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西风和邓佳佳结局(邓佳佳她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?)

在张雨馨和离异女人小娟同居之后的三个月,她找到段西风。如今的段西风很赶,见不得可以她和她闹僵,邓佳佳窥探人心,她摆摆手和段西风说: 我邓佳佳真的不是拿起男人尚方宝剑挑拨是非的女孩子,那天…

她大学毕业,只身来北京闯荡,住最简陋的地下室。工作还没一点起色,就发生了和段西风这样的事,她不需要钱吗?她最需要钱了。

她第一次向段西风要钱,小心翼翼的解释理由:

我觉得这酒吧的工作,还是不太适合我,我也就没继续干下去了。现在又检查出怀孕了,再加上房租又要交了。

我在这也没有什么朋友,家人更是指望不上了,今天我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帮帮我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楚楚可怜,令人动容,大概大部分男人都会心软,更何况是做错事的老实善良的段西风。

这时的邓佳佳,她只问段西风要一万块钱,可段西风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万五,送她回地下室的家,又提议让她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,他负责出钱,临走时,他又拿出一叠钱放桌子上给她。

段西风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邓佳佳的心思,早已发生了变化。

我的未来不用你担心,你的家庭也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。

口口声声说不会拿孩子要挟段西风的邓佳佳,现在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给出的理由就是,她的子宫内膜太薄,如果做了的话,以后就怀不上了。

大夫跟我说了,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的话,以后就可能怀不上了,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。

邓佳佳的理由,无懈可击。

可段西风是不肯的,他有家有妻子,妻子也已经怀孕,他心里是有苏青的,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下去,他认为邓佳佳出尔反尔,甚至说出她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,这彻底惹怒了邓佳佳,使她把一切责任推到段西风身上。

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竟然不相信我,你拿我邓佳佳当什么人了?你以为我是陪酒小姐啊?我也是个大学生,那天在KTV,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

那天晚上的段西风,醉得一塌糊涂,他不知道那晚和邓佳佳之间,到底是谁先主动,或许是她,但也有可能是他,因为事发后他和果然聊起这段经历,他坦诚了自己当时的想法。

现在好了,有钱了,也有位置了,那小姑娘一个一个地往上扑,开始我还能控制得住,后来我觉得,我身边的人都这样,我觉得挺正常的,完了以后,我也就灯红酒绿了,我也就花天酒地了,我觉得我还挺有成就感。

所以,在邓佳佳怀孕这件事上,段西风是处于下风的,他对她好,对她体贴,关怀,完全是出自于他自己内心的愧疚。他知道不能从自己的立场去劝导她,他就让邓佳佳多考虑她自己的未来,生孩子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可邓佳佳并不这样想,她知道段西风不但有钱,他还是个老实,善良,顾家的男人,对她来说,这简直是好男人,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?以她自己能力,何时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?现在机会来了,她唯有抓住肚子里的孩子,她才能留住他。所以,她用段西风的事业和家庭相威胁,让段西风同意她留下这一胎。

我想让你每天都陪着我,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想让你离婚。

段西风最后同意邓佳佳留下这一胎,除了邓佳佳自己说的自身身体情况外,最主要的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只希望这个孩子,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。在孩子出生之前,这段时间里,我不方便找工作,我希望你能照顾我,帮助我的生活,我保证我不会闹,更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,我只希望能当个妈妈。

可是,也只有段西风会相信邓佳佳,一而再再而三。

事实上,这时的邓佳佳已经毫无顾忌。她在段西风公司附近的广场购物,以不方便打车为由要求段西风来接,她租住的新家要求备一套段西风的睡衣,每晚以不一样的理由央求段西风过夜,一个星期七天,段西风要陪她六天。

就这样邓佳佳还不知足,在殷素梅姨晕倒,苏青打电话催段西风回家时,在人命关天的时刻,邓佳佳终于露出真面目,理直气壮质问段西风:你还真把那家当家啊?

