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为什么讨厌犹太人(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)

从欧洲五百多年的新纳粹,而今利比亚伊拉克成最大赢家,为何茫茫世界,却走不出欧洲人呢? 割裂地把他们寄托于地理结构政治与文化或民族喜好,不由地片面化,实际上,犹太人和普通文明的互相矛盾,是内生性末世文…

犹太教认定上帝与犹太人订立了契约,即:虔信就会获得救赎——虔信耶和华,便会脱离这痛苦的尘世。

并且,只有犹太民族与上帝签订了契约,其他民族没有这项殊荣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意味着只有犹太人才能最终获得救赎,其他一切民族必然在苦难中永世煎熬。再把话说明白些:只有犹太人是“神选子民”,其他民族都是“神的弃子”。

在黑格尔看来,这种自认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是犹太教孤立于其他民族的根源,也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实体国家的法律弃民

但这种近乎痴狂的、对神的迷执,却保留住了犹太民族。

如犹太教经典所说:

“陆上的祖国丧失了,犹太教的首领们提出的并处处被人决心遵循的口号是:

保卫被征服者的精神遗产;保卫保存圣言降临启示的证据的纪念性建筑、《圣经》、口述传统法以及各个教派和据有摩西讲坛的教义宣讲师的教导。”

犹太教将民族所遭受的苦厄,视为耶和华的考验。苦难越深重,信仰越虔诚。

黑格尔指出: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一方面维持了丧失国土的犹太人的民族独立性;另一方面,犹太人自我标榜的特殊性恰恰使得他们孤立于其他民族。

中年时的黑格尔更是揭了犹太教的认知底色:犹太教潜意识里,默认现实世界是苦难尘世。说白了,教义的根基便是否定这世界。

更加令黑格尔忌惮的,是犹太教的律法。

由于否定现实世界,犹太人以神的意志,建构了犹太教法,包括律法伦理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体制、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其实,这套律法就是犹太教信仰的规范化与制度化。

于是,在犹太教的宗教结构中,上帝、律法和犹太人三者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、紧密联系的整体。律法是连接上帝信仰和犹太人的中介。

这律法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而是神意志的彰显。

律法作为上帝意志,是牢不可破的,也压倒任何一国的法律。 “任何一个国王或统治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它。”

身处一国,却视这国法律为无物,在现实层面,这个国家如何容得了犹太教呢?

黑格尔对犹太教的批判,也揭示了欧洲反犹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黑格尔的后辈、犹太人马克思,在思考犹太人问题时,也指出犹太人的政冶诉求,本质上求异于德意志民族,也难免招致德意志民族愤恨。

但马克思比黑格尔走得更远一些:

“只有对政冶解放本身的批判,才算对犹太人问题的淋漓尽致的批判,也才能使这个问题变成当代普遍问题。”

只是马克思没有想到,犹太人的政冶解放,还是归于宗教解放。犹太教是犹太人的思想禁锢,它使犹太人从来不落地思考、而将所有的问题宗教化。

犹太人:精神领域的上帝选民

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灵魂。

西方世界的启蒙并不是反基督的,在西方启蒙思想家看来,他们所主导的思想启蒙,是自主理性的胜利,是古希腊精神之精华的再生,是耶稣纯粹教导的回复。

换句话说,是回归基督教最初的对人自由和解放的教导。这种抽象的神学概念,难以理解,黑格尔将之概括为:让人们有可以进行自我选择和自我判断的理性权利,简而言之,就是使人获得理性和自由。

黑格尔强调: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反叛者。言下之意:犹太教是站在理性与自由的反面的,站在启蒙的反面的。

绝对的神是犹太教信仰的根本。

犹太文化的全部内容,都基于神的意志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教认定上帝与犹太人订立了契约,即:虔信就会获得救赎——虔信耶和华,便会脱离这痛苦的尘世。

并且,只有犹太民族与上帝签订了契约,其他民族没有这项殊荣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意味着只有犹太人才能最终获得救赎,其他一切民族必然在苦难中永世煎熬。再把话说明白些:只有犹太人是“神选子民”,其他民族都是“神的弃子”。

在黑格尔看来,这种自认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是犹太教孤立于其他民族的根源,也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实体国家的法律弃民

