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先发现的桂姨是孤狼(伪装者细思极恐的细节)

徐百川,是阿贞的他母亲,被季家暴打一顿后,被罗坑发现,培养成了苏联间谍。 她本是一个农村老家妇女,却逐渐蜕变,成了日本的传统大头目。 照说,她应该是一个失去亲生妹妹的可怜妇女,却竟然会变得是非不分,…

但是明家把她赶了出去,让她流离失所,所以她记恨明家,希望用尽全部力气去摧毁明家。

汪曼春曾给她一大笔钱,可是,她拒绝了。

她并不缺钱,收拾明家,是从骨子里生出的怨恨,这点跟汪曼春记恨明镜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她认同日本人,为日本人全心全意地效劳,立场上的错位,注定了她的结局,终究无法得到善终。

至于对阿诚的坦诚沟通,也不过是想利用阿诚,套取更多线索。

她从来没有把阿诚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,在分别多年后,也不会对阿诚产生深厚的感情。

她对阿诚,只是利用而已,没有半分真情。

阿诚自然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方寸大乱,听信她的谎言。

桂姨把自己塑造为,被男人深深伤害过,失去儿子的可怜女子。

可怜和无辜是假象,是潜入明家做间谍的幌子,最深层的本质在于,她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,精致的个人主义者。

她一直计较的都是个人得失,全然把错误都归结于余老板和明家身上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余老板消失了,她无处寻觅,只能把怒火发泄在明家。

她对明家的恨,就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灵魂扭曲,善恶不分的人。

如果当初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在明家好好工作,或许明镜会给她寻一个靠谱的人家。

若不是她贪慕虚荣,想快速实现阶级的跨越,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,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,还飞蛾扑火。

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对方的甜言蜜语并不靠谱,但还是听之任之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在失去儿子后,又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,反省自己的错误,将一切责任归咎于无辜的阿诚,以此得到心灵的宽慰。

虐待自己的养子,无法正视自己错误的桂姨,本身就没有资格做母亲,所以明家才会收养阿诚,将她撵了出去。

可是桂姨离开明家后,生活艰难,却并没有从过往的错失中得到教训,也没有自己的思考,而是固执地认为,是明家害惨了自己。

她最擅长推卸责任,让自己处于可怜的状态,所以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孤苦,实际上却很可恨。

写在最后:

回顾桂姨的一生,年少遭遇感情重创,生子后又骨肉分离,中年无所依靠,老年却不得善终。

她的一生,最美好的时光错付给了余老板,良辰美景之下,终究是一场幻梦。

细究之下,余老板才是伤害桂姨最深的罪魁祸首。

在剧中,他远走高飞,不知踪影,全然不用付任何责任,只留下无尽伤痛给桂姨。

被伤害后,她的心灵扭曲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就如她的代号一样,孤狼,孤苦无依,没有情感牵绊,像狼一般的狠辣无情,这个代号极其贴切地映照出她的命运。

虐待儿童,投诚日本人,都是违背人性和原则的一条死路。

在国家利益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爱国,不管你有多么委屈,多么难受,都不应该为了一己之利,放弃国家利益不顾,只顾自己。

所以,她的结局,早就注定好了,这条不归路,终究是阿诚亲自送她上路。

她无法接受,看到10岁的阿诚,她更是痛到心扉。

无处发泄愤怒的她,只能将所有脾气都撒在年幼的阿诚身上。

阿诚被桂姨虐待,这件事被明家知晓。

善良又正义的大姐收留了阿诚,并把失心疯的桂姨撵出了明家。

一无所有的桂姨,回到了东北老家,这才遇到了南田洋子。

南田最擅长情感疗愈,对于身心俱疲,情感困惑的桂姨,她自然不在话下。

不管是汪曼春还是桂姨,都是被南田培养出来的。

这时的桂姨,看到南田的出现,无异于是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,无依无靠的她自然会抓紧。

以桂姨贪慕虚荣,想快速致富的想法,不管是余老板还是南田,只要有机会攀上,她都不会放过。

所以,在大是大非,国家利益面前,她选择了个人利益,从普通妇女转变为一个卖国贼。

她也实现了财富和身份的转变,变为了一个冷血残酷的间谍。

她利用自己中国人的身份,为日本人立下大功,残害了多少中国同胞,从这点来说,她的转变,让人无法对她同情。

虽然她被欺骗了感情,却终究得不到大家的同情。

2. 扭曲的灵魂造就了她的死亡之路

桂姨之所以痛恨明家,主要是因为,她在痛苦之时,被明家无情地撵了出去。

按她的思维,本是一个苦命女人,却为何要受到如此结局?