今天咱必须把这事说清楚,你以为我愿意一直跟你偷偷摸摸过日子呀?你是不是要走?你今天要是敢走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,咱们把这事说清楚了。

是非颠倒,三观歪曲,邓佳佳以为怀了段西风的孩子,和段西风住在一起,她就是段西风的妻子了?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一方面是段西风的不作为,助长了她的嚣张跋扈,一方面是她自身的贪婪和懒惰,想用一个孩子换自己后半生的衣食无忧。

邓佳佳说自己是爱段西风的,不是因为他的钱财,这话连段西风听了,也呵呵大笑。

你爱我?你真爱我吗?你爱我,你破坏我的家庭?你爱我,你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爱我?我告诉你,邓佳佳,你就是一个坏人,你就是一混蛋,你爱的就是你自己,你就是个自私的人。

是的,邓佳佳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混蛋的女人。

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,段西风的背后,是苏青。没有苏青,不会有段西风的成功。

而邓佳佳,存着侥幸,不劳而获的心态去窃取别人的幸福,想用男人来翻身,一步登天,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光明正大的手段去获取幸福,最后害人害己,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可怜。

是的,邓佳佳一开始要的的确只是钱。

邓佳佳,单亲家庭长大,她的母亲只把她当摇钱树,从不关心她,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麻将,她的哥哥无所事事,空有一身蛮力,曾三次进出监狱。全家的经济支出都系在邓佳佳身上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她大学毕业,只身来北京闯荡,住最简陋的地下室。工作还没一点起色,就发生了和段西风这样的事,她不需要钱吗?她最需要钱了。

她第一次向段西风要钱,小心翼翼的解释理由:

我觉得这酒吧的工作,还是不太适合我,我也就没继续干下去了。现在又检查出怀孕了,再加上房租又要交了。

我在这也没有什么朋友,家人更是指望不上了,今天我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帮帮我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楚楚可怜,令人动容,大概大部分男人都会心软,更何况是做错事的老实善良的段西风。

这时的邓佳佳,她只问段西风要一万块钱,可段西风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万五,送她回地下室的家,又提议让她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,他负责出钱,临走时,他又拿出一叠钱放桌子上给她。

段西风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邓佳佳的心思,早已发生了变化。

我的未来不用你担心,你的家庭也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。

口口声声说不会拿孩子要挟段西风的邓佳佳,现在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给出的理由就是,她的子宫内膜太薄,如果做了的话,以后就怀不上了。

大夫跟我说了,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的话,以后就可能怀不上了,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。

邓佳佳的理由,无懈可击。

可段西风是不肯的,他有家有妻子,妻子也已经怀孕,他心里是有苏青的,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下去,他认为邓佳佳出尔反尔,甚至说出她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,这彻底惹怒了邓佳佳,使她把一切责任推到段西风身上。

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竟然不相信我,你拿我邓佳佳当什么人了?你以为我是陪酒小姐啊?我也是个大学生,那天在KTV,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

那天晚上的段西风,醉得一塌糊涂,他不知道那晚和邓佳佳之间,到底是谁先主动,或许是她,但也有可能是他,因为事发后他和果然聊起这段经历,他坦诚了自己当时的想法。

现在好了,有钱了,也有位置了,那小姑娘一个一个地往上扑,开始我还能控制得住,后来我觉得,我身边的人都这样,我觉得挺正常的,完了以后,我也就灯红酒绿了,我也就花天酒地了,我觉得我还挺有成就感。

所以,在邓佳佳怀孕这件事上,段西风是处于下风的,他对她好,对她体贴,关怀,完全是出自于他自己内心的愧疚。他知道不能从自己的立场去劝导她,他就让邓佳佳多考虑她自己的未来,生孩子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可邓佳佳并不这样想,她知道段西风不但有钱,他还是个老实,善良,顾家的男人,对她来说,这简直是好男人,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?以她自己能力,何时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?现在机会来了,她唯有抓住肚子里的孩子,她才能留住他。所以,她用段西风的事业和家庭相威胁,让段西风同意她留下这一胎。