但这种近乎痴狂的、对神的迷执,却保留住了犹太民族。

如犹太教经典所说:

“陆上的祖国丧失了,犹太教的首领们提出的并处处被人决心遵循的口号是:

保卫被征服者的精神遗产;保卫保存圣言降临启示的证据的纪念性建筑、《圣经》、口述传统法以及各个教派和据有摩西讲坛的教义宣讲师的教导。”

犹太教将民族所遭受的苦厄,视为耶和华的考验。苦难越深重,信仰越虔诚。

黑格尔指出: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一方面维持了丧失国土的犹太人的民族独立性;另一方面,犹太人自我标榜的特殊性恰恰使得他们孤立于其他民族。

中年时的黑格尔更是揭了犹太教的认知底色:犹太教潜意识里,默认现实世界是苦难尘世。说白了,教义的根基便是否定这世界。

更加令黑格尔忌惮的,是犹太教的律法。

由于否定现实世界,犹太人以神的意志,建构了犹太教法,包括律法伦理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体制、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其实,这套律法就是犹太教信仰的规范化与制度化。

于是,在犹太教的宗教结构中,上帝、律法和犹太人三者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、紧密联系的整体。律法是连接上帝信仰和犹太人的中介。

这律法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而是神意志的彰显。

律法作为上帝意志,是牢不可破的,也压倒任何一国的法律。 “任何一个国王或统治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它。”

身处一国,却视这国法律为无物,在现实层面,这个国家如何容得了犹太教呢?

黑格尔对犹太教的批判,也揭示了欧洲反犹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黑格尔的后辈、犹太人马克思,在思考犹太人问题时,也指出犹太人的政冶诉求,本质上求异于德意志民族,也难免招致德意志民族愤恨。

但马克思比黑格尔走得更远一些:

“只有对政冶解放本身的批判,才算对犹太人问题的淋漓尽致的批判,也才能使这个问题变成当代普遍问题。”

只是马克思没有想到,犹太人的政冶解放,还是归于宗教解放。犹太教是犹太人的思想禁锢,它使犹太人从来不落地思考、而将所有的问题宗教化。

理解犹太人,必须理解犹太教

物质的贫困助长了精神的傲慢,悲惨的境遇扭曲了民族的高贵。

在黑格尔看来:“社会问题说到底是社会精神的问题,社会批判必须以精神批判为前提。”

宗教,是黑格尔打开精神批判大门的钥匙。

对黑格尔哲学有所了解的朋友,大概会察觉到,宗教在黑格尔哲学中如影随形。

在黑格尔眼中,社会历史问题与宗教问题密不可分,因为宗教是对理性的爱的最大束缚。基于理性精神的“自由的爱”,则是黑格尔哲学体系的王冠。

求学于图宾根神学院的黑格尔,在青年时期,甚至将时代问题归结为宗教问题。

宗教是导致时代对立性之根源,宗教的对立性表现为宗教教义与情感意志的对立性、规则律令与具体生活的对立性以及个人与国家的对立性。

这些对立性最终导致作为主体的人与作为客体的世界的对立。而人与世界的对立是人无法获得自由的根源。

18世纪的德国,积贫积弱,迷信成风。这为黑格尔的宗教批判提供了土壤。

黑格尔的批判中不止有对基督教的批判,也有对犹太教的批判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精神领域的上帝选民

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灵魂。

西方世界的启蒙并不是反基督的,在西方启蒙思想家看来,他们所主导的思想启蒙,是自主理性的胜利,是古希腊精神之精华的再生,是耶稣纯粹教导的回复。

换句话说,是回归基督教最初的对人自由和解放的教导。这种抽象的神学概念,难以理解,黑格尔将之概括为:让人们有可以进行自我选择和自我判断的理性权利,简而言之,就是使人获得理性和自由。

黑格尔强调: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反叛者。言下之意:犹太教是站在理性与自由的反面的,站在启蒙的反面的。

绝对的神是犹太教信仰的根本。

犹太文化的全部内容,都基于神的意志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教认定上帝与犹太人订立了契约,即:虔信就会获得救赎——虔信耶和华,便会脱离这痛苦的尘世。