阿诚受点虐待算什么?跟她受的苦比起来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在她的价值观里,阿诚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,自己养大他,实属不易,就算偶尔发发疯,也是情有可原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但是明家把她赶了出去,让她流离失所,所以她记恨明家,希望用尽全部力气去摧毁明家。

汪曼春曾给她一大笔钱,可是,她拒绝了。

她并不缺钱,收拾明家,是从骨子里生出的怨恨,这点跟汪曼春记恨明镜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她认同日本人,为日本人全心全意地效劳,立场上的错位,注定了她的结局,终究无法得到善终。

至于对阿诚的坦诚沟通,也不过是想利用阿诚,套取更多线索。

她从来没有把阿诚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,在分别多年后,也不会对阿诚产生深厚的感情。

她对阿诚,只是利用而已,没有半分真情。

阿诚自然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方寸大乱,听信她的谎言。

桂姨把自己塑造为,被男人深深伤害过,失去儿子的可怜女子。

可怜和无辜是假象,是潜入明家做间谍的幌子,最深层的本质在于,她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,精致的个人主义者。

她一直计较的都是个人得失,全然把错误都归结于余老板和明家身上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余老板消失了,她无处寻觅,只能把怒火发泄在明家。

她对明家的恨,就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灵魂扭曲,善恶不分的人。

如果当初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在明家好好工作,或许明镜会给她寻一个靠谱的人家。

若不是她贪慕虚荣,想快速实现阶级的跨越,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,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,还飞蛾扑火。

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对方的甜言蜜语并不靠谱,但还是听之任之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在失去儿子后,又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,反省自己的错误,将一切责任归咎于无辜的阿诚,以此得到心灵的宽慰。

虐待自己的养子,无法正视自己错误的桂姨,本身就没有资格做母亲,所以明家才会收养阿诚,将她撵了出去。

可是桂姨离开明家后,生活艰难,却并没有从过往的错失中得到教训,也没有自己的思考,而是固执地认为,是明家害惨了自己。

她最擅长推卸责任,让自己处于可怜的状态,所以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孤苦,实际上却很可恨。

写在最后:

回顾桂姨的一生,年少遭遇感情重创,生子后又骨肉分离,中年无所依靠,老年却不得善终。

她的一生,最美好的时光错付给了余老板,良辰美景之下,终究是一场幻梦。

细究之下,余老板才是伤害桂姨最深的罪魁祸首。

在剧中,他远走高飞,不知踪影,全然不用付任何责任,只留下无尽伤痛给桂姨。

被伤害后,她的心灵扭曲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就如她的代号一样,孤狼,孤苦无依,没有情感牵绊,像狼一般的狠辣无情,这个代号极其贴切地映照出她的命运。

虐待儿童,投诚日本人,都是违背人性和原则的一条死路。

在国家利益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爱国,不管你有多么委屈,多么难受,都不应该为了一己之利,放弃国家利益不顾,只顾自己。

所以,她的结局,早就注定好了,这条不归路,终究是阿诚亲自送她上路。

就这样,桂姨一步步走入余老板的谋算中,她先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孤儿院,痴痴回到明家,等待余老板来迎娶她。

可是,她等啊等啊,终究没能等到余老板的消息,因想念自己的儿子,她去福利院看儿子,却得知了一个事实。

余老板早就有家室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,被欺骗感情的桂姨无路可走,只好把孤儿院的儿子,也就是阿诚接回了家。

她悉心照顾,养到10岁,依然在明家帮佣。她把所有的爱都投注到阿诚身上,以为阿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这种美好的日子随着孤儿院院长的死而结束,在院长临死之前,吐露出阿诚并不是桂姨的亲生儿子,她早被余老板收买了。

桂姨的亲生儿子被余老板抱走了,所以院长才会让阿诚充当桂姨的亲生儿子。‘

真相一旦揭露,桂姨彻底崩溃,她发现自己的爱情理想幻灭了,自己只不过是余老板求子的工具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她无法接受,看到10岁的阿诚,她更是痛到心扉。

