义军中的驼龙。

丈夫惨死,驼龙当家

在王福棠的教导下,驼龙不仅枪法熟练,精通骑马外,各种“黑话”也都是随口脱出,因此平时也跟着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行动。

虽然王福棠手下的土匪号称“仁义军”,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土匪的事实,既然想要生存,那么则必须去抢劫大户人家,在经过考察后,王福棠将目光瞄向了吉林德惠万宝的乱石山善人屯。

这个地方的富人不少,再加上当时土匪横行,最喜欢找的就是这些大户,于是各家各户也都准备了防御措施,因此善人屯防守极其严密,想要攻下,绝非易事。

于是这次王福棠叫上了全部匪众,包括现在已经熟练掌握打枪的驼龙,除此之外王福棠还联系其他地方的匪众,准备一同洗劫了善人屯。

原本以为此次行动会顺利,没曾想最终还是低估了善人屯的防御工事,当时有枪的可不仅仅是土匪和军阀,一些大户人家为了保家护院,也会偷偷配置一些。

要说善人屯中最大的富豪,那便是纪家,这也是王福棠等人的最终目标,结果其他地方都打掉了,纪家还是坚不可摧。

纪家的人也都明白,如果被攻破,不仅家中钱财尽失,还会有丧命的风险。

如果纪家选择让土匪进入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;同理,如果王福棠等人选择撤退,不仅前功尽弃,对以后的名望也都有损失,结果就是外面的土匪猛攻,里面的家丁死守,一旦谁退了,那么就完了。

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倾斜到了纪家,苦苦坚守几个时辰后,终于等来了当地的保安队,纵然土匪有枪,但跟纪律严明的保安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。

眼看支援到来,纪家家丁转守为攻,与外面的保安队里应外合将这一群土匪围在中间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少数人得以逃脱,大部分人被乱枪打死。

王福棠虽然侥幸逃脱,但由于身受重伤,所以还没等到回去,就死在了路上,倒是驼龙成功回到山寨。

这次的打击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是巨大的,不仅大当家的死了,一众小弟也都快没了,眼看着就要散伙,这时候驼龙站了出来,经过这些年王福棠的刻意培养,现在的驼龙已经有了匪首风范。

她表示要重振旗鼓,不仅要为死去的王福棠和兄弟们报仇,还要扩大自己的势力,尽管驼龙是个女子,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被卖到妓院,手无寸铁的少女了。

为夫报仇,血洗纪家

在她的领导下,手下的匪众渐渐从当初被打剩下的几十人,一直扩张到上千人,可见此时驼龙的能力和手段。

此时的驼龙眼中只有报仇,为了扩张势力,曾连续多次组织抢劫活动,当地的富户对其恨极了,为什么只有富户恨她驼龙?

因为驼龙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纵然此时为匪,但还是不愿对穷苦人家出手,抢劫也都是抢大户人家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处底线。

等势力扩张后,驼龙便亲自带队再次前往善人屯,这一次因为人多枪多,纪家并没有坚持太久就被攻破,随着驼龙一声令下,一众土匪开始血洗,连带着周围的村子也都没有放过,这便是东荒地血案。

由于之前就时常有民众举报,再加上这一次东荒地血案,驼龙算是彻底惹怒了张作霖,直接让心腹李杜不管带多少人,一定要抓住驼龙,剿灭这伙土匪。

此前虽说也有剿匪,但大多都是走走样子,现如今张大帅亲自下令,李杜怎敢怠慢,当即就带上人马,上山剿匪。

驼龙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家的土匪,在李杜有计划的围剿下,好不容易拉拢起来的势力再度被打散,就连驼龙也不得不独自逃跑。

1924年,被追剿的驼龙藏到一家名叫春香阁妓院当中,做起了老本行,让李杜的人直接断了线索。

后来经过调查,李杜得知驼龙很有可能藏身到妓院当中,于是便让手下中一个曾经绿林出身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报。

也幸亏这个小弟机灵,等确认身份后直接将驼龙拿下,没有给她半点机会,等后来查封这间屋子时,里面所藏的东西,令他满头冷汗。

原来屋子里面有个箱子,里面放的正是已经拉栓的枪支和弹药,如果当时有一点迟疑,或许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驼龙,而是她了,也可见驼龙的谨慎,随时随地不忘带着家伙。

驼龙居住过的房子

驼龙之争,紧急枪毙

抓到驼龙后,如何处置成了李杜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,因为在听说驼龙是个样貌极其好看的妇人后,张学良便发电报,让他李杜把人送到自己这边,如果仅仅只有张学良要驼龙那还好说,给就是了,随后又有一封电报传来。

即让他把驼龙送到八面城,这八面城则是张作霖结义兄弟吴俊升的地盘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说不管送到哪里,都会得罪另一方,而这两边还都是他李杜惹不起的大佬,少帅张学良日后必然继承东北军,而吴俊升又是他顶头上司,事关他的仕途路。

这时候手下人就出了一个主意,不管送到哪边,驼龙都有可能凭借手段和相貌上位,最终对他实施报复,既然如何,为何不先一步下手,两边都得罪,也就意味着两边都没有得罪。

李杜心想确实如此,于是拍下两张驼龙的照片发给张学良和吴俊升,随后第二天就将驼龙压到刑场,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观其一生,发现驼龙或者说张素珍的一生充满了悲剧,从小丧母,还是个姑娘时就被卖到妓院强制接客,好不容易逃出妓院,下一站也是土匪窝,这人生一路,充满了身不由己。