并且,只有犹太民族与上帝签订了契约,其他民族没有这项殊荣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意味着只有犹太人才能最终获得救赎,其他一切民族必然在苦难中永世煎熬。再把话说明白些:只有犹太人是“神选子民”,其他民族都是“神的弃子”。

在黑格尔看来,这种自认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是犹太教孤立于其他民族的根源,也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实体国家的法律弃民

但这种近乎痴狂的、对神的迷执,却保留住了犹太民族。

如犹太教经典所说:

“陆上的祖国丧失了,犹太教的首领们提出的并处处被人决心遵循的口号是:

保卫被征服者的精神遗产;保卫保存圣言降临启示的证据的纪念性建筑、《圣经》、口述传统法以及各个教派和据有摩西讲坛的教义宣讲师的教导。”

犹太教将民族所遭受的苦厄,视为耶和华的考验。苦难越深重,信仰越虔诚。

黑格尔指出: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一方面维持了丧失国土的犹太人的民族独立性;另一方面,犹太人自我标榜的特殊性恰恰使得他们孤立于其他民族。

中年时的黑格尔更是揭了犹太教的认知底色:犹太教潜意识里,默认现实世界是苦难尘世。说白了,教义的根基便是否定这世界。

更加令黑格尔忌惮的,是犹太教的律法。

由于否定现实世界,犹太人以神的意志,建构了犹太教法,包括律法伦理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体制、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其实,这套律法就是犹太教信仰的规范化与制度化。

于是,在犹太教的宗教结构中,上帝、律法和犹太人三者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、紧密联系的整体。律法是连接上帝信仰和犹太人的中介。

这律法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而是神意志的彰显。

律法作为上帝意志,是牢不可破的,也压倒任何一国的法律。 “任何一个国王或统治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它。”

身处一国,却视这国法律为无物,在现实层面,这个国家如何容得了犹太教呢?

黑格尔对犹太教的批判,也揭示了欧洲反犹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黑格尔的后辈、犹太人马克思,在思考犹太人问题时,也指出犹太人的政冶诉求,本质上求异于德意志民族,也难免招致德意志民族愤恨。

但马克思比黑格尔走得更远一些:

“只有对政冶解放本身的批判,才算对犹太人问题的淋漓尽致的批判,也才能使这个问题变成当代普遍问题。”

只是马克思没有想到,犹太人的政冶解放,还是归于宗教解放。犹太教是犹太人的思想禁锢,它使犹太人从来不落地思考、而将所有的问题宗教化。

从欧洲上千年的反犹主义,到如今以色列在中东成众矢之的,为何泱泱世界,却容不下犹太人呢?

孤立地将之归结到地缘政冶或民族好恶,不免偏颇,实际上,犹太人与其他民族的不相容,是结构性的文化冲突。

早在18世纪后期的德国,著名哲学家黑格尔便一针见血地道明:

犹太教,将犹太人与其他民族对立起来,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这一凝聚散落全球犹太人的宗教,焕发着人类文明的弧光,为何在黑格尔眼中,却是犹太人的原罪呢?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理解犹太人,必须理解犹太教

物质的贫困助长了精神的傲慢,悲惨的境遇扭曲了民族的高贵。

在黑格尔看来:“社会问题说到底是社会精神的问题,社会批判必须以精神批判为前提。”

宗教,是黑格尔打开精神批判大门的钥匙。

对黑格尔哲学有所了解的朋友,大概会察觉到,宗教在黑格尔哲学中如影随形。

在黑格尔眼中,社会历史问题与宗教问题密不可分,因为宗教是对理性的爱的最大束缚。基于理性精神的“自由的爱”,则是黑格尔哲学体系的王冠。

求学于图宾根神学院的黑格尔,在青年时期,甚至将时代问题归结为宗教问题。

宗教是导致时代对立性之根源,宗教的对立性表现为宗教教义与情感意志的对立性、规则律令与具体生活的对立性以及个人与国家的对立性。

这些对立性最终导致作为主体的人与作为客体的世界的对立。而人与世界的对立是人无法获得自由的根源。

18世纪的德国,积贫积弱,迷信成风。这为黑格尔的宗教批判提供了土壤。

黑格尔的批判中不止有对基督教的批判,也有对犹太教的批判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精神领域的上帝选民