无处发泄愤怒的她,只能将所有脾气都撒在年幼的阿诚身上。

阿诚被桂姨虐待,这件事被明家知晓。

善良又正义的大姐收留了阿诚,并把失心疯的桂姨撵出了明家。

一无所有的桂姨,回到了东北老家,这才遇到了南田洋子。

南田最擅长情感疗愈,对于身心俱疲,情感困惑的桂姨,她自然不在话下。

不管是汪曼春还是桂姨,都是被南田培养出来的。

这时的桂姨,看到南田的出现,无异于是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,无依无靠的她自然会抓紧。

以桂姨贪慕虚荣,想快速致富的想法,不管是余老板还是南田,只要有机会攀上,她都不会放过。

所以,在大是大非,国家利益面前,她选择了个人利益,从普通妇女转变为一个卖国贼。

她也实现了财富和身份的转变,变为了一个冷血残酷的间谍。

她利用自己中国人的身份,为日本人立下大功,残害了多少中国同胞,从这点来说,她的转变,让人无法对她同情。

虽然她被欺骗了感情,却终究得不到大家的同情。

2. 扭曲的灵魂造就了她的死亡之路

桂姨之所以痛恨明家,主要是因为,她在痛苦之时,被明家无情地撵了出去。

按她的思维,本是一个苦命女人,却为何要受到如此结局?

阿诚受点虐待算什么?跟她受的苦比起来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在她的价值观里,阿诚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,自己养大他,实属不易,就算偶尔发发疯,也是情有可原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但是明家把她赶了出去,让她流离失所,所以她记恨明家,希望用尽全部力气去摧毁明家。

汪曼春曾给她一大笔钱,可是,她拒绝了。

她并不缺钱,收拾明家,是从骨子里生出的怨恨,这点跟汪曼春记恨明镜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她认同日本人,为日本人全心全意地效劳,立场上的错位,注定了她的结局,终究无法得到善终。

至于对阿诚的坦诚沟通,也不过是想利用阿诚,套取更多线索。

她从来没有把阿诚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,在分别多年后,也不会对阿诚产生深厚的感情。

她对阿诚,只是利用而已,没有半分真情。

阿诚自然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方寸大乱,听信她的谎言。

桂姨把自己塑造为,被男人深深伤害过,失去儿子的可怜女子。

可怜和无辜是假象,是潜入明家做间谍的幌子,最深层的本质在于,她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,精致的个人主义者。

她一直计较的都是个人得失,全然把错误都归结于余老板和明家身上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余老板消失了,她无处寻觅,只能把怒火发泄在明家。

她对明家的恨,就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灵魂扭曲,善恶不分的人。

如果当初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在明家好好工作,或许明镜会给她寻一个靠谱的人家。

若不是她贪慕虚荣,想快速实现阶级的跨越,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,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,还飞蛾扑火。

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对方的甜言蜜语并不靠谱,但还是听之任之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在失去儿子后,又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,反省自己的错误,将一切责任归咎于无辜的阿诚,以此得到心灵的宽慰。

虐待自己的养子,无法正视自己错误的桂姨,本身就没有资格做母亲,所以明家才会收养阿诚,将她撵了出去。

可是桂姨离开明家后,生活艰难,却并没有从过往的错失中得到教训,也没有自己的思考,而是固执地认为,是明家害惨了自己。

她最擅长推卸责任,让自己处于可怜的状态,所以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孤苦,实际上却很可恨。

写在最后:

回顾桂姨的一生,年少遭遇感情重创,生子后又骨肉分离,中年无所依靠,老年却不得善终。

她的一生,最美好的时光错付给了余老板,良辰美景之下,终究是一场幻梦。

细究之下,余老板才是伤害桂姨最深的罪魁祸首。

在剧中,他远走高飞,不知踪影,全然不用付任何责任,只留下无尽伤痛给桂姨。

被伤害后,她的心灵扭曲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就如她的代号一样,孤狼,孤苦无依,没有情感牵绊,像狼一般的狠辣无情,这个代号极其贴切地映照出她的命运。

虐待儿童,投诚日本人,都是违背人性和原则的一条死路。

在国家利益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爱国,不管你有多么委屈,多么难受,都不应该为了一己之利,放弃国家利益不顾,只顾自己。

所以,她的结局,早就注定好了,这条不归路,终究是阿诚亲自送她上路。

按理说,她只是一个失去亲生儿子的可怜妇女,却为何会变得是非不分,抛弃了民族大义?