我想让你每天都陪着我,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想让你离婚。

段西风最后同意邓佳佳留下这一胎,除了邓佳佳自己说的自身身体情况外,最主要的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只希望这个孩子,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。在孩子出生之前,这段时间里,我不方便找工作,我希望你能照顾我,帮助我的生活,我保证我不会闹,更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,我只希望能当个妈妈。

可是,也只有段西风会相信邓佳佳,一而再再而三。

事实上,这时的邓佳佳已经毫无顾忌。她在段西风公司附近的广场购物,以不方便打车为由要求段西风来接,她租住的新家要求备一套段西风的睡衣,每晚以不一样的理由央求段西风过夜,一个星期七天,段西风要陪她六天。

就这样邓佳佳还不知足,在殷素梅姨晕倒,苏青打电话催段西风回家时,在人命关天的时刻,邓佳佳终于露出真面目,理直气壮质问段西风:你还真把那家当家啊?

今天咱必须把这事说清楚,你以为我愿意一直跟你偷偷摸摸过日子呀?你是不是要走?你今天要是敢走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,咱们把这事说清楚了。

是非颠倒,三观歪曲,邓佳佳以为怀了段西风的孩子,和段西风住在一起,她就是段西风的妻子了?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一方面是段西风的不作为,助长了她的嚣张跋扈,一方面是她自身的贪婪和懒惰,想用一个孩子换自己后半生的衣食无忧。

邓佳佳说自己是爱段西风的,不是因为他的钱财,这话连段西风听了,也呵呵大笑。

你爱我?你真爱我吗?你爱我,你破坏我的家庭?你爱我,你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爱我?我告诉你,邓佳佳,你就是一个坏人,你就是一混蛋,你爱的就是你自己,你就是个自私的人。

是的,邓佳佳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混蛋的女人。

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,段西风的背后,是苏青。没有苏青,不会有段西风的成功。

而邓佳佳,存着侥幸,不劳而获的心态去窃取别人的幸福,想用男人来翻身,一步登天,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光明正大的手段去获取幸福,最后害人害己,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可怜。

你别紧张,我不会拿这孩子要挟你的,更不会破坏你的家庭。

邓佳佳多么会说话,一针见血,开头就先给段西风吃了一个定心丸。

既然不会拿孩子要挟他,又不会破坏他的家庭,那什么都好说,对段西风来说,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,就不算什么事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是的,邓佳佳一开始要的的确只是钱。

邓佳佳,单亲家庭长大,她的母亲只把她当摇钱树,从不关心她,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麻将,她的哥哥无所事事,空有一身蛮力,曾三次进出监狱。全家的经济支出都系在邓佳佳身上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她大学毕业,只身来北京闯荡,住最简陋的地下室。工作还没一点起色,就发生了和段西风这样的事,她不需要钱吗?她最需要钱了。

她第一次向段西风要钱,小心翼翼的解释理由:

我觉得这酒吧的工作,还是不太适合我,我也就没继续干下去了。现在又检查出怀孕了,再加上房租又要交了。

我在这也没有什么朋友,家人更是指望不上了,今天我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帮帮我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楚楚可怜,令人动容,大概大部分男人都会心软,更何况是做错事的老实善良的段西风。

这时的邓佳佳,她只问段西风要一万块钱,可段西风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万五,送她回地下室的家,又提议让她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,他负责出钱,临走时,他又拿出一叠钱放桌子上给她。

段西风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邓佳佳的心思,早已发生了变化。

我的未来不用你担心,你的家庭也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。

口口声声说不会拿孩子要挟段西风的邓佳佳,现在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给出的理由就是,她的子宫内膜太薄,如果做了的话,以后就怀不上了。

大夫跟我说了,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的话,以后就可能怀不上了,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。

