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云金为什么离开德云社(曹云金退出德云社真实原因)

前方的文章列举了谢天顺的退出。而徐德亮的退出应该是一个导火索,争议的一个大还是侯耀华、高鹤彩、徐德亮的隐退,如今,舆论界还为事情争议不停歇。 何云伟是北京怀柔人,从小爱东北二人转,之后到宿松…

曹云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,言外之意就是另外半个是何云伟和李菁养活的,狂妄到这种程度。

某年的跨年演出,曹云金在后台一晚上没理郭德纲,当时曹云金倒二,上台后很卖力气的表演,玩了命的说相声。下台后郭德纲说了一句:曹云金你真能搅和。曹云金不言语,哈哈大笑直奔后台。

演完最后一个节目,郭德纲换好衣服往车上走,对王海和王俣钦说:“万幸,我自己还能干,我要指着他们,早把牙饿干了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没多久是郭德纲的生日,楼上演出,楼下吃饭。郭德纲特地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位置,他坐下吃了几口菜,不一会就拿着杯子出去了,挨桌的训话,挨桌骂人,唯独有两个人没有训也没喊:一个是王俣钦,一个是李鹤东。

训完话,站起身就像外走,王海拦着不让他走。两个人就矫情起来了。到了郭家菜门口,曹云金告诉王海:“我不够吃的,我吃不饱。”王海哭着找郭德纲,说拦不住他了。

郭德纲走了出来,恰好到大厅关公像的旁边。看见了郭德纲就说:“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”一转身跪在关公像前:“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,再回来我就是个XX。”向外而去。

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电话,原话是:“我闹完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正在楼上盯着演出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。

郭德纲下楼,王惠正跟一帮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们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。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,王惠一跪下所有徒弟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走了,何云伟还在,就是摆了曹云金一道。不久曹云金也后悔了,就托人带话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年后郭德纲也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曹云金就这样演着,何云伟却不见了人影,直到李鹤彪打记者之后,何云伟和曹云金双双退出,结束了这段师徒感情。

还有曹云金的搭档刘云天,郭德纲谈到过还列了三个条件:第一,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;第二,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;第三,保证你的收入翻倍。

但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走,郭德纲和曹云金说了,刘云天跟你义无反顾,你要处处带着他,加倍地疼他,以报答他对你的这份好。

日后如何,且听各位分说。

曹云金当时在台上比不过何云伟,所以他们之间也有矛盾。两个人的关系很微妙互相看不起。何云伟和李菁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回分开,都是郭德纲做工作。他们跟徐德亮,是那种掐着半拉眼看不上的关系。

这几个人腕儿越来越大,发展得越来越好。曹云金在后台的时候,后台演员没人敢靠近,他的架势太霸气了,撇着嘴翘着腿,谁都不理。

有一次后台黑板写着,岳云鹏唱竹板书,李菁贴板。何云伟问李菁:你给岳云鹏贴板?李菁回答:我给他贴板我就是XX。当时,岳云鹏就站在他们身后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,言外之意就是另外半个是何云伟和李菁养活的,狂妄到这种程度。

某年的跨年演出,曹云金在后台一晚上没理郭德纲,当时曹云金倒二,上台后很卖力气的表演,玩了命的说相声。下台后郭德纲说了一句:曹云金你真能搅和。曹云金不言语,哈哈大笑直奔后台。

演完最后一个节目,郭德纲换好衣服往车上走,对王海和王俣钦说:“万幸,我自己还能干,我要指着他们,早把牙饿干了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没多久是郭德纲的生日,楼上演出,楼下吃饭。郭德纲特地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位置,他坐下吃了几口菜,不一会就拿着杯子出去了,挨桌的训话,挨桌骂人,唯独有两个人没有训也没喊:一个是王俣钦,一个是李鹤东。

训完话,站起身就像外走,王海拦着不让他走。两个人就矫情起来了。到了郭家菜门口,曹云金告诉王海:“我不够吃的,我吃不饱。”王海哭着找郭德纲,说拦不住他了。

郭德纲走了出来,恰好到大厅关公像的旁边。看见了郭德纲就说:“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”一转身跪在关公像前:“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,再回来我就是个XX。”向外而去。