她为什么那么坏呢?

1. 原生家庭和性格特质决定了桂姨的人生轨迹

桂姨,本在乡下生活,因为在明家帮佣,才到了上海。在灯红酒绿,繁华热闹的上海,18岁的桂姨被眼前的一切迷失了双眼。

因为想尽快过上好日子,她认识了经商的余老板,余老板财大气粗,对她呵护备至,这让她有了,一种强烈的愿望,那就是想通过余老板实现阶级的跨越。

这种欲望一旦滋生,就会掩盖事实的真相,桂姨完全不计较余老板早有家室,还任由自己陷入了对方的甜蜜陷阱中。

未婚的姑娘珠胎暗结,桂姨听信了余老板的话,认为会子凭母贵,得到应有的荣华,却没想到,生下孩子后,余老板主动提出,让孩子送孤儿院,不影响桂姨的名声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就这样,桂姨一步步走入余老板的谋算中,她先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孤儿院,痴痴回到明家,等待余老板来迎娶她。

可是,她等啊等啊,终究没能等到余老板的消息,因想念自己的儿子,她去福利院看儿子,却得知了一个事实。

余老板早就有家室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,被欺骗感情的桂姨无路可走,只好把孤儿院的儿子,也就是阿诚接回了家。

她悉心照顾,养到10岁,依然在明家帮佣。她把所有的爱都投注到阿诚身上,以为阿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这种美好的日子随着孤儿院院长的死而结束,在院长临死之前,吐露出阿诚并不是桂姨的亲生儿子,她早被余老板收买了。

桂姨的亲生儿子被余老板抱走了,所以院长才会让阿诚充当桂姨的亲生儿子。‘

真相一旦揭露,桂姨彻底崩溃,她发现自己的爱情理想幻灭了,自己只不过是余老板求子的工具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她无法接受,看到10岁的阿诚,她更是痛到心扉。

无处发泄愤怒的她,只能将所有脾气都撒在年幼的阿诚身上。

阿诚被桂姨虐待,这件事被明家知晓。

善良又正义的大姐收留了阿诚,并把失心疯的桂姨撵出了明家。

一无所有的桂姨,回到了东北老家,这才遇到了南田洋子。

南田最擅长情感疗愈,对于身心俱疲,情感困惑的桂姨,她自然不在话下。

不管是汪曼春还是桂姨,都是被南田培养出来的。

这时的桂姨,看到南田的出现,无异于是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,无依无靠的她自然会抓紧。

以桂姨贪慕虚荣,想快速致富的想法,不管是余老板还是南田,只要有机会攀上,她都不会放过。

所以,在大是大非,国家利益面前,她选择了个人利益,从普通妇女转变为一个卖国贼。

她也实现了财富和身份的转变,变为了一个冷血残酷的间谍。

她利用自己中国人的身份,为日本人立下大功,残害了多少中国同胞,从这点来说,她的转变,让人无法对她同情。

虽然她被欺骗了感情,却终究得不到大家的同情。

2. 扭曲的灵魂造就了她的死亡之路

桂姨之所以痛恨明家,主要是因为,她在痛苦之时,被明家无情地撵了出去。

按她的思维,本是一个苦命女人,却为何要受到如此结局?

阿诚受点虐待算什么?跟她受的苦比起来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在她的价值观里,阿诚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,自己养大他,实属不易,就算偶尔发发疯,也是情有可原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但是明家把她赶了出去,让她流离失所,所以她记恨明家,希望用尽全部力气去摧毁明家。

汪曼春曾给她一大笔钱,可是,她拒绝了。

她并不缺钱,收拾明家,是从骨子里生出的怨恨,这点跟汪曼春记恨明镜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她认同日本人,为日本人全心全意地效劳,立场上的错位,注定了她的结局,终究无法得到善终。

至于对阿诚的坦诚沟通,也不过是想利用阿诚,套取更多线索。

她从来没有把阿诚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,在分别多年后,也不会对阿诚产生深厚的感情。

她对阿诚,只是利用而已,没有半分真情。

阿诚自然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方寸大乱,听信她的谎言。

桂姨把自己塑造为,被男人深深伤害过,失去儿子的可怜女子。

可怜和无辜是假象,是潜入明家做间谍的幌子,最深层的本质在于,她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,精致的个人主义者。