尽管其手上血债累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其内心深处还仅存这一点善良,不抢贫苦人家。

如果生在盛世而非乱世,按照她这样的性格,必然会是一个女强人,或者是一个女老板,最终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扶到老,只可惜生不逢时。

一声枪响过后,这位不像死刑犯的死刑犯彻底闭上了眼睛,有人描述这个场面:白雪衰草间,艳尸横卧矣。

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,知情者摇头叹息,不知情者抓耳挠腮,因为这个被枪毙的女子,实在让人难以将她和土匪结合起来。

“也是一个苦命人啊!”在知情者的叹息声中,女匪驼龙的事情被徐徐道来,闻者无不动容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驼龙被枪毙

十六岁被卖妓院,被逼接客

驼龙是她的土匪名号,她本来的名字叫张素珍,也是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,虽说是个女孩,但在家中也是有母亲照顾,有父亲养家,童年这段时间,可以说是驼龙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在张素珍六岁时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在当时那个年代中,对于张素珍这样的家庭来说,除非是感冒发烧,其他大病基本没有救治的希望。

母亲去世,她常年跟着父亲相依为命,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,纵然母亲去世,但还有父亲在,将来虽说不能找个富贵人家,但肯定是饿不到肚子,可时代的特性并不想让张素珍好好过完这一生。

在张素珍16岁时,她被卖到长春的一家名叫玉堂春的妓院当中,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,被卖到了这种地方,张素珍的一生,几乎被毁了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关于她是如何被卖到这种地方来的,当时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可信度最高的分别是私奔和被骗,私奔是说在当时因为张素珍样貌出众,于是引得一个路过的外乡人对之倾心。

小小年纪的张素珍哪里知道什么是情,什么是爱,在男人的花言巧语下,没几句话便被迷晕了头,认为自己的苦日子终将到头,这就是以后要跟自己一块睡炕头的人。

当张素珍把男子介绍给父亲后,起初还很满意,自听说要将张素珍带到外乡时,她父亲便死活不同意,扬言如果敢跑,就打断她的腿。

不难看出这只是一句常见的恐吓话,在那时候,一个女子被带到外乡,尤其还这么漂亮,多半是没有好下场,她的父亲希望这样可以留下张素珍。

可此时的张素珍眼中只有男子,既然父亲不同意,于是两人便约定,趁着月色偷跑,就这样,张素珍离开了家乡跟着男子到了长春城中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民国时期的长春

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进城后便换了一副嘴脸,转头就将张素珍卖到了妓院,随后拿着沉甸甸的银元,大摇大摆地离开,至于张素珍的死活,又不关他的事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再加上当时社会动乱,像张素珍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不少人就专门在各个地方游荡,专挑好看的姑娘下手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长大的张素珍不愿父亲继续干活养活自己,恰巧有人说他能找到工作,就是离家有些远,不过每个月挣的钱可不少。

张素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告别了父亲后便跟着那人进城找工作,结果自然是被卖到了妓院当中,别说是挣钱了,一不小心还要遭到毒打。

老照片:老鸨在对着镜子化妆

刚开始,张素珍还会奋力反抗,以死相逼来威胁老鸨,毕竟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的留在了妓院,那么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。

可那老鸨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,这些被骗来的女子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针对这种人,她们有的是办法,毒打只是其中一种,往往会以各种方式羞辱,让这些被骗来的女子心中的底线接连降低。

后面再饿上几天,给口饱饭,基本上这人就不会反抗,张素珍便是被如此对待,起初宁死不屈,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最终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局。

就这样,在被卖一段时间后,张素珍开始接客,不像电视剧中一样,有个英雄突然跳出来将其解救,又或者说,这样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让英雄忙不过来了。

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时间中,张素珍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,一度想要了结自己,但一个男人的出现,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道曙光,张素珍也因此变成了那个令人畏惧的女土匪“驼龙”。

张素珍的“贵人”,土匪王福棠

一日,就如同往常般接客,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,此时的张素珍已经轻车熟路,接客次数多了,见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这次的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往常的人,在来到妓院后,不管在外面多么正人君子,在里面都会立马变成一脸淫相,这种人,张素珍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,而这个男子,虽说不是满脸正气,但脸上却带着点刚毅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这位男子便是当时的土匪王福棠,外号叫大龙,是“仁义军”的土匪头子,第一次见面不仅是张素珍对他产生了兴趣,王福棠同样对张素珍也有了兴趣,出众的相貌,再加上不同其他女子的大气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几次下来,两人渐渐熟络,感情就这么来了,在听到张素珍的遭遇后,王福棠轻叹一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既然让他碰见了,再加上两情相悦,那就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本来王福棠是想好好交流,自己愿意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,并把张素珍给迎娶回山寨,这份待遇,是当时多少青楼女子的梦想啊。

但这老鸨也是明白人,张素珍样貌好,算是她的摇钱树,如果就这么放跑了,那么损失只会更大,于是不管王福棠如何说,她都是一口否决。

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也就没辙了,但王福棠是何人啊,仁义军的头子,虽然说是仁义军,但还是土匪,既然不愿好好说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即就让人把老鸨的儿子给绑了,一个男孩半条命,老鸨得知是王福棠绑的后,就算再心疼也只能将张素珍拱手让出。