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电话,原话是:“我闹完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正在楼上盯着演出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。

郭德纲下楼,王惠正跟一帮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们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。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,王惠一跪下所有徒弟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走了,何云伟还在,就是摆了曹云金一道。不久曹云金也后悔了,就托人带话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年后郭德纲也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曹云金就这样演着,何云伟却不见了人影,直到李鹤彪打记者之后,何云伟和曹云金双双退出,结束了这段师徒感情。

还有曹云金的搭档刘云天,郭德纲谈到过还列了三个条件:第一,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;第二,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;第三,保证你的收入翻倍。

但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走,郭德纲和曹云金说了,刘云天跟你义无反顾,你要处处带着他,加倍地疼他,以报答他对你的这份好。

日后如何,且听各位分说。

至于李菁,郭德纲的说法是,他们两个之间的纽带就是金钱。没有人情,没有交往,没有义气,郭德纲想尽办法暖他的心,想把他拉拢成自己人,却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最终的定义:德云社对他只有付出没有亏欠。

何云伟在生活上备受郭德纲夫妇的照顾,在家里闹肚子不舒服没人管,给王惠打电话,开车去家里接他;后来出去住了,说想吃鱼,王惠给他炖好了,封得严严实实,带到后台让他吃,拿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。

何云伟结婚时,郭德纲拿了六万给他,王惠连夜做了床被褥,但没多久就闹婚变,甚至将自己的过错推到原配身上,为了自己的利益,编造出这样的瞎话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当时在台上比不过何云伟,所以他们之间也有矛盾。两个人的关系很微妙互相看不起。何云伟和李菁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回分开,都是郭德纲做工作。他们跟徐德亮,是那种掐着半拉眼看不上的关系。

这几个人腕儿越来越大,发展得越来越好。曹云金在后台的时候,后台演员没人敢靠近,他的架势太霸气了,撇着嘴翘着腿,谁都不理。

有一次后台黑板写着,岳云鹏唱竹板书,李菁贴板。何云伟问李菁:你给岳云鹏贴板?李菁回答:我给他贴板我就是XX。当时,岳云鹏就站在他们身后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,言外之意就是另外半个是何云伟和李菁养活的,狂妄到这种程度。

某年的跨年演出,曹云金在后台一晚上没理郭德纲,当时曹云金倒二,上台后很卖力气的表演,玩了命的说相声。下台后郭德纲说了一句:曹云金你真能搅和。曹云金不言语,哈哈大笑直奔后台。

演完最后一个节目,郭德纲换好衣服往车上走,对王海和王俣钦说:“万幸,我自己还能干,我要指着他们,早把牙饿干了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没多久是郭德纲的生日,楼上演出,楼下吃饭。郭德纲特地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位置,他坐下吃了几口菜,不一会就拿着杯子出去了,挨桌的训话,挨桌骂人,唯独有两个人没有训也没喊:一个是王俣钦,一个是李鹤东。

训完话,站起身就像外走,王海拦着不让他走。两个人就矫情起来了。到了郭家菜门口,曹云金告诉王海:“我不够吃的,我吃不饱。”王海哭着找郭德纲,说拦不住他了。

郭德纲走了出来,恰好到大厅关公像的旁边。看见了郭德纲就说:“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”一转身跪在关公像前:“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,再回来我就是个XX。”向外而去。

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电话,原话是:“我闹完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正在楼上盯着演出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。

郭德纲下楼,王惠正跟一帮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们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。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,王惠一跪下所有徒弟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走了,何云伟还在,就是摆了曹云金一道。不久曹云金也后悔了,就托人带话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年后郭德纲也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曹云金就这样演着,何云伟却不见了人影,直到李鹤彪打记者之后,何云伟和曹云金双双退出,结束了这段师徒感情。

还有曹云金的搭档刘云天,郭德纲谈到过还列了三个条件:第一,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;第二,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;第三,保证你的收入翻倍。

但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走,郭德纲和曹云金说了,刘云天跟你义无反顾,你要处处带着他,加倍地疼他,以报答他对你的这份好。