邓佳佳的理由,无懈可击。

可段西风是不肯的,他有家有妻子,妻子也已经怀孕,他心里是有苏青的,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下去,他认为邓佳佳出尔反尔,甚至说出她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,这彻底惹怒了邓佳佳,使她把一切责任推到段西风身上。

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竟然不相信我,你拿我邓佳佳当什么人了?你以为我是陪酒小姐啊?我也是个大学生,那天在KTV,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

那天晚上的段西风,醉得一塌糊涂,他不知道那晚和邓佳佳之间,到底是谁先主动,或许是她,但也有可能是他,因为事发后他和果然聊起这段经历,他坦诚了自己当时的想法。

现在好了,有钱了,也有位置了,那小姑娘一个一个地往上扑,开始我还能控制得住,后来我觉得,我身边的人都这样,我觉得挺正常的,完了以后,我也就灯红酒绿了,我也就花天酒地了,我觉得我还挺有成就感。

所以,在邓佳佳怀孕这件事上,段西风是处于下风的,他对她好,对她体贴,关怀,完全是出自于他自己内心的愧疚。他知道不能从自己的立场去劝导她,他就让邓佳佳多考虑她自己的未来,生孩子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可邓佳佳并不这样想,她知道段西风不但有钱,他还是个老实,善良,顾家的男人,对她来说,这简直是好男人,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?以她自己能力,何时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?现在机会来了,她唯有抓住肚子里的孩子,她才能留住他。所以,她用段西风的事业和家庭相威胁,让段西风同意她留下这一胎。

我想让你每天都陪着我,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想让你离婚。

段西风最后同意邓佳佳留下这一胎,除了邓佳佳自己说的自身身体情况外,最主要的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只希望这个孩子,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。在孩子出生之前,这段时间里,我不方便找工作,我希望你能照顾我,帮助我的生活,我保证我不会闹,更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,我只希望能当个妈妈。

可是,也只有段西风会相信邓佳佳,一而再再而三。

事实上,这时的邓佳佳已经毫无顾忌。她在段西风公司附近的广场购物,以不方便打车为由要求段西风来接,她租住的新家要求备一套段西风的睡衣,每晚以不一样的理由央求段西风过夜,一个星期七天,段西风要陪她六天。

就这样邓佳佳还不知足,在殷素梅姨晕倒,苏青打电话催段西风回家时,在人命关天的时刻,邓佳佳终于露出真面目,理直气壮质问段西风:你还真把那家当家啊?

今天咱必须把这事说清楚,你以为我愿意一直跟你偷偷摸摸过日子呀?你是不是要走?你今天要是敢走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,咱们把这事说清楚了。

是非颠倒,三观歪曲,邓佳佳以为怀了段西风的孩子,和段西风住在一起,她就是段西风的妻子了?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一方面是段西风的不作为,助长了她的嚣张跋扈,一方面是她自身的贪婪和懒惰,想用一个孩子换自己后半生的衣食无忧。

邓佳佳说自己是爱段西风的,不是因为他的钱财,这话连段西风听了,也呵呵大笑。

你爱我?你真爱我吗?你爱我,你破坏我的家庭?你爱我,你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爱我?我告诉你,邓佳佳,你就是一个坏人,你就是一混蛋,你爱的就是你自己,你就是个自私的人。

是的,邓佳佳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混蛋的女人。

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,段西风的背后,是苏青。没有苏青,不会有段西风的成功。

而邓佳佳,存着侥幸,不劳而获的心态去窃取别人的幸福,想用男人来翻身,一步登天,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光明正大的手段去获取幸福,最后害人害己,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可怜。

聪明的邓佳佳,一方面既安抚了段西风,使他不急于逃避,又亮出了自己清高,不随便的品性。在段西风问她找他是有什么事时,她妩媚一笑,反问段西风,难道没有什么事,就不能约你出来了?最后又话风一转,说自己怀孕了,是段西风的,她似笑非笑看段西风的反应。