就这样,张素珍被王福棠给赎了出来,或许张素珍也曾幻想过有人把自己从这暗无天日的妓院中解救出去,但肯定想不到,到头来竟是一个土匪给了她新生。

成为压寨夫人后,经过此前被骗的经验,张素珍明白手无寸铁只能任由欺负,便缠着王福棠教她打枪和简单的武术,王福棠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趣,就教了。

后来王福棠怎么也没想到,张素珍对此勤学苦练,很快手中的功夫就不输一些老人,手上的枪法也越来越精湛,先是是震惊,震惊之后便是高兴,这可是凭空多了一个得力助手,还是自己媳妇,根本不用担心叛变。

为了彻底改变张素珍,王福棠干脆给她起了一个土匪名号,即“驼龙”,因为擅使双枪,所以又被称之为“双枪驼龙”,至此,曾经的张素珍已经成为过去,现在只有仁义军中的驼龙。

丈夫惨死,驼龙当家

在王福棠的教导下,驼龙不仅枪法熟练,精通骑马外,各种“黑话”也都是随口脱出,因此平时也跟着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行动。

虽然王福棠手下的土匪号称“仁义军”,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土匪的事实,既然想要生存,那么则必须去抢劫大户人家,在经过考察后,王福棠将目光瞄向了吉林德惠万宝的乱石山善人屯。

这个地方的富人不少,再加上当时土匪横行,最喜欢找的就是这些大户,于是各家各户也都准备了防御措施,因此善人屯防守极其严密,想要攻下,绝非易事。

于是这次王福棠叫上了全部匪众,包括现在已经熟练掌握打枪的驼龙,除此之外王福棠还联系其他地方的匪众,准备一同洗劫了善人屯。

原本以为此次行动会顺利,没曾想最终还是低估了善人屯的防御工事,当时有枪的可不仅仅是土匪和军阀,一些大户人家为了保家护院,也会偷偷配置一些。

要说善人屯中最大的富豪,那便是纪家,这也是王福棠等人的最终目标,结果其他地方都打掉了,纪家还是坚不可摧。

纪家的人也都明白,如果被攻破,不仅家中钱财尽失,还会有丧命的风险。

如果纪家选择让土匪进入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;同理,如果王福棠等人选择撤退,不仅前功尽弃,对以后的名望也都有损失,结果就是外面的土匪猛攻,里面的家丁死守,一旦谁退了,那么就完了。

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倾斜到了纪家,苦苦坚守几个时辰后,终于等来了当地的保安队,纵然土匪有枪,但跟纪律严明的保安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。

眼看支援到来,纪家家丁转守为攻,与外面的保安队里应外合将这一群土匪围在中间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少数人得以逃脱,大部分人被乱枪打死。

王福棠虽然侥幸逃脱,但由于身受重伤,所以还没等到回去,就死在了路上,倒是驼龙成功回到山寨。

这次的打击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是巨大的,不仅大当家的死了,一众小弟也都快没了,眼看着就要散伙,这时候驼龙站了出来,经过这些年王福棠的刻意培养,现在的驼龙已经有了匪首风范。

她表示要重振旗鼓,不仅要为死去的王福棠和兄弟们报仇,还要扩大自己的势力,尽管驼龙是个女子,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被卖到妓院,手无寸铁的少女了。

为夫报仇,血洗纪家

在她的领导下,手下的匪众渐渐从当初被打剩下的几十人,一直扩张到上千人,可见此时驼龙的能力和手段。

此时的驼龙眼中只有报仇,为了扩张势力,曾连续多次组织抢劫活动,当地的富户对其恨极了,为什么只有富户恨她驼龙?

因为驼龙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纵然此时为匪,但还是不愿对穷苦人家出手,抢劫也都是抢大户人家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处底线。

等势力扩张后,驼龙便亲自带队再次前往善人屯,这一次因为人多枪多,纪家并没有坚持太久就被攻破,随着驼龙一声令下,一众土匪开始血洗,连带着周围的村子也都没有放过,这便是东荒地血案。

由于之前就时常有民众举报,再加上这一次东荒地血案,驼龙算是彻底惹怒了张作霖,直接让心腹李杜不管带多少人,一定要抓住驼龙,剿灭这伙土匪。

此前虽说也有剿匪,但大多都是走走样子,现如今张大帅亲自下令,李杜怎敢怠慢,当即就带上人马,上山剿匪。

驼龙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家的土匪,在李杜有计划的围剿下,好不容易拉拢起来的势力再度被打散,就连驼龙也不得不独自逃跑。

1924年,被追剿的驼龙藏到一家名叫春香阁妓院当中,做起了老本行,让李杜的人直接断了线索。

后来经过调查,李杜得知驼龙很有可能藏身到妓院当中,于是便让手下中一个曾经绿林出身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报。

也幸亏这个小弟机灵,等确认身份后直接将驼龙拿下,没有给她半点机会,等后来查封这间屋子时,里面所藏的东西,令他满头冷汗。

原来屋子里面有个箱子,里面放的正是已经拉栓的枪支和弹药,如果当时有一点迟疑,或许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驼龙,而是她了,也可见驼龙的谨慎,随时随地不忘带着家伙。

驼龙居住过的房子

驼龙之争,紧急枪毙

抓到驼龙后,如何处置成了李杜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,因为在听说驼龙是个样貌极其好看的妇人后,张学良便发电报,让他李杜把人送到自己这边,如果仅仅只有张学良要驼龙那还好说,给就是了,随后又有一封电报传来。