日后如何,且听各位分说。

何云伟是北京昌平人,从小爱相声,之后到广德楼看演出,张文顺说这孩子可爱,就布给了郭德纲,郭德纲就把他收了,也是真痛他,对得起他。

但何云伟有个坏毛病,老是以自我为中心,天地君亲师都不存在,一旦心情不好就开始闹。有一次和李菁闹别扭,他都窜到头一排的桌子了,把观众的茶壶茶碗都踢下去。郭德纲急忙到后台询问,半天都没问明白,他就一个劲地在那哭,哭得跟泪人似的。

他就不能受一丁点委屈,心理素质极差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至于李菁,郭德纲的说法是,他们两个之间的纽带就是金钱。没有人情,没有交往,没有义气,郭德纲想尽办法暖他的心,想把他拉拢成自己人,却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最终的定义:德云社对他只有付出没有亏欠。

何云伟在生活上备受郭德纲夫妇的照顾,在家里闹肚子不舒服没人管,给王惠打电话,开车去家里接他;后来出去住了,说想吃鱼,王惠给他炖好了,封得严严实实,带到后台让他吃,拿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。

何云伟结婚时,郭德纲拿了六万给他,王惠连夜做了床被褥,但没多久就闹婚变,甚至将自己的过错推到原配身上,为了自己的利益,编造出这样的瞎话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当时在台上比不过何云伟,所以他们之间也有矛盾。两个人的关系很微妙互相看不起。何云伟和李菁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回分开,都是郭德纲做工作。他们跟徐德亮,是那种掐着半拉眼看不上的关系。

这几个人腕儿越来越大,发展得越来越好。曹云金在后台的时候,后台演员没人敢靠近,他的架势太霸气了,撇着嘴翘着腿,谁都不理。

有一次后台黑板写着,岳云鹏唱竹板书,李菁贴板。何云伟问李菁:你给岳云鹏贴板?李菁回答:我给他贴板我就是XX。当时,岳云鹏就站在他们身后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,言外之意就是另外半个是何云伟和李菁养活的,狂妄到这种程度。

某年的跨年演出,曹云金在后台一晚上没理郭德纲,当时曹云金倒二,上台后很卖力气的表演,玩了命的说相声。下台后郭德纲说了一句:曹云金你真能搅和。曹云金不言语,哈哈大笑直奔后台。

演完最后一个节目,郭德纲换好衣服往车上走,对王海和王俣钦说:“万幸,我自己还能干,我要指着他们,早把牙饿干了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没多久是郭德纲的生日,楼上演出,楼下吃饭。郭德纲特地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位置,他坐下吃了几口菜,不一会就拿着杯子出去了,挨桌的训话,挨桌骂人,唯独有两个人没有训也没喊:一个是王俣钦,一个是李鹤东。

训完话,站起身就像外走,王海拦着不让他走。两个人就矫情起来了。到了郭家菜门口,曹云金告诉王海:“我不够吃的,我吃不饱。”王海哭着找郭德纲,说拦不住他了。

郭德纲走了出来,恰好到大厅关公像的旁边。看见了郭德纲就说:“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”一转身跪在关公像前:“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,再回来我就是个XX。”向外而去。

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电话,原话是:“我闹完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正在楼上盯着演出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。

郭德纲下楼,王惠正跟一帮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们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。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,王惠一跪下所有徒弟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走了,何云伟还在,就是摆了曹云金一道。不久曹云金也后悔了,就托人带话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年后郭德纲也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曹云金就这样演着,何云伟却不见了人影,直到李鹤彪打记者之后,何云伟和曹云金双双退出,结束了这段师徒感情。

还有曹云金的搭档刘云天,郭德纲谈到过还列了三个条件:第一,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;第二,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;第三,保证你的收入翻倍。

但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走,郭德纲和曹云金说了,刘云天跟你义无反顾,你要处处带着他,加倍地疼他,以报答他对你的这份好。