换成别的女孩子,遇到这样的事情,其实早就紧张得不得了了,不知该怎么办了,可邓佳佳呢?她单枪匹马,一个人来面对段西风,比起紧张,坐立不安的段西风,邓佳佳却一副游刃有余,看好戏,毫不在乎的局外人心态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你别紧张,我不会拿这孩子要挟你的,更不会破坏你的家庭。

邓佳佳多么会说话,一针见血,开头就先给段西风吃了一个定心丸。

既然不会拿孩子要挟他,又不会破坏他的家庭,那什么都好说,对段西风来说,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,就不算什么事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是的,邓佳佳一开始要的的确只是钱。

邓佳佳,单亲家庭长大,她的母亲只把她当摇钱树,从不关心她,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麻将,她的哥哥无所事事,空有一身蛮力,曾三次进出监狱。全家的经济支出都系在邓佳佳身上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她大学毕业,只身来北京闯荡,住最简陋的地下室。工作还没一点起色,就发生了和段西风这样的事,她不需要钱吗?她最需要钱了。

她第一次向段西风要钱,小心翼翼的解释理由:

我觉得这酒吧的工作,还是不太适合我,我也就没继续干下去了。现在又检查出怀孕了,再加上房租又要交了。

我在这也没有什么朋友,家人更是指望不上了,今天我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帮帮我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楚楚可怜,令人动容,大概大部分男人都会心软,更何况是做错事的老实善良的段西风。

这时的邓佳佳,她只问段西风要一万块钱,可段西风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万五,送她回地下室的家,又提议让她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,他负责出钱,临走时,他又拿出一叠钱放桌子上给她。

段西风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邓佳佳的心思,早已发生了变化。

我的未来不用你担心,你的家庭也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。

口口声声说不会拿孩子要挟段西风的邓佳佳,现在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给出的理由就是,她的子宫内膜太薄,如果做了的话,以后就怀不上了。

大夫跟我说了,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的话,以后就可能怀不上了,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。

邓佳佳的理由,无懈可击。

可段西风是不肯的,他有家有妻子,妻子也已经怀孕,他心里是有苏青的,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下去,他认为邓佳佳出尔反尔,甚至说出她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,这彻底惹怒了邓佳佳,使她把一切责任推到段西风身上。

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竟然不相信我,你拿我邓佳佳当什么人了?你以为我是陪酒小姐啊?我也是个大学生,那天在KTV,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

那天晚上的段西风,醉得一塌糊涂,他不知道那晚和邓佳佳之间,到底是谁先主动,或许是她,但也有可能是他,因为事发后他和果然聊起这段经历,他坦诚了自己当时的想法。

现在好了,有钱了,也有位置了,那小姑娘一个一个地往上扑,开始我还能控制得住,后来我觉得,我身边的人都这样,我觉得挺正常的,完了以后,我也就灯红酒绿了,我也就花天酒地了,我觉得我还挺有成就感。

所以,在邓佳佳怀孕这件事上,段西风是处于下风的,他对她好,对她体贴,关怀,完全是出自于他自己内心的愧疚。他知道不能从自己的立场去劝导她,他就让邓佳佳多考虑她自己的未来,生孩子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可邓佳佳并不这样想,她知道段西风不但有钱,他还是个老实,善良,顾家的男人,对她来说,这简直是好男人,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?以她自己能力,何时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?现在机会来了,她唯有抓住肚子里的孩子,她才能留住他。所以,她用段西风的事业和家庭相威胁,让段西风同意她留下这一胎。

我想让你每天都陪着我,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想让你离婚。

段西风最后同意邓佳佳留下这一胎,除了邓佳佳自己说的自身身体情况外,最主要的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只希望这个孩子,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。在孩子出生之前,这段时间里,我不方便找工作,我希望你能照顾我,帮助我的生活,我保证我不会闹,更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,我只希望能当个妈妈。

可是,也只有段西风会相信邓佳佳,一而再再而三。

事实上,这时的邓佳佳已经毫无顾忌。她在段西风公司附近的广场购物,以不方便打车为由要求段西风来接,她租住的新家要求备一套段西风的睡衣,每晚以不一样的理由央求段西风过夜,一个星期七天,段西风要陪她六天。

就这样邓佳佳还不知足,在殷素梅姨晕倒,苏青打电话催段西风回家时,在人命关天的时刻,邓佳佳终于露出真面目,理直气壮质问段西风:你还真把那家当家啊?