即让他把驼龙送到八面城,这八面城则是张作霖结义兄弟吴俊升的地盘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说不管送到哪里,都会得罪另一方,而这两边还都是他李杜惹不起的大佬,少帅张学良日后必然继承东北军,而吴俊升又是他顶头上司,事关他的仕途路。

这时候手下人就出了一个主意,不管送到哪边,驼龙都有可能凭借手段和相貌上位,最终对他实施报复,既然如何,为何不先一步下手,两边都得罪,也就意味着两边都没有得罪。

李杜心想确实如此,于是拍下两张驼龙的照片发给张学良和吴俊升,随后第二天就将驼龙压到刑场,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观其一生,发现驼龙或者说张素珍的一生充满了悲剧,从小丧母,还是个姑娘时就被卖到妓院强制接客,好不容易逃出妓院,下一站也是土匪窝,这人生一路,充满了身不由己。

尽管其手上血债累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其内心深处还仅存这一点善良,不抢贫苦人家。

如果生在盛世而非乱世,按照她这样的性格,必然会是一个女强人,或者是一个女老板,最终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扶到老,只可惜生不逢时。

驼龙行刑前照片

这位即将被处于死刑的女囚犯,便是当时有名的女土匪驼龙,她的相貌可要比外号更加出名,用当地的方言就是:这大姑娘,长得真俊啊!

等到了地方后,看着一排排黑漆漆的枪口,她不仅没有害怕,还发表了自己人生最后一次感言:

“我名张素贞,驼龙系我外号,今年二十五岁,奉天辽阳县人,十九岁下窑子。大龙花三千元替我赎身,遂跟大龙前后为匪六年,死我手下者不知几千人。一个娘儿们,能纵横数百里,屡抗官兵,总算露脸了。今天又承诸位盛情走送,谢谢!”

简简单单一句话,就是她的一生,临行前,她又问官兵要了一丈红绸,希望可以死得体面一些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一声枪响过后,这位不像死刑犯的死刑犯彻底闭上了眼睛,有人描述这个场面:白雪衰草间,艳尸横卧矣。

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,知情者摇头叹息,不知情者抓耳挠腮,因为这个被枪毙的女子,实在让人难以将她和土匪结合起来。

“也是一个苦命人啊!”在知情者的叹息声中,女匪驼龙的事情被徐徐道来,闻者无不动容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驼龙被枪毙

十六岁被卖妓院,被逼接客

驼龙是她的土匪名号,她本来的名字叫张素珍,也是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,虽说是个女孩,但在家中也是有母亲照顾,有父亲养家,童年这段时间,可以说是驼龙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在张素珍六岁时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在当时那个年代中,对于张素珍这样的家庭来说,除非是感冒发烧,其他大病基本没有救治的希望。

母亲去世,她常年跟着父亲相依为命,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,纵然母亲去世,但还有父亲在,将来虽说不能找个富贵人家,但肯定是饿不到肚子,可时代的特性并不想让张素珍好好过完这一生。

在张素珍16岁时,她被卖到长春的一家名叫玉堂春的妓院当中,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,被卖到了这种地方,张素珍的一生,几乎被毁了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关于她是如何被卖到这种地方来的,当时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可信度最高的分别是私奔和被骗,私奔是说在当时因为张素珍样貌出众,于是引得一个路过的外乡人对之倾心。

小小年纪的张素珍哪里知道什么是情,什么是爱,在男人的花言巧语下,没几句话便被迷晕了头,认为自己的苦日子终将到头,这就是以后要跟自己一块睡炕头的人。

当张素珍把男子介绍给父亲后,起初还很满意,自听说要将张素珍带到外乡时,她父亲便死活不同意,扬言如果敢跑,就打断她的腿。

不难看出这只是一句常见的恐吓话,在那时候,一个女子被带到外乡,尤其还这么漂亮,多半是没有好下场,她的父亲希望这样可以留下张素珍。

可此时的张素珍眼中只有男子,既然父亲不同意,于是两人便约定,趁着月色偷跑,就这样,张素珍离开了家乡跟着男子到了长春城中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民国时期的长春

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进城后便换了一副嘴脸,转头就将张素珍卖到了妓院,随后拿着沉甸甸的银元,大摇大摆地离开,至于张素珍的死活,又不关他的事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再加上当时社会动乱,像张素珍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不少人就专门在各个地方游荡,专挑好看的姑娘下手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长大的张素珍不愿父亲继续干活养活自己,恰巧有人说他能找到工作,就是离家有些远,不过每个月挣的钱可不少。

张素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告别了父亲后便跟着那人进城找工作,结果自然是被卖到了妓院当中,别说是挣钱了,一不小心还要遭到毒打。

老照片:老鸨在对着镜子化妆

刚开始,张素珍还会奋力反抗,以死相逼来威胁老鸨,毕竟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的留在了妓院,那么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。

可那老鸨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,这些被骗来的女子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针对这种人,她们有的是办法,毒打只是其中一种,往往会以各种方式羞辱,让这些被骗来的女子心中的底线接连降低。

后面再饿上几天,给口饱饭,基本上这人就不会反抗,张素珍便是被如此对待,起初宁死不屈,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最终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局。

就这样,在被卖一段时间后,张素珍开始接客,不像电视剧中一样,有个英雄突然跳出来将其解救,又或者说,这样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让英雄忙不过来了。