日后如何,且听各位分说。

前面的文章提到了徐德亮的退出。而徐德亮的退出只是一个引子,争议最大的还是何云伟、李菁、曹云金的出走,直到今天,舆论还为这些事情争议不休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何云伟是北京昌平人,从小爱相声,之后到广德楼看演出,张文顺说这孩子可爱,就布给了郭德纲,郭德纲就把他收了,也是真痛他,对得起他。

但何云伟有个坏毛病,老是以自我为中心,天地君亲师都不存在,一旦心情不好就开始闹。有一次和李菁闹别扭,他都窜到头一排的桌子了,把观众的茶壶茶碗都踢下去。郭德纲急忙到后台询问,半天都没问明白,他就一个劲地在那哭,哭得跟泪人似的。

他就不能受一丁点委屈,心理素质极差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至于李菁,郭德纲的说法是,他们两个之间的纽带就是金钱。没有人情,没有交往,没有义气,郭德纲想尽办法暖他的心,想把他拉拢成自己人,却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最终的定义:德云社对他只有付出没有亏欠。

何云伟在生活上备受郭德纲夫妇的照顾,在家里闹肚子不舒服没人管,给王惠打电话,开车去家里接他;后来出去住了,说想吃鱼,王惠给他炖好了,封得严严实实,带到后台让他吃,拿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。

何云伟结婚时,郭德纲拿了六万给他,王惠连夜做了床被褥,但没多久就闹婚变,甚至将自己的过错推到原配身上,为了自己的利益,编造出这样的瞎话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当时在台上比不过何云伟,所以他们之间也有矛盾。两个人的关系很微妙互相看不起。何云伟和李菁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回分开,都是郭德纲做工作。他们跟徐德亮,是那种掐着半拉眼看不上的关系。

这几个人腕儿越来越大,发展得越来越好。曹云金在后台的时候,后台演员没人敢靠近,他的架势太霸气了,撇着嘴翘着腿,谁都不理。

有一次后台黑板写着,岳云鹏唱竹板书,李菁贴板。何云伟问李菁:你给岳云鹏贴板?李菁回答:我给他贴板我就是XX。当时,岳云鹏就站在他们身后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曹云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,言外之意就是另外半个是何云伟和李菁养活的,狂妄到这种程度。

某年的跨年演出,曹云金在后台一晚上没理郭德纲,当时曹云金倒二,上台后很卖力气的表演,玩了命的说相声。下台后郭德纲说了一句:曹云金你真能搅和。曹云金不言语,哈哈大笑直奔后台。

演完最后一个节目,郭德纲换好衣服往车上走,对王海和王俣钦说:“万幸,我自己还能干,我要指着他们,早把牙饿干了。

曹云金何云伟退出德云社始末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描述的真相

没多久是郭德纲的生日,楼上演出,楼下吃饭。郭德纲特地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位置,他坐下吃了几口菜,不一会就拿着杯子出去了,挨桌的训话,挨桌骂人,唯独有两个人没有训也没喊:一个是王俣钦,一个是李鹤东。

训完话,站起身就像外走,王海拦着不让他走。两个人就矫情起来了。到了郭家菜门口,曹云金告诉王海:“我不够吃的,我吃不饱。”王海哭着找郭德纲,说拦不住他了。

郭德纲走了出来,恰好到大厅关公像的旁边。看见了郭德纲就说:“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”一转身跪在关公像前:“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,再回来我就是个XX。”向外而去。

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电话,原话是:“我闹完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正在楼上盯着演出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。

郭德纲下楼,王惠正跟一帮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们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。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,王惠一跪下所有徒弟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走了,何云伟还在,就是摆了曹云金一道。不久曹云金也后悔了,就托人带话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年后郭德纲也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曹云金就这样演着,何云伟却不见了人影,直到李鹤彪打记者之后,何云伟和曹云金双双退出,结束了这段师徒感情。

还有曹云金的搭档刘云天,郭德纲谈到过还列了三个条件:第一,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;第二,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;第三,保证你的收入翻倍。

但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走,郭德纲和曹云金说了,刘云天跟你义无反顾,你要处处带着他,加倍地疼他,以报答他对你的这份好。

日后如何,且听各位分说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6日 17:21
下一篇 2022年9月3日 21:17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