今天咱必须把这事说清楚,你以为我愿意一直跟你偷偷摸摸过日子呀?你是不是要走?你今天要是敢走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,咱们把这事说清楚了。

是非颠倒,三观歪曲,邓佳佳以为怀了段西风的孩子,和段西风住在一起,她就是段西风的妻子了?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一方面是段西风的不作为,助长了她的嚣张跋扈,一方面是她自身的贪婪和懒惰,想用一个孩子换自己后半生的衣食无忧。

邓佳佳说自己是爱段西风的,不是因为他的钱财,这话连段西风听了,也呵呵大笑。

你爱我?你真爱我吗?你爱我,你破坏我的家庭?你爱我,你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爱我?我告诉你,邓佳佳,你就是一个坏人,你就是一混蛋,你爱的就是你自己,你就是个自私的人。

是的,邓佳佳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混蛋的女人。

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,段西风的背后,是苏青。没有苏青,不会有段西风的成功。

而邓佳佳,存着侥幸,不劳而获的心态去窃取别人的幸福,想用男人来翻身,一步登天,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光明正大的手段去获取幸福,最后害人害己,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可怜。

在邓佳佳和已婚男段西风发生关系后的三个月,她找到段西风。这时的段西风很紧张,巴不得可以和她撇清关系,邓佳佳洞悉人心,她笑着和段西风说:

我邓佳佳不是那种拿着男人把柄耍手段的人,那天我也是喝多了,觉得你人不错,所以我才跟你走的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聪明的邓佳佳,一方面既安抚了段西风,使他不急于逃避,又亮出了自己清高,不随便的品性。在段西风问她找他是有什么事时,她妩媚一笑,反问段西风,难道没有什么事,就不能约你出来了?最后又话风一转,说自己怀孕了,是段西风的,她似笑非笑看段西风的反应。

换成别的女孩子,遇到这样的事情,其实早就紧张得不得了了,不知该怎么办了,可邓佳佳呢?她单枪匹马,一个人来面对段西风,比起紧张,坐立不安的段西风,邓佳佳却一副游刃有余,看好戏,毫不在乎的局外人心态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你别紧张,我不会拿这孩子要挟你的,更不会破坏你的家庭。

邓佳佳多么会说话,一针见血,开头就先给段西风吃了一个定心丸。

既然不会拿孩子要挟他,又不会破坏他的家庭,那什么都好说,对段西风来说,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,就不算什么事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是的,邓佳佳一开始要的的确只是钱。

邓佳佳,单亲家庭长大,她的母亲只把她当摇钱树,从不关心她,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麻将,她的哥哥无所事事,空有一身蛮力,曾三次进出监狱。全家的经济支出都系在邓佳佳身上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她大学毕业,只身来北京闯荡,住最简陋的地下室。工作还没一点起色,就发生了和段西风这样的事,她不需要钱吗?她最需要钱了。

她第一次向段西风要钱,小心翼翼的解释理由:

我觉得这酒吧的工作,还是不太适合我,我也就没继续干下去了。现在又检查出怀孕了,再加上房租又要交了。

我在这也没有什么朋友,家人更是指望不上了,今天我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帮帮我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《咱们结婚吧》陪酒女邓佳佳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,把自己作死的?
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楚楚可怜,令人动容,大概大部分男人都会心软,更何况是做错事的老实善良的段西风。

这时的邓佳佳,她只问段西风要一万块钱,可段西风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万五,送她回地下室的家,又提议让她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,他负责出钱,临走时,他又拿出一叠钱放桌子上给她。