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灵魂。

西方世界的启蒙并不是反基督的,在西方启蒙思想家看来,他们所主导的思想启蒙,是自主理性的胜利,是古希腊精神之精华的再生,是耶稣纯粹教导的回复。

换句话说,是回归基督教最初的对人自由和解放的教导。这种抽象的神学概念,难以理解,黑格尔将之概括为:让人们有可以进行自我选择和自我判断的理性权利,简而言之,就是使人获得理性和自由。

黑格尔强调: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反叛者。言下之意:犹太教是站在理性与自由的反面的,站在启蒙的反面的。

绝对的神是犹太教信仰的根本。

犹太文化的全部内容,都基于神的意志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教认定上帝与犹太人订立了契约,即:虔信就会获得救赎——虔信耶和华,便会脱离这痛苦的尘世。

并且,只有犹太民族与上帝签订了契约,其他民族没有这项殊荣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意味着只有犹太人才能最终获得救赎,其他一切民族必然在苦难中永世煎熬。再把话说明白些:只有犹太人是“神选子民”,其他民族都是“神的弃子”。

在黑格尔看来,这种自认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是犹太教孤立于其他民族的根源,也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实体国家的法律弃民

但这种近乎痴狂的、对神的迷执,却保留住了犹太民族。

如犹太教经典所说:

“陆上的祖国丧失了,犹太教的首领们提出的并处处被人决心遵循的口号是:

保卫被征服者的精神遗产;保卫保存圣言降临启示的证据的纪念性建筑、《圣经》、口述传统法以及各个教派和据有摩西讲坛的教义宣讲师的教导。”

犹太教将民族所遭受的苦厄,视为耶和华的考验。苦难越深重,信仰越虔诚。

黑格尔指出: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一方面维持了丧失国土的犹太人的民族独立性;另一方面,犹太人自我标榜的特殊性恰恰使得他们孤立于其他民族。

中年时的黑格尔更是揭了犹太教的认知底色:犹太教潜意识里,默认现实世界是苦难尘世。说白了,教义的根基便是否定这世界。

更加令黑格尔忌惮的,是犹太教的律法。

由于否定现实世界,犹太人以神的意志,建构了犹太教法,包括律法伦理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体制、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其实,这套律法就是犹太教信仰的规范化与制度化。

于是,在犹太教的宗教结构中,上帝、律法和犹太人三者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、紧密联系的整体。律法是连接上帝信仰和犹太人的中介。

这律法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而是神意志的彰显。

律法作为上帝意志,是牢不可破的,也压倒任何一国的法律。 “任何一个国王或统治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它。”

身处一国,却视这国法律为无物,在现实层面,这个国家如何容得了犹太教呢?

黑格尔对犹太教的批判,也揭示了欧洲反犹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黑格尔的后辈、犹太人马克思,在思考犹太人问题时,也指出犹太人的政冶诉求,本质上求异于德意志民族,也难免招致德意志民族愤恨。

但马克思比黑格尔走得更远一些:

“只有对政冶解放本身的批判,才算对犹太人问题的淋漓尽致的批判,也才能使这个问题变成当代普遍问题。”

只是马克思没有想到,犹太人的政冶解放,还是归于宗教解放。犹太教是犹太人的思想禁锢,它使犹太人从来不落地思考、而将所有的问题宗教化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从欧洲上千年的反犹主义,到如今以色列在中东成众矢之的,为何泱泱世界,却容不下犹太人呢?

孤立地将之归结到地缘政冶或民族好恶,不免偏颇,实际上,犹太人与其他民族的不相容,是结构性的文化冲突。

早在18世纪后期的德国,著名哲学家黑格尔便一针见血地道明:

犹太教,将犹太人与其他民族对立起来,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这一凝聚散落全球犹太人的宗教,焕发着人类文明的弧光,为何在黑格尔眼中,却是犹太人的原罪呢?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理解犹太人,必须理解犹太教

物质的贫困助长了精神的傲慢,悲惨的境遇扭曲了民族的高贵。

在黑格尔看来:“社会问题说到底是社会精神的问题,社会批判必须以精神批判为前提。”