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时间中,张素珍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,一度想要了结自己,但一个男人的出现,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道曙光,张素珍也因此变成了那个令人畏惧的女土匪“驼龙”。

张素珍的“贵人”,土匪王福棠

一日,就如同往常般接客,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,此时的张素珍已经轻车熟路,接客次数多了,见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这次的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往常的人,在来到妓院后,不管在外面多么正人君子,在里面都会立马变成一脸淫相,这种人,张素珍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,而这个男子,虽说不是满脸正气,但脸上却带着点刚毅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这位男子便是当时的土匪王福棠,外号叫大龙,是“仁义军”的土匪头子,第一次见面不仅是张素珍对他产生了兴趣,王福棠同样对张素珍也有了兴趣,出众的相貌,再加上不同其他女子的大气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几次下来,两人渐渐熟络,感情就这么来了,在听到张素珍的遭遇后,王福棠轻叹一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既然让他碰见了,再加上两情相悦,那就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本来王福棠是想好好交流,自己愿意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,并把张素珍给迎娶回山寨,这份待遇,是当时多少青楼女子的梦想啊。

但这老鸨也是明白人,张素珍样貌好,算是她的摇钱树,如果就这么放跑了,那么损失只会更大,于是不管王福棠如何说,她都是一口否决。

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也就没辙了,但王福棠是何人啊,仁义军的头子,虽然说是仁义军,但还是土匪,既然不愿好好说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即就让人把老鸨的儿子给绑了,一个男孩半条命,老鸨得知是王福棠绑的后,就算再心疼也只能将张素珍拱手让出。

就这样,张素珍被王福棠给赎了出来,或许张素珍也曾幻想过有人把自己从这暗无天日的妓院中解救出去,但肯定想不到,到头来竟是一个土匪给了她新生。

成为压寨夫人后,经过此前被骗的经验,张素珍明白手无寸铁只能任由欺负,便缠着王福棠教她打枪和简单的武术,王福棠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趣,就教了。

后来王福棠怎么也没想到,张素珍对此勤学苦练,很快手中的功夫就不输一些老人,手上的枪法也越来越精湛,先是是震惊,震惊之后便是高兴,这可是凭空多了一个得力助手,还是自己媳妇,根本不用担心叛变。

为了彻底改变张素珍,王福棠干脆给她起了一个土匪名号,即“驼龙”,因为擅使双枪,所以又被称之为“双枪驼龙”,至此,曾经的张素珍已经成为过去,现在只有仁义军中的驼龙。

丈夫惨死,驼龙当家

在王福棠的教导下,驼龙不仅枪法熟练,精通骑马外,各种“黑话”也都是随口脱出,因此平时也跟着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行动。

虽然王福棠手下的土匪号称“仁义军”,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土匪的事实,既然想要生存,那么则必须去抢劫大户人家,在经过考察后,王福棠将目光瞄向了吉林德惠万宝的乱石山善人屯。

这个地方的富人不少,再加上当时土匪横行,最喜欢找的就是这些大户,于是各家各户也都准备了防御措施,因此善人屯防守极其严密,想要攻下,绝非易事。

于是这次王福棠叫上了全部匪众,包括现在已经熟练掌握打枪的驼龙,除此之外王福棠还联系其他地方的匪众,准备一同洗劫了善人屯。

原本以为此次行动会顺利,没曾想最终还是低估了善人屯的防御工事,当时有枪的可不仅仅是土匪和军阀,一些大户人家为了保家护院,也会偷偷配置一些。

要说善人屯中最大的富豪,那便是纪家,这也是王福棠等人的最终目标,结果其他地方都打掉了,纪家还是坚不可摧。

纪家的人也都明白,如果被攻破,不仅家中钱财尽失,还会有丧命的风险。

如果纪家选择让土匪进入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;同理,如果王福棠等人选择撤退,不仅前功尽弃,对以后的名望也都有损失,结果就是外面的土匪猛攻,里面的家丁死守,一旦谁退了,那么就完了。

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倾斜到了纪家,苦苦坚守几个时辰后,终于等来了当地的保安队,纵然土匪有枪,但跟纪律严明的保安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。

眼看支援到来,纪家家丁转守为攻,与外面的保安队里应外合将这一群土匪围在中间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少数人得以逃脱,大部分人被乱枪打死。

王福棠虽然侥幸逃脱,但由于身受重伤,所以还没等到回去,就死在了路上,倒是驼龙成功回到山寨。

这次的打击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是巨大的,不仅大当家的死了,一众小弟也都快没了,眼看着就要散伙,这时候驼龙站了出来,经过这些年王福棠的刻意培养,现在的驼龙已经有了匪首风范。

她表示要重振旗鼓,不仅要为死去的王福棠和兄弟们报仇,还要扩大自己的势力,尽管驼龙是个女子,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被卖到妓院,手无寸铁的少女了。

为夫报仇,血洗纪家

在她的领导下,手下的匪众渐渐从当初被打剩下的几十人,一直扩张到上千人,可见此时驼龙的能力和手段。

此时的驼龙眼中只有报仇,为了扩张势力,曾连续多次组织抢劫活动,当地的富户对其恨极了,为什么只有富户恨她驼龙?