段西风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系列操作下来,邓佳佳的心思,早已发生了变化。

我的未来不用你担心,你的家庭也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。

口口声声说不会拿孩子要挟段西风的邓佳佳,现在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给出的理由就是,她的子宫内膜太薄,如果做了的话,以后就怀不上了。

大夫跟我说了,如果我拿掉这个孩子的话,以后就可能怀不上了,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。

邓佳佳的理由,无懈可击。

可段西风是不肯的,他有家有妻子,妻子也已经怀孕,他心里是有苏青的,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下去,他认为邓佳佳出尔反尔,甚至说出她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,这彻底惹怒了邓佳佳,使她把一切责任推到段西风身上。

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竟然不相信我,你拿我邓佳佳当什么人了?你以为我是陪酒小姐啊?我也是个大学生,那天在KTV,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

那天晚上的段西风,醉得一塌糊涂,他不知道那晚和邓佳佳之间,到底是谁先主动,或许是她,但也有可能是他,因为事发后他和果然聊起这段经历,他坦诚了自己当时的想法。

现在好了,有钱了,也有位置了,那小姑娘一个一个地往上扑,开始我还能控制得住,后来我觉得,我身边的人都这样,我觉得挺正常的,完了以后,我也就灯红酒绿了,我也就花天酒地了,我觉得我还挺有成就感。

所以,在邓佳佳怀孕这件事上,段西风是处于下风的,他对她好,对她体贴,关怀,完全是出自于他自己内心的愧疚。他知道不能从自己的立场去劝导她,他就让邓佳佳多考虑她自己的未来,生孩子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可邓佳佳并不这样想,她知道段西风不但有钱,他还是个老实,善良,顾家的男人,对她来说,这简直是好男人,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?以她自己能力,何时才能在北京站稳脚跟?现在机会来了,她唯有抓住肚子里的孩子,她才能留住他。所以,她用段西风的事业和家庭相威胁,让段西风同意她留下这一胎。

我想让你每天都陪着我,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想让你离婚。

段西风最后同意邓佳佳留下这一胎,除了邓佳佳自己说的自身身体情况外,最主要的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只希望这个孩子,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。在孩子出生之前,这段时间里,我不方便找工作,我希望你能照顾我,帮助我的生活,我保证我不会闹,更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,我只希望能当个妈妈。

可是,也只有段西风会相信邓佳佳,一而再再而三。

事实上,这时的邓佳佳已经毫无顾忌。她在段西风公司附近的广场购物,以不方便打车为由要求段西风来接,她租住的新家要求备一套段西风的睡衣,每晚以不一样的理由央求段西风过夜,一个星期七天,段西风要陪她六天。

就这样邓佳佳还不知足,在殷素梅姨晕倒,苏青打电话催段西风回家时,在人命关天的时刻,邓佳佳终于露出真面目,理直气壮质问段西风:你还真把那家当家啊?

今天咱必须把这事说清楚,你以为我愿意一直跟你偷偷摸摸过日子呀?你是不是要走?你今天要是敢走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,咱们把这事说清楚了。

是非颠倒,三观歪曲,邓佳佳以为怀了段西风的孩子,和段西风住在一起,她就是段西风的妻子了?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一方面是段西风的不作为,助长了她的嚣张跋扈,一方面是她自身的贪婪和懒惰,想用一个孩子换自己后半生的衣食无忧。

邓佳佳说自己是爱段西风的,不是因为他的钱财,这话连段西风听了,也呵呵大笑。

你爱我?你真爱我吗?你爱我,你破坏我的家庭?你爱我,你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爱我?我告诉你,邓佳佳,你就是一个坏人,你就是一混蛋,你爱的就是你自己,你就是个自私的人。

是的,邓佳佳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又混蛋的女人。

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,段西风的背后,是苏青。没有苏青,不会有段西风的成功。

而邓佳佳,存着侥幸,不劳而获的心态去窃取别人的幸福,想用男人来翻身,一步登天,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光明正大的手段去获取幸福,最后害人害己,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可怜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12:01
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12:11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