宗教,是黑格尔打开精神批判大门的钥匙。

对黑格尔哲学有所了解的朋友,大概会察觉到,宗教在黑格尔哲学中如影随形。

在黑格尔眼中,社会历史问题与宗教问题密不可分,因为宗教是对理性的爱的最大束缚。基于理性精神的“自由的爱”,则是黑格尔哲学体系的王冠。

求学于图宾根神学院的黑格尔,在青年时期,甚至将时代问题归结为宗教问题。

宗教是导致时代对立性之根源,宗教的对立性表现为宗教教义与情感意志的对立性、规则律令与具体生活的对立性以及个人与国家的对立性。

这些对立性最终导致作为主体的人与作为客体的世界的对立。而人与世界的对立是人无法获得自由的根源。

18世纪的德国,积贫积弱,迷信成风。这为黑格尔的宗教批判提供了土壤。

黑格尔的批判中不止有对基督教的批判,也有对犹太教的批判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精神领域的上帝选民

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灵魂。

西方世界的启蒙并不是反基督的,在西方启蒙思想家看来,他们所主导的思想启蒙,是自主理性的胜利,是古希腊精神之精华的再生,是耶稣纯粹教导的回复。

换句话说,是回归基督教最初的对人自由和解放的教导。这种抽象的神学概念,难以理解,黑格尔将之概括为:让人们有可以进行自我选择和自我判断的理性权利,简而言之,就是使人获得理性和自由。

黑格尔强调: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反叛者。言下之意:犹太教是站在理性与自由的反面的,站在启蒙的反面的。

绝对的神是犹太教信仰的根本。

犹太文化的全部内容,都基于神的意志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教认定上帝与犹太人订立了契约,即:虔信就会获得救赎——虔信耶和华,便会脱离这痛苦的尘世。

并且,只有犹太民族与上帝签订了契约,其他民族没有这项殊荣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意味着只有犹太人才能最终获得救赎,其他一切民族必然在苦难中永世煎熬。再把话说明白些:只有犹太人是“神选子民”,其他民族都是“神的弃子”。

在黑格尔看来,这种自认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是犹太教孤立于其他民族的根源,也让犹太人自绝于世界。

为何全世界都容不下犹太人?黑格尔一针见血:犹太教与世界对立

犹太人:实体国家的法律弃民

但这种近乎痴狂的、对神的迷执,却保留住了犹太民族。

如犹太教经典所说:

“陆上的祖国丧失了,犹太教的首领们提出的并处处被人决心遵循的口号是:

保卫被征服者的精神遗产;保卫保存圣言降临启示的证据的纪念性建筑、《圣经》、口述传统法以及各个教派和据有摩西讲坛的教义宣讲师的教导。”

犹太教将民族所遭受的苦厄,视为耶和华的考验。苦难越深重,信仰越虔诚。

黑格尔指出:“神选子民”的坚持,一方面维持了丧失国土的犹太人的民族独立性;另一方面,犹太人自我标榜的特殊性恰恰使得他们孤立于其他民族。

中年时的黑格尔更是揭了犹太教的认知底色:犹太教潜意识里,默认现实世界是苦难尘世。说白了,教义的根基便是否定这世界。

更加令黑格尔忌惮的,是犹太教的律法。

由于否定现实世界,犹太人以神的意志,建构了犹太教法,包括律法伦理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体制、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其实,这套律法就是犹太教信仰的规范化与制度化。

于是,在犹太教的宗教结构中,上帝、律法和犹太人三者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、紧密联系的整体。律法是连接上帝信仰和犹太人的中介。

这律法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而是神意志的彰显。

律法作为上帝意志,是牢不可破的,也压倒任何一国的法律。 “任何一个国王或统治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它。”

身处一国,却视这国法律为无物,在现实层面,这个国家如何容得了犹太教呢?

黑格尔对犹太教的批判,也揭示了欧洲反犹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黑格尔的后辈、犹太人马克思,在思考犹太人问题时,也指出犹太人的政冶诉求,本质上求异于德意志民族,也难免招致德意志民族愤恨。

但马克思比黑格尔走得更远一些:

“只有对政冶解放本身的批判,才算对犹太人问题的淋漓尽致的批判,也才能使这个问题变成当代普遍问题。”

只是马克思没有想到,犹太人的政冶解放,还是归于宗教解放。犹太教是犹太人的思想禁锢,它使犹太人从来不落地思考、而将所有的问题宗教化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16:16
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12:26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