因为驼龙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纵然此时为匪,但还是不愿对穷苦人家出手,抢劫也都是抢大户人家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处底线。

等势力扩张后,驼龙便亲自带队再次前往善人屯,这一次因为人多枪多,纪家并没有坚持太久就被攻破,随着驼龙一声令下,一众土匪开始血洗,连带着周围的村子也都没有放过,这便是东荒地血案。

由于之前就时常有民众举报,再加上这一次东荒地血案,驼龙算是彻底惹怒了张作霖,直接让心腹李杜不管带多少人,一定要抓住驼龙,剿灭这伙土匪。

此前虽说也有剿匪,但大多都是走走样子,现如今张大帅亲自下令,李杜怎敢怠慢,当即就带上人马,上山剿匪。

驼龙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家的土匪,在李杜有计划的围剿下,好不容易拉拢起来的势力再度被打散,就连驼龙也不得不独自逃跑。

1924年,被追剿的驼龙藏到一家名叫春香阁妓院当中,做起了老本行,让李杜的人直接断了线索。

后来经过调查,李杜得知驼龙很有可能藏身到妓院当中,于是便让手下中一个曾经绿林出身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报。

也幸亏这个小弟机灵,等确认身份后直接将驼龙拿下,没有给她半点机会,等后来查封这间屋子时,里面所藏的东西,令他满头冷汗。

原来屋子里面有个箱子,里面放的正是已经拉栓的枪支和弹药,如果当时有一点迟疑,或许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驼龙,而是她了,也可见驼龙的谨慎,随时随地不忘带着家伙。

驼龙居住过的房子

驼龙之争,紧急枪毙

抓到驼龙后,如何处置成了李杜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,因为在听说驼龙是个样貌极其好看的妇人后,张学良便发电报,让他李杜把人送到自己这边,如果仅仅只有张学良要驼龙那还好说,给就是了,随后又有一封电报传来。

即让他把驼龙送到八面城,这八面城则是张作霖结义兄弟吴俊升的地盘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说不管送到哪里,都会得罪另一方,而这两边还都是他李杜惹不起的大佬,少帅张学良日后必然继承东北军,而吴俊升又是他顶头上司,事关他的仕途路。

这时候手下人就出了一个主意,不管送到哪边,驼龙都有可能凭借手段和相貌上位,最终对他实施报复,既然如何,为何不先一步下手,两边都得罪,也就意味着两边都没有得罪。

李杜心想确实如此,于是拍下两张驼龙的照片发给张学良和吴俊升,随后第二天就将驼龙压到刑场,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观其一生,发现驼龙或者说张素珍的一生充满了悲剧,从小丧母,还是个姑娘时就被卖到妓院强制接客,好不容易逃出妓院,下一站也是土匪窝,这人生一路,充满了身不由己。

尽管其手上血债累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其内心深处还仅存这一点善良,不抢贫苦人家。

如果生在盛世而非乱世,按照她这样的性格,必然会是一个女强人,或者是一个女老板,最终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扶到老,只可惜生不逢时。

1925年1月9日,此时的北方正值严寒,往外泼一盆热水,马上就能结冰,但在东北长春街头,却出现了一大“怪像”。

各家老少非但没有围在家中的炉子旁,而是齐齐聚集在充满冷风的大街上,左顾右盼,就好像在等什么一样,人性本就好奇,几分钟下来,等的人越来越多。

随着官兵推着刑车缓缓到来,一些不明白的人这时候才明白,原来是要枪毙土匪啊,这有什么惊奇的,但看了一眼后,原来是女土匪啊,再看一眼,就被迷住了,这哪里是土匪啊,明明就是个贵妇啊。

当时有幸看过这一幕的人,留下这么一段关于女土匪的描述:穿紫底白花斗篷,头戴黑色绒帽,眉目清秀,时髦、漂亮,活像戏台上一位贵妇人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驼龙行刑前照片

这位即将被处于死刑的女囚犯,便是当时有名的女土匪驼龙,她的相貌可要比外号更加出名,用当地的方言就是:这大姑娘,长得真俊啊!

等到了地方后,看着一排排黑漆漆的枪口,她不仅没有害怕,还发表了自己人生最后一次感言:

“我名张素贞,驼龙系我外号,今年二十五岁,奉天辽阳县人,十九岁下窑子。大龙花三千元替我赎身,遂跟大龙前后为匪六年,死我手下者不知几千人。一个娘儿们,能纵横数百里,屡抗官兵,总算露脸了。今天又承诸位盛情走送,谢谢!”

简简单单一句话,就是她的一生,临行前,她又问官兵要了一丈红绸,希望可以死得体面一些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一声枪响过后,这位不像死刑犯的死刑犯彻底闭上了眼睛,有人描述这个场面:白雪衰草间,艳尸横卧矣。

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,知情者摇头叹息,不知情者抓耳挠腮,因为这个被枪毙的女子,实在让人难以将她和土匪结合起来。

“也是一个苦命人啊!”在知情者的叹息声中,女匪驼龙的事情被徐徐道来,闻者无不动容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驼龙被枪毙

十六岁被卖妓院,被逼接客

驼龙是她的土匪名号,她本来的名字叫张素珍,也是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,虽说是个女孩,但在家中也是有母亲照顾,有父亲养家,童年这段时间,可以说是驼龙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在张素珍六岁时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在当时那个年代中,对于张素珍这样的家庭来说,除非是感冒发烧,其他大病基本没有救治的希望。

母亲去世,她常年跟着父亲相依为命,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,纵然母亲去世,但还有父亲在,将来虽说不能找个富贵人家,但肯定是饿不到肚子,可时代的特性并不想让张素珍好好过完这一生。