她一直计较的都是个人得失,全然把错误都归结于余老板和明家身上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余老板消失了,她无处寻觅,只能把怒火发泄在明家。

她对明家的恨,就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灵魂扭曲,善恶不分的人。

如果当初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在明家好好工作,或许明镜会给她寻一个靠谱的人家。

若不是她贪慕虚荣,想快速实现阶级的跨越,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,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,还飞蛾扑火。

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对方的甜言蜜语并不靠谱,但还是听之任之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在失去儿子后,又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,反省自己的错误,将一切责任归咎于无辜的阿诚,以此得到心灵的宽慰。

虐待自己的养子,无法正视自己错误的桂姨,本身就没有资格做母亲,所以明家才会收养阿诚,将她撵了出去。

可是桂姨离开明家后,生活艰难,却并没有从过往的错失中得到教训,也没有自己的思考,而是固执地认为,是明家害惨了自己。

她最擅长推卸责任,让自己处于可怜的状态,所以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孤苦,实际上却很可恨。

写在最后:

回顾桂姨的一生,年少遭遇感情重创,生子后又骨肉分离,中年无所依靠,老年却不得善终。

她的一生,最美好的时光错付给了余老板,良辰美景之下,终究是一场幻梦。

细究之下,余老板才是伤害桂姨最深的罪魁祸首。

在剧中,他远走高飞,不知踪影,全然不用付任何责任,只留下无尽伤痛给桂姨。

被伤害后,她的心灵扭曲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就如她的代号一样,孤狼,孤苦无依,没有情感牵绊,像狼一般的狠辣无情,这个代号极其贴切地映照出她的命运。

虐待儿童,投诚日本人,都是违背人性和原则的一条死路。

在国家利益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爱国,不管你有多么委屈,多么难受,都不应该为了一己之利,放弃国家利益不顾,只顾自己。

所以,她的结局,早就注定好了,这条不归路,终究是阿诚亲自送她上路。

桂姨,是阿诚的养母,被明家撵出去后,被南田发现,培养成了间谍。

她本是一个乡下妇女,却摇身一变,成了日本人的爪牙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按理说,她只是一个失去亲生儿子的可怜妇女,却为何会变得是非不分,抛弃了民族大义?

她为什么那么坏呢?

1. 原生家庭和性格特质决定了桂姨的人生轨迹

桂姨,本在乡下生活,因为在明家帮佣,才到了上海。在灯红酒绿,繁华热闹的上海,18岁的桂姨被眼前的一切迷失了双眼。

因为想尽快过上好日子,她认识了经商的余老板,余老板财大气粗,对她呵护备至,这让她有了,一种强烈的愿望,那就是想通过余老板实现阶级的跨越。

这种欲望一旦滋生,就会掩盖事实的真相,桂姨完全不计较余老板早有家室,还任由自己陷入了对方的甜蜜陷阱中。

未婚的姑娘珠胎暗结,桂姨听信了余老板的话,认为会子凭母贵,得到应有的荣华,却没想到,生下孩子后,余老板主动提出,让孩子送孤儿院,不影响桂姨的名声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就这样,桂姨一步步走入余老板的谋算中,她先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孤儿院,痴痴回到明家,等待余老板来迎娶她。

可是,她等啊等啊,终究没能等到余老板的消息,因想念自己的儿子,她去福利院看儿子,却得知了一个事实。

余老板早就有家室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,被欺骗感情的桂姨无路可走,只好把孤儿院的儿子,也就是阿诚接回了家。

她悉心照顾,养到10岁,依然在明家帮佣。她把所有的爱都投注到阿诚身上,以为阿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这种美好的日子随着孤儿院院长的死而结束,在院长临死之前,吐露出阿诚并不是桂姨的亲生儿子,她早被余老板收买了。

桂姨的亲生儿子被余老板抱走了,所以院长才会让阿诚充当桂姨的亲生儿子。‘

真相一旦揭露,桂姨彻底崩溃,她发现自己的爱情理想幻灭了,自己只不过是余老板求子的工具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她无法接受,看到10岁的阿诚,她更是痛到心扉。