在张素珍16岁时,她被卖到长春的一家名叫玉堂春的妓院当中,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,被卖到了这种地方,张素珍的一生,几乎被毁了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关于她是如何被卖到这种地方来的,当时有很多种说法,其中可信度最高的分别是私奔和被骗,私奔是说在当时因为张素珍样貌出众,于是引得一个路过的外乡人对之倾心。

小小年纪的张素珍哪里知道什么是情,什么是爱,在男人的花言巧语下,没几句话便被迷晕了头,认为自己的苦日子终将到头,这就是以后要跟自己一块睡炕头的人。

当张素珍把男子介绍给父亲后,起初还很满意,自听说要将张素珍带到外乡时,她父亲便死活不同意,扬言如果敢跑,就打断她的腿。

不难看出这只是一句常见的恐吓话,在那时候,一个女子被带到外乡,尤其还这么漂亮,多半是没有好下场,她的父亲希望这样可以留下张素珍。

可此时的张素珍眼中只有男子,既然父亲不同意,于是两人便约定,趁着月色偷跑,就这样,张素珍离开了家乡跟着男子到了长春城中。

1925年,女匪“驼龙”被枪决,行刑前身穿丝绸旗袍,高喊我不怕死

民国时期的长春

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进城后便换了一副嘴脸,转头就将张素珍卖到了妓院,随后拿着沉甸甸的银元,大摇大摆地离开,至于张素珍的死活,又不关他的事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再加上当时社会动乱,像张素珍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不少人就专门在各个地方游荡,专挑好看的姑娘下手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长大的张素珍不愿父亲继续干活养活自己,恰巧有人说他能找到工作,就是离家有些远,不过每个月挣的钱可不少。

张素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告别了父亲后便跟着那人进城找工作,结果自然是被卖到了妓院当中,别说是挣钱了,一不小心还要遭到毒打。

老照片:老鸨在对着镜子化妆

刚开始,张素珍还会奋力反抗,以死相逼来威胁老鸨,毕竟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的留在了妓院,那么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。

可那老鸨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,这些被骗来的女子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针对这种人,她们有的是办法,毒打只是其中一种,往往会以各种方式羞辱,让这些被骗来的女子心中的底线接连降低。

后面再饿上几天,给口饱饭,基本上这人就不会反抗,张素珍便是被如此对待,起初宁死不屈,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最终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局。

就这样,在被卖一段时间后,张素珍开始接客,不像电视剧中一样,有个英雄突然跳出来将其解救,又或者说,这样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让英雄忙不过来了。

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时间中,张素珍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,一度想要了结自己,但一个男人的出现,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道曙光,张素珍也因此变成了那个令人畏惧的女土匪“驼龙”。

张素珍的“贵人”,土匪王福棠

一日,就如同往常般接客,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,此时的张素珍已经轻车熟路,接客次数多了,见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这次的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往常的人,在来到妓院后,不管在外面多么正人君子,在里面都会立马变成一脸淫相,这种人,张素珍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,而这个男子,虽说不是满脸正气,但脸上却带着点刚毅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这位男子便是当时的土匪王福棠,外号叫大龙,是“仁义军”的土匪头子,第一次见面不仅是张素珍对他产生了兴趣,王福棠同样对张素珍也有了兴趣,出众的相貌,再加上不同其他女子的大气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几次下来,两人渐渐熟络,感情就这么来了,在听到张素珍的遭遇后,王福棠轻叹一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既然让他碰见了,再加上两情相悦,那就没有不出手的道理。

本来王福棠是想好好交流,自己愿意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,并把张素珍给迎娶回山寨,这份待遇,是当时多少青楼女子的梦想啊。

但这老鸨也是明白人,张素珍样貌好,算是她的摇钱树,如果就这么放跑了,那么损失只会更大,于是不管王福棠如何说,她都是一口否决。

如果是一般人,或许也就没辙了,但王福棠是何人啊,仁义军的头子,虽然说是仁义军,但还是土匪,既然不愿好好说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即就让人把老鸨的儿子给绑了,一个男孩半条命,老鸨得知是王福棠绑的后,就算再心疼也只能将张素珍拱手让出。

就这样,张素珍被王福棠给赎了出来,或许张素珍也曾幻想过有人把自己从这暗无天日的妓院中解救出去,但肯定想不到,到头来竟是一个土匪给了她新生。

成为压寨夫人后,经过此前被骗的经验,张素珍明白手无寸铁只能任由欺负,便缠着王福棠教她打枪和简单的武术,王福棠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趣,就教了。

后来王福棠怎么也没想到,张素珍对此勤学苦练,很快手中的功夫就不输一些老人,手上的枪法也越来越精湛,先是是震惊,震惊之后便是高兴,这可是凭空多了一个得力助手,还是自己媳妇,根本不用担心叛变。

为了彻底改变张素珍,王福棠干脆给她起了一个土匪名号,即“驼龙”,因为擅使双枪,所以又被称之为“双枪驼龙”,至此,曾经的张素珍已经成为过去,现在只有仁义军中的驼龙。

丈夫惨死,驼龙当家

在王福棠的教导下,驼龙不仅枪法熟练,精通骑马外,各种“黑话”也都是随口脱出,因此平时也跟着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行动。

虽然王福棠手下的土匪号称“仁义军”,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土匪的事实,既然想要生存,那么则必须去抢劫大户人家,在经过考察后,王福棠将目光瞄向了吉林德惠万宝的乱石山善人屯。

这个地方的富人不少,再加上当时土匪横行,最喜欢找的就是这些大户,于是各家各户也都准备了防御措施,因此善人屯防守极其严密,想要攻下,绝非易事。

于是这次王福棠叫上了全部匪众,包括现在已经熟练掌握打枪的驼龙,除此之外王福棠还联系其他地方的匪众,准备一同洗劫了善人屯。

原本以为此次行动会顺利,没曾想最终还是低估了善人屯的防御工事,当时有枪的可不仅仅是土匪和军阀,一些大户人家为了保家护院,也会偷偷配置一些。

要说善人屯中最大的富豪,那便是纪家,这也是王福棠等人的最终目标,结果其他地方都打掉了,纪家还是坚不可摧。

纪家的人也都明白,如果被攻破,不仅家中钱财尽失,还会有丧命的风险。

如果纪家选择让土匪进入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;同理,如果王福棠等人选择撤退,不仅前功尽弃,对以后的名望也都有损失,结果就是外面的土匪猛攻,里面的家丁死守,一旦谁退了,那么就完了。

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倾斜到了纪家,苦苦坚守几个时辰后,终于等来了当地的保安队,纵然土匪有枪,但跟纪律严明的保安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。

眼看支援到来,纪家家丁转守为攻,与外面的保安队里应外合将这一群土匪围在中间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少数人得以逃脱,大部分人被乱枪打死。

王福棠虽然侥幸逃脱,但由于身受重伤,所以还没等到回去,就死在了路上,倒是驼龙成功回到山寨。

这次的打击对于这些土匪来说是巨大的,不仅大当家的死了,一众小弟也都快没了,眼看着就要散伙,这时候驼龙站了出来,经过这些年王福棠的刻意培养,现在的驼龙已经有了匪首风范。

她表示要重振旗鼓,不仅要为死去的王福棠和兄弟们报仇,还要扩大自己的势力,尽管驼龙是个女子,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被卖到妓院,手无寸铁的少女了。

为夫报仇,血洗纪家

在她的领导下,手下的匪众渐渐从当初被打剩下的几十人,一直扩张到上千人,可见此时驼龙的能力和手段。

此时的驼龙眼中只有报仇,为了扩张势力,曾连续多次组织抢劫活动,当地的富户对其恨极了,为什么只有富户恨她驼龙?

因为驼龙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纵然此时为匪,但还是不愿对穷苦人家出手,抢劫也都是抢大户人家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处底线。

等势力扩张后,驼龙便亲自带队再次前往善人屯,这一次因为人多枪多,纪家并没有坚持太久就被攻破,随着驼龙一声令下,一众土匪开始血洗,连带着周围的村子也都没有放过,这便是东荒地血案。

由于之前就时常有民众举报,再加上这一次东荒地血案,驼龙算是彻底惹怒了张作霖,直接让心腹李杜不管带多少人,一定要抓住驼龙,剿灭这伙土匪。

此前虽说也有剿匪,但大多都是走走样子,现如今张大帅亲自下令,李杜怎敢怠慢,当即就带上人马,上山剿匪。

驼龙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野路子出家的土匪,在李杜有计划的围剿下,好不容易拉拢起来的势力再度被打散,就连驼龙也不得不独自逃跑。

1924年,被追剿的驼龙藏到一家名叫春香阁妓院当中,做起了老本行,让李杜的人直接断了线索。

后来经过调查,李杜得知驼龙很有可能藏身到妓院当中,于是便让手下中一个曾经绿林出身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报。

也幸亏这个小弟机灵,等确认身份后直接将驼龙拿下,没有给她半点机会,等后来查封这间屋子时,里面所藏的东西,令他满头冷汗。

原来屋子里面有个箱子,里面放的正是已经拉栓的枪支和弹药,如果当时有一点迟疑,或许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驼龙,而是她了,也可见驼龙的谨慎,随时随地不忘带着家伙。

驼龙居住过的房子

驼龙之争,紧急枪毙

抓到驼龙后,如何处置成了李杜最为头疼的一个难题,因为在听说驼龙是个样貌极其好看的妇人后,张学良便发电报,让他李杜把人送到自己这边,如果仅仅只有张学良要驼龙那还好说,给就是了,随后又有一封电报传来。

即让他把驼龙送到八面城,这八面城则是张作霖结义兄弟吴俊升的地盘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说不管送到哪里,都会得罪另一方,而这两边还都是他李杜惹不起的大佬,少帅张学良日后必然继承东北军,而吴俊升又是他顶头上司,事关他的仕途路。

这时候手下人就出了一个主意,不管送到哪边,驼龙都有可能凭借手段和相貌上位,最终对他实施报复,既然如何,为何不先一步下手,两边都得罪,也就意味着两边都没有得罪。

李杜心想确实如此,于是拍下两张驼龙的照片发给张学良和吴俊升,随后第二天就将驼龙压到刑场,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观其一生,发现驼龙或者说张素珍的一生充满了悲剧,从小丧母,还是个姑娘时就被卖到妓院强制接客,好不容易逃出妓院,下一站也是土匪窝,这人生一路,充满了身不由己。

尽管其手上血债累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其内心深处还仅存这一点善良,不抢贫苦人家。

如果生在盛世而非乱世,按照她这样的性格,必然会是一个女强人,或者是一个女老板,最终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扶到老,只可惜生不逢时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16:26
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13:28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