无处发泄愤怒的她,只能将所有脾气都撒在年幼的阿诚身上。

阿诚被桂姨虐待,这件事被明家知晓。

善良又正义的大姐收留了阿诚,并把失心疯的桂姨撵出了明家。

一无所有的桂姨,回到了东北老家,这才遇到了南田洋子。

南田最擅长情感疗愈,对于身心俱疲,情感困惑的桂姨,她自然不在话下。

不管是汪曼春还是桂姨,都是被南田培养出来的。

这时的桂姨,看到南田的出现,无异于是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,无依无靠的她自然会抓紧。

以桂姨贪慕虚荣,想快速致富的想法,不管是余老板还是南田,只要有机会攀上,她都不会放过。

所以,在大是大非,国家利益面前,她选择了个人利益,从普通妇女转变为一个卖国贼。

她也实现了财富和身份的转变,变为了一个冷血残酷的间谍。

她利用自己中国人的身份,为日本人立下大功,残害了多少中国同胞,从这点来说,她的转变,让人无法对她同情。

虽然她被欺骗了感情,却终究得不到大家的同情。

2. 扭曲的灵魂造就了她的死亡之路

桂姨之所以痛恨明家,主要是因为,她在痛苦之时,被明家无情地撵了出去。

按她的思维,本是一个苦命女人,却为何要受到如此结局?

阿诚受点虐待算什么?跟她受的苦比起来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在她的价值观里,阿诚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,自己养大他,实属不易,就算偶尔发发疯,也是情有可原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但是明家把她赶了出去,让她流离失所,所以她记恨明家,希望用尽全部力气去摧毁明家。

汪曼春曾给她一大笔钱,可是,她拒绝了。

她并不缺钱,收拾明家,是从骨子里生出的怨恨,这点跟汪曼春记恨明镜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,她认同日本人,为日本人全心全意地效劳,立场上的错位,注定了她的结局,终究无法得到善终。

至于对阿诚的坦诚沟通,也不过是想利用阿诚,套取更多线索。

她从来没有把阿诚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,在分别多年后,也不会对阿诚产生深厚的感情。

她对阿诚,只是利用而已,没有半分真情。

阿诚自然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方寸大乱,听信她的谎言。

桂姨把自己塑造为,被男人深深伤害过,失去儿子的可怜女子。

可怜和无辜是假象,是潜入明家做间谍的幌子,最深层的本质在于,她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,精致的个人主义者。

她一直计较的都是个人得失,全然把错误都归结于余老板和明家身上。

《伪装者》:孤狼为什么那么坏?

余老板消失了,她无处寻觅,只能把怒火发泄在明家。

她对明家的恨,就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灵魂扭曲,善恶不分的人。

如果当初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在明家好好工作,或许明镜会给她寻一个靠谱的人家。

若不是她贪慕虚荣,想快速实现阶级的跨越,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,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,还飞蛾扑火。

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对方的甜言蜜语并不靠谱,但还是听之任之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在失去儿子后,又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,反省自己的错误,将一切责任归咎于无辜的阿诚,以此得到心灵的宽慰。

虐待自己的养子,无法正视自己错误的桂姨,本身就没有资格做母亲,所以明家才会收养阿诚,将她撵了出去。

可是桂姨离开明家后,生活艰难,却并没有从过往的错失中得到教训,也没有自己的思考,而是固执地认为,是明家害惨了自己。

她最擅长推卸责任,让自己处于可怜的状态,所以她表面上看上去很孤苦,实际上却很可恨。

写在最后:

回顾桂姨的一生,年少遭遇感情重创,生子后又骨肉分离,中年无所依靠,老年却不得善终。

她的一生,最美好的时光错付给了余老板,良辰美景之下,终究是一场幻梦。

细究之下,余老板才是伤害桂姨最深的罪魁祸首。

在剧中,他远走高飞,不知踪影,全然不用付任何责任,只留下无尽伤痛给桂姨。

被伤害后,她的心灵扭曲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就如她的代号一样,孤狼,孤苦无依,没有情感牵绊,像狼一般的狠辣无情,这个代号极其贴切地映照出她的命运。

虐待儿童,投诚日本人,都是违背人性和原则的一条死路。

在国家利益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爱国,不管你有多么委屈,多么难受,都不应该为了一己之利,放弃国家利益不顾,只顾自己。

所以,她的结局,早就注定好了,这条不归路,终究是阿诚亲自送她上路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16:56
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11:56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